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戴建业:除了“会”爱国,你还能“会”点别的什么?——李娜澳网夺冠杂感之二

   李娜前天在澳网刚一夺冠,我便立即写了一篇《抗命——李娜澳网夺冠杂感》。显然各网站的博客编辑和我一样,对李娜终于夺得澳网冠军十分激动,网易、搜狐等网站很快将拙文推荐首页。让人大感意外的是,居然还有网友对她夺冠恨恨然,下面是拙文搜狐后面的评论:“娜姐夺冠后,没能大声的表示感谢党、感谢诸位领导是件撼事。”(网名“浅怀感伤”)“屁!一个人如果没有爱国心、没有感恩心、慈善心,且脾气反复无常、大喊大叫,获再多的冠军也是白搭。”(网名叫“中华护卫剑”)我又看了一下网易、搜狐、新浪、凤凰几个网站网友的跟帖,凤凰网上相关新闻后的一则跟帖,简直就是在对她进行恶毒的咒骂:“李娜为何一再伤害国人感情,就是因为她早把自己看成洋人了,什么狗屁真性情,出成绩之前,拿着国家补助,她怎么不说实话。现在单飞了,有钱了,就开始大放厥词了,什么玩意!……人是要懂得感恩的,否则与畜生何异!”网易广西梧州市网友“非洲牙雕之王”称:“李娜的成就无可争议,可她认为,她的一切与中国无关,所以要讨好要感谢的只有洋人!她从来不会像对待国人那样在洋人面前使脸色,只会在洋人面前讨巧、卖乖!”还有很多漫骂让人耳不忍闻。

   昨天李娜回到武汉过春节,湖北省副省长张通到机场迎接她说:“我代表湖北6000万人民向你表示热烈祝贺!你是我们湖北人民的骄傲!”北京一位叫“崔建008”在新华社这条新闻后评论道:“瞧不起自己的同胞,无视自己的祖国!那么我从今天开始,取消你的关注!!!!”另一位山西太原的网友“安静6390”说:“简直是中国人的脸,贴了一个贱人的冷屁股。”

   原以为这只是少数无知偏激者的发泄,很快便发现这种发泄代表了某部分人的心声,连中央媒体也对李娜表示遗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官方微博 @中国之声:“微博针对李娜澳网夺冠后的感言发起讨论:被部分西方观众评为“史上最棒的澳网获胜演讲”,却在国内再起争议。说不说“感谢祖国”,是否就是真实还是虚伪的标志?获胜后到底该谢谁,是否有人解读过度?”

   李娜这次犯下的“滔天大罪”,就是没有在获奖感言中表达“感谢祖国”,这才招致 @中国之声 官方的不满,这才使得部分网友与她“不共戴天”。

   我估计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中国,当然,说不定也会发生在邻居北朝鲜。

   我们从幼儿园开始就进行爱党爱国教育,很长一段时间,谁要是公开表达对党不满就可能被打成“反革命”,谁要是说自己不爱国同样是“罪大恶极”。我上中小学的时候,假如只知道天天埋头学习,不把“热爱毛主席、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祖国”挂在嘴上,你就可能被说成是“走白专道路”。“走白专道路”对于学者来讲,等于宣判了他学术的死刑,对于一个学生来说,也是最为严重的错误之一,这会招来老师的批评和同学的冷眼。直到现在,大学老师年末的考核表中,第一栏的“政治表现”里,大家仍然还要填写“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制度”之类的东西。这几乎像叫床一样成了一种习惯性反应,谁要填写相反的内容不仅可能惹来麻烦,甚至会被领导和同事当成“另类”。

   长期爱国爱领导的教育,把同胞弄成了像鹦鹉一样的“怪物”,每个人都操作同一种腔调,每个人都表达同样的内容,每个运动员获奖感言都像我们填表一样,首先要说“感谢国家的培养,感谢领导的关怀”。前些年有个速滑运动员少不懂事,居然先说“感谢父母”,事后还受到领导的严厉批评。一个人只要小有名气,都知道要不断重复“爱国爱党感谢领导”,得了冠军都要说自己的宗旨是“为国争光”。爱国原本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真挚情感,可在我们这里是一种硬性的政治规定。只有不断声称自己爱党爱国,你才能被组织所重用信任,才能被自己同胞所接纳首肯。

   “爱”一旦成了硬性规定,自己原先的“不得不爱”,就变成了自己“不敢不爱”。这样,“爱”就由一种高尚无私的情感,变成了一种口头上的虛情假意;由一种被激发被感动的温暖情怀,变成了一种不得不承受的精神负担。

   这六十多年来,我们国家长期实行一种感恩教育,极端历史时期还吃“忆苦思甜”饭。雷锋就是这种感恩文化的典范,《雷锋日记》就是感恩教育的标本:“棉暖不如皮,糖甜不如蜜,爹娘恩情不如毛主席。”直到现在我们还在唱“党呵,亲爱的妈妈”,这个月韦唯还在唱“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我们的爱国主义教育也是感恩教育的一部分,而且被严重地政治化——我们爱的就是“社会主义祖国”:“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官方总是将“爱祖国”和“爱国家”捆绑在一起,我们老百姓更很少去辨析“国家”“祖国”的内涵与外延。在《道德楷模与政治教化——雷锋日反思》一文中(《瞭望中国》2012年第9期),我曾指出这种教育造成的严重后果。其中后果之一便是导致全社会的道德虚伪和精神沉沦。今天,裸官讲爱国最为动听,贪官谈廉政最为感人,刘志军在法庭上还在说“中国梦”,很多外逃贪官都会唱“我的中国心”……连年轻的大学生也成了“阴阳脸”,上午政治课上还在批判美国腐朽的资本主义,下午便上新东方考托福准备留学移民。

   去年十一国庆节前后,中央电视台记者到处缠着别人问:“你爱国吗?”“你幸福吗?”那些镜头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要是太太天天缠着自己男人问“你爱我吗”,她老公可以逃避,也可以离婚;要是国家天天缠着百姓问“你爱国吗?”,那才是人生最大的不幸——除非你能凭成绩留学,能非法偷渡,能合法移民。不知道自己的枕边人爱不爱自己,不知道自己国家的臣民幸不幸福,不是太过愚蠢,就是太不自信。大官、大款、大学教授的儿女,纷纷向西方留学和移民,大量贪官都纷纷变成裸官,百姓是不是“幸福”,是不是“爱国”,还用得着到处问人吗?

   爱国主义教育通常都是失败的,在我国大、中、小学,没有任何老师进行过“爱美国教育”,但北大、清华每年毕业生,高官、大款和知识精英子弟,都把美国作为他们留学和移民的首选——国家和个人一样:只有你可爱,人家才爱你!

   从小在一个地方快乐地生活,他长大了对哪个地方就有温暖的回忆;成人后在一个地方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和自由度,他对那个地方就有强烈的依恋。发几句牢骚不挨骂,批评几句政府不挨整,人们的食品比较安全,周边的环境不太污染,大家的机会比较平等,这样的地方还愁没有人爱吗?

   爱国、爱党、爱领袖,不是一个公民“天经地义”的义务,只要他不背叛自己的祖国,只要他不违反国家的法律,只要他在社会上诚实地做人,只要他在工作岗位上勤奋劳动,他就是一个优秀公民。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强迫一个人必须爱这个爱那个。如果他父亲是个流氓,他也必须无条件地爱流氓吗?

   还是说到李娜。她已经多次表达对自己祖国的热爱,对自己出生地武汉的自豪,她在墨尔本幽默地告诉外国记者:“我的家乡在武汉,中国很小的一个小城镇,人口一千多万而已。”其实,李娜不欠任何组织任何个人的情。为下一代提供优质的教育,这是每一个国家应尽的责任,事实上,我们社会并没有为李娜造就良好的成长环境。她十四岁就失去了父亲,组织上为了不影响她的比赛成绩,还刻意对她隐瞒父亲去世的消息,这成了她一辈子的“心灵创痛”。进入国家队后又一直被当做“问题队员”,使她不得不离开国家队,一度还打算放弃心爱的网球事业。是她挣脱了国家队的束缚,个人单飞后才有“海阔天高”的空间,才成就了她今天一个又一个大满贯冠军的辉煌。

   即使她在不同的场合表达了爱国爱乡的情意,只是在获奖感言中没有再多重复一次,人们和组织就要对她不依不饶,声讨声一波接着一波,骂她“忘恩”,骂她“贱人”,骂她“奴才”,骂她“自私”,骂她“畜生”…… 2012年参加印第安纳维尔斯比赛时,李娜回答主持人提问时说:“I think for me I’m only a tennis athlete. I’m not here for the country. I just play my tennis. I am just doing my job to try the best.”,这句话成了她“不爱国”的口实,成了她“不愿为国家而战”的“罪过”。作为一个职业球员,她说自己打球只代表自己而不代表国家,这不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吗?可这偏偏引来许多同胞一片谴责。我们一出生就“被代表”惯了,这次不被一个球员代表也感到不自在,不知是李娜“贱”还是骂她的人“贱”。李娜一个女孩“千里走单骑”独闯世界,自己聘教练、聘医生,自己租场地,自己联系比赛,样样都需要她自己掏钱,她声称出来比赛是为了奖金,不正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吗?为什么要逼着她说“为国家争光”呢?古代作家也说“著书都为稻粱谋”,我们这些升斗小民上班干活,谁不是为了给自己挣活命钱呢?有几个上班族天天想着“为国争光”?打网球是李娜的事业,更是李娜的职业,她靠赢球来谋生计,宣称自己是为了奖金打球有什么错呢?我们为什么要强迫一个姑娘说假话?

   在决赛前李娜还披着五星红旗照像,更对着外国记者表达了作为一个中国人和武汉人的自豪,我不明白有些媒体和同胞,为什么要一个姑娘天天把爱国挂在嘴上。在澳网夺冠获奖感言中,她首先说感谢自己的经纪人让她更加富有,感谢体能师让她更加健康,感谢教练让人她更加成熟,感谢老公为自己的无私奉献,调侃老公娶到自己的“好运气”。她的获奖感言被西方媒体奉为世界获奖感言中的“幽默经典”,它在我们某些同胞眼中却是“离经叛道”——到底是我们有病,还是李娜有病?

   俗话说“大恩不言谢”,李娜显然爱她的父母亲,可她并没有在获奖感言中表达感激。一个组织有什么权利要求一个百姓天天感谢自己?《新京报》本月26号发表的那篇文章标题太好了:《李娜拒绝被体制包养,她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国家培养一个奥运会冠军要化钱无数,娜姐反过来每年给国家交税成百上千,她给国家带来了荣誉,还给国家挣来了银子,你说到底谁应该感谢谁?一个运动员夺冠了,不敢说这是自己汗水的回报,更不敢说这是自己才能的见证,却要恭恭敬敬地向组织磕头谢恩,不谢恩就会被骂为忘恩,这已经成了约定俗成的“条令”。不管你是真心还是违心,你都必须表达“爱心”。

   李娜澳网夺冠后,用英语发表获奖感言也成了挑刺的理由。她在英语世界用英语发表获奖感言,有什么不正常呢?江泽民主席、朱镕基总理都在美国用英语发表过演说,他们就因此就而不爱国吗?“入乡随俗”是我们的古训,“在什么山上唱什么歌”是我们的民谚,你听到过李娜在家乡用英语发表感言吗?大家来见识一下中国篮协 @CBA官网 在李娜夺冠后发的一条微博:“娜姐的英文真棒,甚至忘记了说中文。亿万国人在电视前守候!这也是李娜和姚明的差距,话不多说,恭喜李娜。”人类还见过比这更酸更恶心的两足动物吗?

   别拿李娜比姚明,李娜就是李娜!我同意凤凰体育特约评论员麦卡在《李娜的幽默在体制内无法复制》一文中的说法:“姚明身处在中国职业化更早的篮球界,而且从未染指顶级荣誉,这使得他所承担的舆论压力,客观上较之李娜要轻松得多。”姚明虽然是一位杰出的篮球明星,但他在体育生涯中“从未染指顶级荣誉”,从没有像李娜这样“独领风骚”。国家乒乓球队总教头刘国梁也坦言:“李娜确实是中国体育界这么多年来最伟大的民族英雄。”我们应该珍惜姚明,可为什么一定要贬斥李娜?

   李娜是“大中华”和“大武汉”养育的“大女人”。楚国在司马迁笔下还是“荆蛮之地”,你从屈原《离骚》《九歌》中就能感受到楚人没有被中原文化驯服的血性和野性。李娜身上的强悍,她的暴烈,她的坚韧,她的任性,她的敏捷,她的机智,她的幽默,她的爆发力和创造力,都是楚人独一无二的“特产”。她十六岁就主动追求姜山,不到二十岁就在记者会上炮轰国家队,在国家队受到打压就与心爱的人一起离开北京,回到自己家乡“武汉那个小镇”吃热干面。她敢爱敢恨,她有勇有谋,她不屈不挠,且不说女同胞们,我们这些七尺男儿中,谁还有她这种胆量?谁还有她这份霸气?据说她的母系还有湖南的血统,湖南湖北其实都是楚人。鸡肠小肚的男人娶到了武汉长沙姑娘就要“倒霉”,大度宽厚的男人娶到了武汉长沙姑娘就会“走运”。李娜在获奖感言中说老公“娶到她多么幸运”,是调侃之语,也是属实之言。当今之世,华夏不管是男运动员还是女运动员,谁的内心有李娜那么强大?谁还有李娜那种幽默才华?

   李娜说自己不是为了国家而战,但她在墨尔本成了“中国的符号”;那些咒骂李娜不爱国的“爱国者”,却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的“尊姓大名”。

   “爱”是发自内心的高尚情怀,不是某些组织某些个人的“政治规定”,千万别把我们心中的“不得不爱”,变成了我们口头的“不敢不爱”;千万别把“爱”从一种内心的“自发”,变成了每一个人的“无奈”。

   那些逼着球员获奖时必须感恩的媒体,你们到底做过什么事情让球员感动?许多骂李娜不该在获奖感言中讲英语的网友,他们的中文句子也写不通顺,不知道他们是否曾经扪心自问:自己除了“会”爱国,还能“会”点别的什么?

  

                                       2014、1、27深夜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89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2月1日, 11:4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