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离任的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Gary Locke)在结束三年任期之际发表了不太客气的言论,称中国游客在访美期间体验的自由和民主可能会鼓励他们“向往一些同样的东西”。

骆家辉离开北京之际,中美关系的紧张程度有所加剧,问题包括美国总统巴拉克•(Dalai Lama)最近会晤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以及北京方面去年宣布在东中国海划设防空识别区。

自2011年获得任命以来,骆家辉一直置身于中美之间一系列外交口水战的中心,其中一场交锋后来导致中国高层出现自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来最高级别的政治整肃。

在周三发表的涵盖内容广泛的告别演讲中,骆家辉强调了对中国游客和商务人士简化签证申请程序的重要性。“这么做的部分原因是……让更多的中国人体验美国,亲眼目睹我们的自由、我们的民主、我们的多样性。”他表示,“我希望,也许在美国的经历会鼓励他们在中国向往一些同样的东西,或者了解中国可能达到什么样的境界。”

作为首位华裔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在中国一直人气较高,尽管他在许多方面与中国政府官员发生冲突。接任他的将是蒙大拿州前参议员马克斯•鲍卡斯(Max Baucus)。

在提及近期中日两国围绕一个由日本管辖的岛群的争端时,骆家辉警告双方提防“某个无意中的事件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他还谈到美中两军之间需要建立“更为直接和即刻”的通信联络渠道。

2001年一架中国战斗机在南中国海与一架美国侦察机发生碰撞后,中国人民解放军与美国五角大楼建立了“国防电话联系”(defence telephone link,简称DTL)。但DTL在功能上并不是直通的热线,因为两军通过它进行的讨论必须提前预定。“你需要确保有合适的人员值班,随时监控此类联络尝试——无论是拿起电话,还是接收电子邮件或安全电报。”骆家辉表示,“你可以拥有世界上所有的机制,但如果没有人在岗位上值守、采取行动,那就没有多大意义。”

骆家辉对于他与中国藏族和维吾尔族(在中国,这些民族的聚居地越来越不安定)人士、以及宗教领袖和法律维权人士接触毫无歉意,称美国外交官渴望“了解他们在做什么,看看我们如何能够支持他们”。

“人权的内涵不仅仅是经济繁荣,”骆家辉表示,“它也涉及基本和普遍的权利、言论自由、集会自由……我们呼吁中国改善其记录。”

这位即将离任的大使称,2012年重庆市前公安局长王立军申请庇护未获准的事件是“非常、非常紧张的48小时”。王立军逃亡美国领事馆最终导致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遭整肃并被提起公诉。

译者/何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