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信说,作为「六四」惨案的死难者亲属——,将打起精神,拭目以待,看看这一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将有何作为?能否弥补以往的错失,果断地把「六四」问题提到大会讨论;「能不能作出决定并不要紧,大家议论纷纷就是一个进步」。

天安门母亲指出,去年两会期间,曾就如何解决「六四」问题提出这样的疑问:「这是我们的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但「今天呢?我们依然看不到一点希望。那些不愿也不敢承认事实的人,确确实实是最懦弱、最愚蠢的!」

公开信指出,20年前和10年前,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和胡锦涛不说「六四」,好像「六四」不存在;今天,新的领导人上台了,也不说「六四」,好像「六四」越走越远,已经望不到影儿了。

公开信控诉,这长长的25年,「你们(中共当局)不提「六四」,你们流失了什麽?你们流失了道义,流失了良知,流失了执政的合法性。」

最后,公开信呼吁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中共的国家领导人能「再三思」。

我们为此采访了从1995年起每次都牵头在公开信上签名的北京六四难属尤维洁女士,她向本台讲述了她当年42岁的先生杨明湖六四当晚中弹受伤并在两天后去世的经过。杨明湖生前为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专利部法律处职员。

尤维洁:我们到全国各地征求了每家难属的意见,大家都有这样的愿望,六四已经过去二十五年了,我们的孩子被无缘无故地打死了,到今天政府至少应该给我们一个说法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在和平时期,在一个国家的首都用野战军来屠杀老百姓!到现在都不给一个说法。哪怕把事件拿到桌面上议论一下也好。国民党不是也就二二八事件向老百姓道歉了吗。共产党为什么就不能够效仿一下他人面对自己的历史呢?这么多年来,我们都一直采取十分理性的方式来抗议,其实我们完全有理由用更加激烈的形式来抗议,但是,我们并没有这样做。因为我们也希望我们国家今后能够通过民主的方式用法律来解决问题,所以我们要求政府公布六四真相,依法追究当时的屠杀者的责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