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学荣 | 《不能卖钱,要权力作甚?》

 

《不能卖钱,要权力作甚?》

 

 

冯学荣

 

 

     
   今年春节,广州冒出来这么一个有趣的现象:驾驶小车进人家小区给亲友拜年,保安说小区车位满了,进不了。有些聪明的车主“懂了”,掏一50块红包,递过去。保安立马改口,说车位突然又有了。

 

        
怎么回事呢?原来啊,这说
“车位满了”,那只是个借口,卡你一下,是要你给红包。

 

        
保安没说“不让你进”,而是说“车位满了”、拐着弯儿给自己创造一点“权力”。保安知道:自己手中这一丁点儿可怜的“权力”,仍然是值钱的,关键是你要自己懂得去“开发”它、利用它。

 

      
  这当官啊,大官儿有大贪,小官儿有小贪。没有官位的呢,想方设法、给自己创造一点“权力”出来、争取卖个钱。

 

       
咱中国人,最擅长弄这个。

 

       
晚清时期
旅居广州的法国人老尼克(Émile
Daurand Forgues)
,写过一本名叫《一个番鬼在大清国》的旅华回忆录,在这本书里,老尼克记录了他目睹的一起凌迟行刑、并发现了清代刽子手“创造权力”捞钱的生态:


 


        
在当年哪,这刽子手当然不是官,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刽子手没有权。这凌迟啊,俗称“千刀万剐”,我剐你一千刀也行,剐你一万刀也行,总之,剐你多少刀,这个是我说了算,这就是“权力”。你要死个痛快,行,你的家属得“会做人”,只要你“会做人”了,我偷偷往你心脏一刀、让你瞬间断气、余下的一千刀也好、一万刀也罢,那都是我剐给别人看的。懂了么?


 


         
倘若你要不给钱,行,那我就真的给你剐上个三千刀的,让你不得好死。


 


        
可见哪,“刽子手”这种不起眼的小职位,其实是一个肥差。


 


        
只要它是个权力,它就能卖钱。


 


        
咱再说说这门童。


 


       
这给大户人家守门口的家丁,地位够低了吧?可是您可别小瞧人家:油水可多着呢。你说找我家老爷,我说“他在”也行,我说“他不在”也行;我现在给你通报也行,我故意拖沓你一下也行。这些玩意儿,在你没进门口之前,就是我说了算。


 


        

《晚清吏治面面这册资料说啊,当年那庆亲王奕劻,个赫赫有名的大官,了假装廉,曾在自己的家口,写着
禁收受包”
的禁令。


 


         

有一个傻不垃圾的这标语口号当真了,他就是
“江西提学使”林开慕。林开慕先后两次来奕劻,两次都被门卫挡、不让进为啥不让进?你没给门卫红包哇。


 


         

第三次,林开慕终于忍不住了,他索性直接问门卫:“你不是在门头的告示上了:禁收受?”


 


        
你知道门卫如何回答他的不?
门卫回答:“你傻了!咱王能不么写?!”


 


        
当年的紫禁城也是这样。你要见太后哇,得通过当太监的去通报,太监给不给你通报,这是一个,是马上给你通报、还是拖你个把小时,这又是一个。当年哪,这太监就利用这点小权力,收红包收到手抽筋。


 


        
前面说了刑场、王府、皇宫。其实啊,还有那监狱,也是油水满天飞。
在《我的回》里面记录:在民国时代,这亲属给罪犯送钱来,是不能直接到犯人的手中的,而是必要由
“代管”
一段时间


 


       


“代管”,其
就是
“提成”。
狱卒提成多少呢?提成30%-50%。也就是,家属犯人每送100元,可以贪污30-50元,最到犯人手上的,也就只有50-70元。


 


       
你要不服气?行。我操纵狱霸、将你狱中的亲人打个半死,让你得不偿失。所以,你还是识相一点好、不要坏了咱的“行规”。


 


        
狱卒不但贪活人的钱,死人的钱他们也贪。
方志敏纪实写下了这样的监狱黑幕:


 


        

国民党的监狱每当有囚犯死亡,兵就要代办丧葬。每死一人,兵都可以从政府到12元的。可是,兵往往只花8元,贪污掉余下的4元。


 


       

有个监狱卫兵悄悄告诉过方志敏:“生意”好的候,半年就可以到1000多块钱


 


       
这不但你活着的时候,把你榨干,就是你死了,也让你睡不了好棺材,随便弄个硬纸片糊的小盒子、将你往里一塞、一盖、往火里一推,你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狱卒处在官场的底层,可是别小瞧他们,虽然人微言轻,人家手中的权力,还是有的,能换的钱,也是大把大把的。    


 


        
最近不有个健力宝张海吗?唉,别说了,你懂的。现在跟民国,其实也是一样一样的。


 


       
 官场有腐败。这职场也有。而且也是自古有之。
《广州文史料第44》这册史料,记载了英资企业“怡和洋行”的中国职业经理人(所谓的“买办”)利用手中的小职权、贪污受贿的往事。


 


         

怡和洋行”这家当年的外企干了20年的老买办黄孝怡和洋行买办,在向中国本地代理商供货时,往往物价格抬高5-10%,多出部分干嘛呢?私囊

         
可是你经销商还得认、乖乖给这个钱。为啥呢?因为你不懂外语,你和那洋鬼子搭不上话,唯有这个买办他既懂英语、又懂中文,他不但是桥梁,而且还是洋商的代言人,他说了算,你没了他还不行,你根本没办法。

 

     
    所以啊,在当年,懂一门外语,也是一种“权力”,也可以搞到钱。

 

         
那么,不懂外语呢,能不能搞钱?能。可以搞洋人的钱。

 

        
同一册资料记载,当年的
洋商从广香蕉出口,在码头进舱待运的候,港口经营仓库的中国老板一香蕉,知道容易腐、就意识到:搞钱的机会来了。仓库老板往往会趁机敲洋商和买办:“仓库都租了,如果硬要租,须补转让费。”


 


         
这仓库是我的,我说它满了就满了,我说它没满就没满,这就是我的“权力”。你不香蕉吗?香蕉不容易烂吗?你
洋商不着急吗?你不能香蕉掉吧


 


         
在很多情况下,洋人
只好乖乖
转让费


 


         
这“权”哪,不一定非得当官才有权,就像小区保安、洋行经理、仓库老板,这些人都会抓住机遇、“创造权力”、借以搞钱。


 


         
只要它是个“权力”,它就值钱。


 


         
你比如说抗战时期吧,这军火库保管员,也是一个“油水差事”。
《李宗仁回忆录里面,记录了一件往事:

         
李宗仁从蒋介石那里拿到了“条子”、于是派人带上条子、到军火库去领军火。可是,人家保管员不给,凭啥不给呢?他说啊,你将条子搁下来,前面那人还没领完,你得明天来。或者说:这某某型号的弹药,今天早上刚好发完了,你明天再来。


         
李宗仁后来找“在行”的人一问,才知道:人家仓库员才不管你抗日不抗日,总之,你不给红包,你就别想从我这儿拿到东西。不错,你是有委员长的批条,可是,我没说不给啊,我说现在没货啊,让你明天来,不行吗?


 


         
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哪,你不讨好我仓库员,委员长的批条也只是废纸一张。


 


        
好不容易打败了日本鬼子,这下好了,这鬼子是我砧板上的肉,你得讨好我了,否则,我弄你个“狱中病死”、再找个医生开个证明,谁知道呢?


 


       
战后接收人员
,在《广州受降接收与纪实一文中忆述:抗战胜利后的广州,投降的日本兵非常听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这样,哪怕是国军的下等兵,都有权虐待你日本鬼子。


 


       
这下,
多日本兵了得到国待,而送礼、行贿,有不少国接收人因此了大笔的横

        
我有了生杀大权了,能不卖钱么?一切权力都能卖钱。

 

        
抗战胜利那会儿,国军的兵,那可牛了,不可一世,接收了敌占区,你们这些人,他妈的都是亡国奴,幸亏是我解放了你,我能不享受优待吗?

 

         
文史选编》第43,记录了以下的事情:

 

          
1948下半年某日,国某部到北平吉祥,其中一个国军宪到后台,专门对女演下手,脚,乱摸乱抓,大女孩子敢怒不敢言


 


         

院的管事郭福堂,了保女演挺身而出,却被那位国军兵打了一响亮的耳光。


 


        

那年,国军伤兵在街上横冲直撞,吃给钱振振有:“老子我打日本,抗八年,了一条命,你敢找我要?!”

 

        
这不是笔者捏造的,而是《
文史选编》第43里面、历史见证人写下来的往事。

 

        
打完小日本了,该享福了,那些年,
美国好莱大片涌进中国市。当年的国民政府呀,有一个叫 审查”的所谓 “有关部门”,干啥的哪?审查美国大片的。不但要审查,而且还要


 


         
这权力就来了。你这片子,能不能过?如果能过,要不要删减?如果要删减,删减多少?这些,都是我说了算。


 


        
这就是权力。有了权力,就有了钱。


 


       
于是啊,这批审查员
要求美国片商必须组织”。所谓“试映”啊,就是
“免费看电影”。审查员将自己所认识的、有一点点交情的
党、政、、警、、特等官朋友都喊来,免


 


      
 
不但如此,在影片正式公映之前美国片商给我、并且必须为朋友、狐朋狗党们预留前排上等座位


 


       
这还不算,你
给我送礼、吃。


 


      
 这资料是哪来的呢?出自于
《广州文史料第44,里面有一篇叫《美国影片商控制广州市》的历史小文,文章的原意是“攻击美帝”,不料无意中记录了国民政府“审查”小官吏以权谋私的花边角料。


 


         
现在啊,据说那什么《八项规定》,将咱公务员的“油水”都给刮得一干二净,我想,接下来的事情,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大量公务员将辞职下海。不信?走着瞧。


 


         
不能换钱,要那权力干什么?你以为我真要“为人民服务”啊?你别傻了,你。


 


 

冯学荣   
2014313日星期四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3月13日, 8:34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