冯学荣《阴茎有价》


 


          
那旧中国,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连咱爷儿们这根十二公分长的阴茎,也是有价的。多少男儿为了吃香喝辣、发财建厦,出卖自己胯下的三寸海绵体。


         
咱今儿就不妨谈谈当年晚清宫廷这个特殊的群体:太监。


         
你说那太监,从什么魏忠贤、到李莲英、小德张啥的,他们为什么割掉自己的生殖器、甘心当太监呢?其实啊,太监一般还是穷孩子出身。这旧社会没有低保制度,穷人吃不饱饭,当年一般靠自我救济:讨饭。这样就有一小部分穷人家的孩子,不愿意要饭或者讨不到饭,而选择走上了出卖阴茎当太监的道路。


         
我们先来看看晚清大太监小德张(张兰德)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咱先听听小德张的老部下——
温宝田的证言。依照温宝田的说法:小德张是因为年少时家穷,被人瞧不起,所以赌气“自宫”、当的太监。

       
  温宝田写过一篇证人证言:《关于太监“小德张”的回忆》,原文是这样说的:

         
“小德张姓张,是河北省青县人。在他12岁时,因为贪看当地大财主某新拴的双套大车出了神,赶车人让他躲开他也没听见,就嘲弄他道:‘你既这样爱大车,光看人家的没有用,你可以自己也拴一辆。得了,走罢走罢!’
这段话招得附近的人们大笑,同时这段话也深深戳痛了小德张的心。他受了这一刺激,回家向人问:‘我怎样才能发财,自己也能买辆大套车?’
有人向他开玩笑说:‘想发财惟有当太监,不要说拴辆大车,每天还能陪龙伴驾哩。’ 他听了即到后院自阉。”


          
“赌气自宫”。这小德张真算是个性情中人哪。那么此事,还有没有别的证人呢?有的:当年
当过小德张常年法律顾问的夏琴西。夏琴西的说法,和温宝田的说法大体上是相互印证的:小德张是受到
“有车阶级” 的奚落、赌气净身当的太监。

        
 《晚清宫廷生活见闻》这本史料,收录了夏琴西律师的这篇《我所知道的太监小德张在天津的点滴》,相关文字照录如下:

         
“他(小德张)首先向我谈的是他的身世,他说他幼年失父,仅有老母、胞兄和他母子三人。他在十五岁时因为拾粪,受到赶车的辱骂,因而想发财,一赌气净身出了家,进宫后西太后对他很赏识。”


        
关于这事儿呀,还有一个证人,他是
小德张的过继孙仲忱仲忱的说法和前述夏琴西、温宝田的说法,也是可以相互印证的:小德张是受到“有车阶层”的奚落,赌气净身当的太监。

      
 
仲忱写过一篇证人证言,名叫《我的祖父小德》,原文如下:

          
“祖父(小德张)在12岁时,即光绪14年,正逢天下大旱,家无隔夜之粮,饥寒交迫。这年正月初二,祖父冒着凛冽的寒风,穿戴褴褛,随哥哥张月峰同到姑奶奶家去拜年。在姑奶奶家,有辆大套车很讲究,祖父夸这套车真漂亮。这时,表兄弟王思勉挖苦祖父说:“走开!你们家一辈子也置不起这大套车。”表兄弟的傲慢气焰刺伤了祖父的自尊心,他一怒之下,愤然离去。到家后,祖父便把在姑奶奶家里受人奚落的遭遇,原原本本地讲给我曾祖母听,并且问怎样才能发财,置辆大套车。当时静海、大城两县地区贫困,以出太监而著称,如李莲英就是大城县人。所以我曾祖母伤感地说:穷人家想发财也只能干皇差,当“老公”。又把怎样当“老公”的过程,简单地讲述一番。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经曾祖母这么一说,祖父真的动了心。第二天,祖父凭着一时的血气,拿着镰刀和绳子进了牲口棚,自己动手“净身”。顿时伤口血流如注。曾祖母发现后,悲痛欲绝,赶快用香灰急救,祖父才幸免丧生。”

 

          
以上就是小德张一时冲动、走上太监道路的过程。

 

          
光谈小德张啊,似乎有点儿单薄,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个太监:马德清。这马德清又是为什么当了太监的呢?也是因为家穷,马德清的父亲手给他割了阴茎、当的太监。

 

        
《晚清宫廷生活见闻》这本史料的《清宫太监回忆录》一章,收录了马德清对自己当太监经过的自述,原文抄录如下:

 

          
……..我姓马,叫马德清,是天津南青县窑子口人。我父亲是个卖膏药的,我母亲是个穷人家的女儿……..我有一个姑母,住在邻近的村子里。她有一个远房侄儿,叫李玉廷。李玉廷的父亲也是个穷人,可是自从李玉廷进了清宫,当上太监,十几年后这一家便发了:有两顷多地,还拴着几头大骡子。我父亲常常提到这个李家,羡慕人家有办法……..我九岁的那一年,大概是光绪三十一年,有一天,我父亲哄着我,把我按在铺上,亲自下手给我净身。那可真把我疼坏了,也吓坏了。疼得我不知道昏死去多少次………

 


          
可见,
马德清是因为远房亲戚家有一小孩儿当太监致富了,于是马德清的父亲才横下一条心、亲手割下马德清的生殖器、马德清于是就当了太监。


          
可是,当太监就一定能发财吗?在当年当这个太监,每月工资能挣多少呢?其实啊,“太监”这工作的账面工资,并不高。


          

晚清老太监信修明,有一本遗著,名叫《老太监的回忆》。这本遗著的第3-4页,记录了当年太监账面工资并不高的事实。依照这份资料,在清宫里当太监,每月工资,一般不超过十两银子。我们看看这份资料的原文,是怎么写的:

 

          
“……..清宫大内太监制,最高为四品宫殿监,职称督领侍。月食钱粮银四两,恩赏在外,至多加赏二、三两。李莲英共食钱粮至七两,其他人均所不及。督领侍下有副督一名,食钱粮四两,总管七名,食钱粮三两五钱,总称叫九堂总管……..”

 

         
信修明的说法,并非孤证。
《晚清宫廷生活见闻》这册史料,收录了李光所写的一份资料,叫做《清季的太监》,其内记录了顺治、康熙、乾隆年间,清宫太监的账面工资明细如下:

 

“四品督领侍每月月银八两,米八斗,公费制钱一贯三百”

“五品宫殿正侍每月月银七两,米七斗,公费制钱一贯二百”

“六品宫殿监正侍每月月银六两,米六斗,公费制钱一贯一百”

“六品副宫殿监侍每月月银五两,米五斗,公费制钱一贯”

“七品正执守侍每月月银五两,米五斗,公费制钱一贯”

“八品侍监每月月银四两,米四斗,公费制钱七百”

……..

          
李光的这份材料,虽然和信修明的叙述略有差别,但在大体上是一致的:清宫太监的每月账面现金收入,一般不超过十两银子。

 


          
可是,问题就出在于:在咱中国的官场,所谓“账面收入”,一般都只是一个幌子。咱中国自明朝以来,官吏的账面的工资一直都不高,但是想往官场挤进来的人,还是如过江之鲫。为什么呢?猫腻就在于以下这两个字:“油水”。


          
在中国当官,谁图它“账面工资”呢?谁不是图个“灰色收入”呢?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晚清太监,都有些什么样的“油水”和“灰色收入”。


         
 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英语老师
庄士敦(Reginald Fleming Johnston),在他的回忆录《紫禁城的黄昏》里,记录了两则关于太监试图搜刮“油水”的例子。

        
有一次,溥仪赏赐庄士敦,不料他双脚刚刚踏出溥仪门外,便有一群太监狂奔过来,直接开口,要求“分赃”。庄士敦当时说:“可以分,但是你要给我写收据。”太监们一听不妙,一哄而散。


       
还有一次,
庄士敦奉溥仪之命,装修颐和园。庄士敦叫太监介绍包工头。包工头来了但报价奇高。庄士敦起了疑心。于是庄士敦登报、公开招标。结果以包工头报价的七分之一、签了另一个承包商。很明显太监和他所引荐的包工头,有猫腻


        

庄士敦的文字,记录了太监行当里的两项常见油水:分享赏赐、工程回扣。


        
那么,我们再来听听当年的太监——信修明。依据信修明的说法,满清皇帝吃一斤紫米,太监报销二十五斤,贪污二十四斤;皇帝吃二十个鸡蛋,太监报销五百个,贪污四百八十个。
信修明在其遗著《老太监的回忆》7577页,对这一点的原文,是这样的:

         
……..举例而言,皇上吃野意老紫米,每日绝对吃不了一斤。可是每天由外处交到御膳房掌局的到底是多少,局外人是不得而知的。每日掌局交到掌案是二十五斤………仅以鸡蛋一项而论,原来额数是每日二十个,而买办处每日交进的必须是五百个,其他可想而知了。为皇上和太后买办的食用之物,过一处扣一处,始能食到主人之口,然而主人岂能不知道吗?不过历代相传就是‘帝德深似海’而已……..


         
我们从信修明的证人证言,可以读到:在清宫“御膳房”、“买办处”这一类地方当太监,其“油水”,简直可以用“惊人”二字形容。


         
不但如此,曾经在清宫里陪伴溥仪读书的
溥佳,在其所写的《清宫回忆》一文里面,也记载了太监贪污受贿、四处敛财的事实。依据溥佳所说,清宫太监的生财之道有:收取回扣、盗窃文物、收受礼品、开赌场、开烟馆………五花八门。


          
我们来读读溥佳笔下的原文:


           
……..接受贿赂,确实是那些权监的生财之道。辛亥革命以后,外边的贿赂是断绝了,可是内务府大臣和总管太监们仍然互相勾结,盗窃文物。宫里向银行抵押文物所得的回扣,也得分给他们一部分。每年宫里招年轻太监来补缺,新来的太监进宫时,照例要拜一个年纪大、地位高的太监做师傅,来学习宫内的规矩礼节。每逢节日,徒弟得向师傅送礼。送礼多的,提升就快;送礼少的,一辈子也别想抬头,这些都是太监们一笔不小的收入。有些老的太监,因为徒子徒孙多了,就形成一个个小集团,营私舞弊,相互包庇。记得宫内的好多处大烟馆与赌局,都由有地位的太监做保险,每天的保险费也是相当可观的……有权势地位的太监由于有以上种种额外进项,生活得都很富裕,有的甚至富盖王侯。但是大多数的穷太监们,每月薪俸不过十元左右,除了过节必须孝敬师傅以外,每天还要狂吸滥赌(宫内吸大烟的太监很多),到了穷极无聊的时候,只有盗窃宫内的物品来还债了…….

         
除此之外,溥佳还记录了一件“赏吃面”的小事。有一次,隆裕太后说:“赏赐溥佳吃面”。溥佳谢恩之后,跨出大门,问太监“去哪吃面”?太监说:“面不用吃,我们会走账。”啥意思呢?也就是说啊,太监连溥佳这碗面儿,都给贪污了。你说,黑不黑?

       
《晚清宫廷生活见闻》这本史料,还收录了周金奎这个人的回忆。在民国初年,周金奎跟随伯父在皇宫附近卖“苏造肉”,太监来采购,周金奎的伯父不收钱,为啥不收钱?为的是给周金奎在宫里谋个工作岗位。民国成立之后,“阉割生殖器”这事儿就禁了,但是紫禁城还是会招人,只不过不再挨刀了。

         
要知道,周金奎的伯父不收太监的钱,这太监回宫,还是照样报销,这样就成了:太监欠周金奎他伯父的人情。我们来读一下周金奎自述的原文:

           
19191月,我十七岁,正在我伯父开的铺子里帮忙。这个铺子位于紫禁城外围西北角楼下的城隍庙内,专卖苏造肉与火烧。苏造肉特别味美,在北京只有我们一家,别无分店。溥仪有时要吃苏造肉,御膳房就派人到铺子里来要;宫里的太监们也很喜欢吃。那时铺子里的五个伙计中,就有三个专门往宫里送苏造肉。宫里来买苏造肉,我伯父的办法是一律不要钱、不记账;所用的原料,如米面油盐酱猪鸡鱼肉等,也都是从各商店赊来,每到三节(春节、端午、中秋)以前,各处太监就向我伯父了解外欠多少钱,然后由各处太监分摊。由于这个办法很简便,因而很受太监们的欢迎。有一天,奏事处的总管太监张俊选到铺子里来,了解我的情况,就向伯父提出让我到宫里去当差。我伯父当即表示同意,于是我就到奏事处给张俊选当了‘苏拉’(满语,即杂役)。”

         
于是,我们从周金奎的这段自述,读出了这么一个有趣的故事:

 

1、溥仪乃至宫中人,爱吃“苏造肉”,时常叫太监去买;

2、太监于是到“苏造肉”厨师(周金奎伯父)处采购;

3、周金奎的伯父有心巴结太监、故意不收钱;

4、太监当然高兴,但是回去照样报销,也就是:贪污;

5、久而久之,太监于是欠下周金奎伯父的人情;

6、太监知恩图报、给周金奎招募进宫、安排了职位。

 

         
这个周金奎如愿以偿、进了紫禁城“奏事处”当差之后,目睹了奏事处太监向官员们收取红包的一种现象:

 

      
“这个奏事处有大太监十三人……奏事处的任务,是在皇室宗亲、文武大臣、各省官员和外国使节朝见皇上时,将所有奏折转给皇上…….每个朝见的官员在递送奏折时,都要给大太监们递送门包。这样才能递得快些,否则就可能被压下来,不能很快递到皇上手里……..

 

        
由此我们也可以知道:当年有些官员递送奏折,需要经过太监的双手,这样太监就有权了,递是必须给你递,但是递得快、递得慢,这个还是我说了算,于是奏事处的太监,就靠这点小小的职权、捞取“油水”。

 

        
这样,紫禁城内的太监圈子,实际上就形成了一个小官场:能力大的,大贪;能力小的,小贪。于是,太监们也基本上多多少少,都能捞到一些财富,会捞的,大富;不会捞的,小富。

 

       
依据李光在《清季的太监》一文中记录:紫禁城里的大总管太监,生活十分奢侈,一顿饭竟然上四十个菜!以下是该文的原文:

 

        
“光绪、宣统时期,大总管每月饭银一百两,菜四十品,汤二个;首领太监每月饭银五十两,菜三十品,汤二个;小太监每月饭银十两,菜四品,汤一个;各处的首领太监,每月饭银十两,菜三个,汤一个。”

 

        
李光这篇《清季的太监》,还记录了大太监李莲英、小德张一类人,当太监最后当成大地主的事实:

 

         
“李莲英在原籍河北省大城县置地三十六顷;到他死时,除给隆裕太后贡献珠宝玉器八方盘外,他的四个继子,每人都分了宝珠玉器一大口袋,至于银钱那就更多了,就是他的两个继女,每人也分银十七万两。小德张在原籍河北省静海县置地十余顷、在南苑置地二十顷、在天津英租界置楼房十二座……

 

         
同样的事实,在四位老太监张修德、魏子卿、边法长、王悦
的回忆文章《太监的生活》里面,也得到了印证:

 

         
“李莲英在家乡大城县有地三十六顷,浮财就更不用说了。他死后,单是他的两个过继女儿就每人分到了十七万两银子。小德张在天津英租界四十一号路有洋楼。入民国后小德张在这里‘纳福’。他有四个老婆,他的过继的儿子也有三个老婆,‘公馆’里上下人等三十多个,什么花匠、厨师、门卫、账房、丫环、老妈子,应有尽有…….

 

         
小德张既然没有生殖器,为什么娶“四个老婆”呢?恐怕还是面子问题:钱太多了,花不完,养几个女人当当门面,也不错。

 

          
另外,小德张的老部下
温宝田,在《关于太监“小德张”的回忆》一文中,也回忆了小德张“富甲一方”的历史事实:

 

        
张(小德张)除在北京东城建有一所模仿清宫御花园中楼阁式样的宏伟邸宅之外,在天津旧英租界亦建有巨大的洋式楼房。张兰德在京津除拥有巨宅外,在北京尚开有两个大当铺,一个是鲜鱼口的永庆当,一个是西城沟沿的永存当,由李祝峰为之经营。还开有祥益号的绸缎庄。在天津也开设粮店及其他的大小买卖,现虽不能逐个举出名称及地点,但据当时的估计,他约有2000万元的财产;最后的结果,全被他的过继儿子挥霍殆尽……….”

 

         
这就是小德张当太监的收益。

 

         
阴茎有价。而李莲英、小德张,显然是卖得比较划算的一类。

 

 

                    
冯学荣  
2014228  草于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