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雯 | 政府莫要垄断弃婴岛

3月16日下午,广州市“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情况通报会在广州市社会福利院召开。广州市福利院院长徐久称考虑到市福利院接收弃婴的能力远超过预期已达到极限,从即日起市福利院“婴儿安全岛”暂停试点,“婴儿安全岛”重新启用时间另行公告。

自1月28日至3月16日,广州弃婴安全岛开放48天,就已经接收弃婴(童)262人,其中一岁以下175人,占67%。

弃婴安全岛为何难以为继?弃婴问题如何解决?

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创始人张雯认为,这次广州弃婴安全岛的暂停暴露出国家在收留救治弃婴上存在的问题,并提出,民间机构作为一种强大的社会力量将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最早建立弃婴安全岛的石家庄至今接受的弃婴中99%为病残,而在广州,这一数字为100%。张雯表示,首先,需要从源头上帮助家庭留住孩子,而这就意味着社会医疗保障制度需要改变,不让病残的孩子成为家庭的拖累。她认为,“北京市贫困脑瘫儿童康复补助”就是很好的举措。

针对广州福利院因不堪重负而暂停弃婴安全岛的情况,张雯认为,一旦有渠道收取弃婴就不能因为存在困难而放弃,而要想办法解决。一方面,国家需要扩大投入,在资金上向这些需要救治的孩子倾斜;另一方面,当家庭不作为、国家力不从心的时候,允许社会力量的进入。

但目前民间机构介入弃婴接收在法律上存在一定障碍,即民间社会组织无法获得弃婴的监护权,弃婴的合法身份将无法保证。因而,在弃婴的安置和救济上存在着很大的矛盾,一方面安全岛的设置使得福利院接收的弃婴数量上升、人满为患,政府的财政压力不断上升;另一方面,许多有财力、有能力、有爱心的民间机构得不到法律的保障。

张雯希望能从法律层面解决民间机构收留救治的弃婴的身份问题。她强调,福利院会人满为患,但民间机构不会存在人满为患的情况。近两年民政部门在逐步放开对社会组织的严格管理,提出要进行社会治理创新。未来在这方面,政府将更开明、更开放。

2014年3月17日, 9:14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