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酷刑致死的藏人政治犯、牧民果秀洛桑的遗书《无悔的受刑者》

甘肃省甘南州玛曲县阿万仓乡牧民果秀洛桑,因参加2008年3月遍及全藏地的抗暴,被当局指控为玛曲县2008年示威带头人,于2010年5月遭捕,被判11年有期徒刑,先后关押在玛曲县监狱、甘肃省定西监狱。被关押三年间遭酷刑迫害,几乎致残,在没有生还可能的情况下,当局于2013年11月29日提前释放了果秀洛桑——一个入狱前的健康人变成了不能站立也不能说话的重症不治者,虽被家人带往多家医院治疗,最终于2014年3月19日去世,终年43岁。

果秀洛桑在狱中写下遗书,并在去世前十九天,将遗书誊写在自己奄奄一息的照片下。他的遗书已被公开,并译成了中文。

果秀洛桑自称“是一位深爱自己民族的愚笨牧民”。而今天,3月28日,是中共于2008年遍及全藏地的藏人抗暴之后制定的所谓“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牧民果秀洛桑以他的抗议以及被迫害致死的命运,粉碎了“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的谎言。并且,牧民果秀洛桑年仅43岁,恰恰是中共当局声称获得“解放”的“翻身农奴”的后代,那么,何以在“解放”这么多年之后,“翻身农奴”要起来反抗“解放”自己的人?何以在图伯特的大地上,无数走上街头、纵马草原的抗议者,几乎都是在“解放”以后出生的藏人?

酷刑致死的藏人政治犯、牧民果秀洛桑的遗书《无悔的受刑者》

无悔的受刑者

我有家,有父母,有兄弟姐妹,有妻子儿女,我对他们有纯净无暇的爱,为了他们,我可以献出生命。但为了西藏民族而失去这一切亲情,我无怨无悔。

我是一位深爱自己民族的愚笨牧民。当我想到为自己的民族付出这样的代价,在残忍的暴虐下饱受折磨与痛苦,变成皮包骨头,甚至可能这样死去,但我死而无憾。

很想追随在火焰中说明一切的英雄们,但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即便如此,因不愿意向谎言低头,不愿意向无法表达真相、没有自由和平等的社会环境低头而落入现在这种处境,作为愚笨牧民的我无怨无悔。

我希望看到的是,能够在自由的世界里和平生活的民族,而不是苟活在一个黑暗暴虐的社会里。

我深爱的父母,我深爱的兄弟姐妹,我深爱的妻子儿女,也许我会在人生的半途中不由自主地,突然地与你们永别,但我无怨无悔。我是这样悲惨、这样沉重、这样凄凉地离开这个世界,但我的心中没有任何的污点与罪过,我认为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唯一收获,除此之外我一无所有,除此之外,我也不求其它。

我只有一个沉重的遗憾,这即是在我们民族内部没有深刻的同胞意识,也因此没有形成坚定的、团结一致的方向。我的同胞们!我们需要高瞻远瞩的立场,我们需要坚定地团结,我们要对自己民族有贡献的人以及对我们的宗教、文化、习俗等等怀有信心。

雪域西藏的同胞们!大家要团结!团结万岁!万岁!

——愚笨的牧民之子果秀洛桑,在甘肃省(定西?)监狱中遭受暴虐,于全身剧痛中,写于2012年9月28日,并于2014年3月1日誊写在这张半死不活的照片下面。

(注:这封遗书的译者是桑杰嘉,唯色修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3月28日, 5:48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