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我不大想認真的寫文章,因爲我真的給戴耀廷徹底打敗了。我不知道他是從什麽地方得到這個主意,但學術界說談判並不是這樣的。經濟學中的博弈論說談判決定於訊息,如果每個人都祇是追求自身的利益最大化,而漠視對方的行動,最後結果反而會減少自己的利益。如果雙方利益都能考慮進去,得出合作的方案,這時候雙方利益可以在現實中變得更多。

行爲心理學則認爲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錨」,用來固定你的世界觀。如果對方首先提出條件,他就會在你心中製造一個錨,你的談判就會圍著這個條件打轉,對你非常不利。這時候你應該做的是明確表示不會在這個條件下談,打消這個錨的影響力。Daniel Kahneman的Thinking Fast and Slow 早就提過這點。這本書在世界各地都非常暢銷,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戴到底是看什麽看出這樣的結論來,祇可以肯定他沒有看過Kahneman。

一方說要有真正的民主,另一方卻堅持極權統治,我不知道雙方可以怎樣談判。假如一方要不願繼續做奴隸,另一方卻堅持要擁有奴隸,唯一可以談的就是如何對待奴隸。但不管奴隸的待遇如何好,他始終都是沒有人身自由的奴隸,始終都是他人的財產。你一邊說要解放奴隸,一邊卻要說談解放的叫價不能太高,到底是想說什麽?

另外,現在不管是發生什麽事都要算在梁振英的頭上,這種心態其實是非常愚蠢。我先不管梁振英是否有親自下令做些什麽,他有沒有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你的最好對手,如果換了別人上臺,做事聰明一點,你就難以在有現在這樣的能力去攻擊政府。你將矛頭指向梁振英,幾年過後他不能繼任特首,換了林鄭月娥上臺,到時整個形勢就會改變。二戰中盟軍不刺殺希特拉,就是因爲他是最完美的對手。參與政治卻不去學習一點歷史是不行的。要攻擊就要把握時機攻擊制度,打蛇也要懂得打七寸。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蘋果日報)

原文刊於此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