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家 | 民国往事:三一八惨案真相


民国往事:三一八惨案真相

 

     尽管1920年代的中国政府遭受了国内各个利益集团的妖魔化,甚至连其名字也被说成北洋政府。然而,北洋政府几乎是近百年中国史上最好的政府,这个事实却逐步清晰了。北洋政府执政时期,中国宪治轮廓渐成,民众享有言论自由,文字狱几无所闻,各项事业蒸蒸日上……

    将其称为“北洋政府”的人,是想让人联想到“北洋军阀”,继而“军阀混战”,继而“民不聊生”。其实,中国近100年来,何时停止过混战,屁民何时聊过生?如果硬要找100年来百姓聊生过的时期,非北洋时期莫属。 

   好到何种程度,与坏到何种程度成比例。我们来挑选北洋政府最不光彩的一件事情,说一说3·18惨案。100年来,有许多惨案。其中,对中国民众、对中国知识分子心灵造成巨大创伤的,大概是这3个:1926年的3·181947年发生于台湾的2·28,另一个忘了

    318,一个黑暗的日子。当时的中国政府,杀死了47名示威者,鲁迅称这一天为“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如果他看到后来统治者的罪行,就不会用“最”这个字了,或者加个“截止当时”的时间定语)


   
 当时环境很复杂:国民党在南方捣乱,外国驻军,苏联从中挑唆(这个该死的政权多次挑唆中国内战),当时的政府缺乏执政能力,种种因素酿成了惨案。太复杂,本文不谈前期过程了。


    
 3·18惨案是当时中国政府犯下的滔天罪行。同时我们必须注意一个事实:当时社会各界对惨案做出了强烈反应,从这个角度看,当时的中国政府有诸多可取之处。尤其是政府总理段祺瑞,不管他在其他地方有多少对错,至少在3·18事件上,段祺瑞留下了千古英名。

    杀人固然是罪恶,但杀人之后表示忏悔,并允许被统治者批判,总比杀完人还禁言要好。 

    愿类似惨案永不再发生,愿苦难的中国早日进入政治文明。

 

1,媒体奋起谴责中国政府


    当时,诸多媒体加入谴责屠杀暴行的行列,如《语丝》、《国民新报》、《世界日报》、《清华周刊》、《晨报》、《现代评论》等,特别是邵飘萍主持的《京报》,大篇幅地连续地发表消息和评论,广泛而深入地报导“三·一八惨案”真相,在惨案发生后的
12天内,就连续发表了113篇有关“三·一八惨案”的消息、评论、通电,《京报·副刊》也发表了有关文章103篇。


    现在的人,知道
3·18,大都是通过鲁迅的《纪念刘和珍君》。鲁迅当时就此惨案连续写了7篇檄文。如果当时没有发表的地方,他的7篇文章只能关起门来给许广平读了。


    可见,当时的中国,有比较充分的言论自由。那时候还是议会政治、司法独立的时代。因此,政府的暴行是能够受到媒体抨击的。郭老学徒曾经比较过中国近
100多年来各个时期的言论自由,我在文后有链接。


    当年的媒体,还是很有骨气的。

 

2,学校谴责中国政府,举行万人公祭

    3·18惨案发生后,北京各高校和大学校长、教授也纷纷谴责中国政府。据说,时任北大校长的傅斯年在昆明见到对惨案负有直接责任的鹿钟麟,傅斯年第一句话就是:“从前我们是朋友,可是现在我们是仇敌。学生就像我的孩子,你杀害了他们,我还能沉默吗?”    

    1926323,北京各界人士、各社会团体、各学校齐聚北京大学大操场,为亡灵们举行万人公祭大会。北大代校长的蒋梦麟在会上沈痛地说:“我任校长,使人家子弟,社会国家之人材,同学之朋友,如此牺牲,而又无法避免与挽救,此心诚不知如何悲痛。”他说到这里竟潸然涕下,引得“全场学生相向而泣,门外皆闻哭声”。


    周作人在《为三月十八日国务院残杀事件忠告国民军书》中所言:屠杀学生和平民的政府,“同情、信用与期望之损失是无可估量,也是无法挽救的”。   


    可见,当年的学校,也同样有骨气。

 

3,“花瓶”国会谴责中国政府


    中国的国会具有“花瓶”传统。可是,就连当时的“花瓶”国会,也不容忍中国政府对平民和学生的杀戮。国会召集非常会议,通过了屠杀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的决议;京师地方检察厅对惨案进行了调查取证并发表正式档认定:“此次集会请愿宗旨尚属正当,又无不正侵害之行为,而卫队官兵遽行枪毙死伤多人,实有触犯刑律第三百十一条之重大嫌疑。”


    由此可见,当时中国,还多少有些议会政治和司法独立。

 

4,政府总理至死仍在忏悔罪过

http://bjbsbjbs.blog.sohu.com/112487161.html#comment


    据说,在得知卫队开枪打死学生之后,时任政府总理段祺瑞顿足长叹
:“一世清名,毁于一旦!随即赶到现场,面对死者长跪不起。对各个学校举行的各种悼念活动,以及全市的“国民追悼大会”和各种报刊的广泛而详尽的报导,政府也没有加以阻拦。在国会通过屠杀学生的“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的决议之后,他处罚了凶手,又按照国会要求颁布了对死难者家属的“抚恤令”。对于国务院要求“阁员总辞职”,他照办执行


    为了表示真诚的忏悔,段祺瑞从此素食终生。

    1936年,段祺瑞的身体病痛不断,已经相当虚弱,医生建议他吃点肉以增强体质,他以“人可死,荤绝不能开”回答,仍然食素如故,乃至不治而死


    后人写到这段历史时,有如下一段话:段祺瑞作为军阀执政府首脑,尚且人性未泯,尚且懂得屠杀无辜民众是十恶不赦的滔天大罪……。

 

5,导致当时的中国政府垮台


    段祺瑞的忏悔无法挽救政府的灭亡。


    “政府一旦向徒手的青年学生与平民百姓开了枪,就践踏了为政之德的最低底线,也越过了维护社会秩序的法治界限”。正如周作人在《为三月十八日国务院残杀事件忠告国民军书》中所言:屠杀学生和平民的政府,“同情、信用与期望之损失是无可估量,也无法挽救的”。所以,在屠杀发生后不到一个月,段祺瑞政府就在遍布全国上下的抗议声中于
19264
月倒台(http://bjbsbjbs.blog.sohu.com/112487161.html#comment

 

6,最终结论:后来的中国政府进步了吗?


    向平民学生开枪的政府下台,苍天有眼。


    但是,换个新政权,中国政治进步了吗?事实相反。杀戮发生
1个月后,当时的中国政府倒台。然后,由苏联支持的冯玉祥走上台面。苏联人的挑唆取得了短暂的成功。


    再后来,广州的国民政府北伐成功。后来的历史书为此大声欢呼。但是,很遗憾,无论在言论自由,还是议会政治方面,新政府均比前任中国政府退步。


    段祺瑞政府内阁辞职谢罪,段祺瑞本人下跪吃斋,后人如何比较?

    中国的政治生态,在很多方面是退步的。


 

链接:

       《国民党时期的言论自由状况》

     《北洋军阀时期言论自由的状况》

      《慈禧时言论自由什么样》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3月17日, 7:47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