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首先请您就近来两岸的频繁互动谈谈看法。这与过去相比,是否发生了重大变化?这又是些怎样的变化?

张麟征教授:今年开年以来,两岸互动非常频繁。而且成绩比过去要高。台湾陆委会主委王郁琦和中国国台办主任张志军举行了会晤,互相以不完全的官衔相称,毕竟表现出主管事务的官员有了正式的接触。不像去年在APEC会议上有点不期而遇、有点寒暄的性质。这次是真的做了比较深入的谈话。这当然有一定的政治意义。表示两岸主管对岸事务的官员建构一个新的平台。让两岸未来的沟通可以更顺畅。
至于说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先生到大陆去拜访习近平主席,层次要高一点,他们谈的涉及两岸未来关系的远景。所以习近平先生提到在一中架构下、两岸一家亲的原则之上来推动两岸关系。连战先生作出回应说,两岸之间的一些情绪要正面以对。比如说,中华民国存在的历史事实。大陆恐怕也没办法回避。我想这些对话都是有建设性的。显示出两岸关系已经慢慢地由“经”可能会入“政”。当然政治的色彩还是比较低。

两岸两会的十次高峰会也具体地签署了两个协议,虽然这两个协议政治色彩比较淡,但也表示出两岸的关系在慢慢地推进。

法广:正如您刚刚所说的,两岸最近的频繁互动基本上仅限于事务性、避免政治议题。然而,从两岸目前关系发展的情况看,真的有可能避开政治议题吗?而谈到政治议题,又会涉及到怎样的话题?

张麟征教授:我想台湾关切的许多议题都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比如说,大家最耳熟能详的,台湾要参与国际空间。这是一个非常富有政治色彩的议题。另外,台湾坚持在两岸互设机构的时候,希望大陆能够同意台湾取得人道探视权。再有,台湾要参与区域经济整合,都希望中国大陆能够玉成。这些都带有很浓厚的政治色彩。中国大陆主张,许多两岸之间涉及到政治的议题,都可以摆在一个中国的架构下合情合理地解决。因此我觉得台湾也不应再蹉跎下去,否则台湾手中的筹码会越来越少。与1994年相比,台湾手中几乎已没有了多少筹码。今天的台湾真的今不如昔。如不赶快抓住机遇,对台湾世不利的。

法广:在两岸最近的频繁互动中,中国主席习近平提出“两岸一家亲”的理念,这一提法在台湾社会引发了怎样的反响?

张麟征教授:“两岸一家亲”是一种感性的、软性的说法跟诉求。当然比一国两制、一中架构、一中原则,要来得柔软。所以在台湾方面来讲,两岸一家亲的说法,至少在很多人看起来是容易接受的。

法广:两岸未来的发展模式将朝着怎样的一个方向发展?您怎样看待两岸关系发展前景?

张麟征教授:两岸未来发展的模式现在还真的很不好说。因为对大陆而言,我想他们的构想还是在一中架构之下,两岸能够从和平发展迈向和平统一。在一国两制的架构之下来完成两岸最终的统一。在台湾来讲,因此有在野党民进党等党派的拉扯下,他们希望两岸的关系是一边一国的关系。加上马英九先生的政策两边摇摆,他有时很想打擦边球。但却很难被中国大陆所接受。因此看起来根本的分岐还是存在的。大陆向要和平发展、和平统一的一国两制;但台湾没有自己的诉求。国民党政府在有意无意地推动一边一国,在某种程度上呼应了民进党的诉求。

法广:两岸关系的改善是否会影响台美关系?作为台湾的一贯盟友和保护国,美国将如何看待台湾改善与大陆的关系?

张麟征教授:台湾对于中国大陆来说,是它的核心利益,因此它不会放手。台湾对于美国,是它的重大利益。在衡量的时候,重大利益在一定的条件下是可以放弃的。对美国来说,它要重返亚洲,它希望日本、韩国、、台湾能够连成一个岛链,围堵中国大陆。台湾是美国的一个棋子。它当然对两案的交流深化表示担心。所以现在要看台湾的执政者。在美中台三边关系中,究竟如何定位台湾?要想到台湾这条船将来要开往哪里去。如果无法开到加勒比海去,必须要宿命地留在太平洋西岸、距离大陆非常近的地区的话,那它对大陆的发展则必须要抱持正面的应对的态度。因为目前的趋势看出,虽然美国还是强权,可是它的强与冷战时期的两大超级强权来说,地位已经动摇了。与美国相比,中国大陆还需要多少年才能够追上美国今天的实力。但是中国大陆是一个升起中的强权,跟美国这个衰落中的强权来比的话,台湾依靠中国大陆,能够得到的好处可能远远多过美国。因此,我觉得台湾领导人的眼睛应该放得亮一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