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衬衫 | 大饥荒记忆:部分基层干部拿食物诱奸妇女

三年困难那时候,有个实际存在的笑话,一个村干部把一碗饭和一个少女让一个社员挑选,只准选一,这个社员毫不犹豫地选一碗饭,宁可不要女人,可见当时的饥饿程度。到了城里,这种故事一样很多。鄙人所在的猪巿大街住处的交通部公路设计院宿舍门前堆放的大水泥管子里就曾揪出过一些男女。据说,代价极低,有时就是几把瓜子。低吗?那时穷得挖野菜吃豆腐渣变质的机米。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把瓜子。操!一年不吃瓜子,就为了一回x。值不值?

  

《百岁老人回忆录》作者烈华曾经讲述了发生在他家乡陕西西乡的一个个真实故事。其中最有趣的是一位村支书搞了一个姓刘的20多岁小媳妇,是因为小媳妇跟婆婆为了分家后的一棵门庄树的归属闹矛盾,他去给解决,把那一棵可以做房梁的门口香椿树,判给了小媳妇。小媳妇为了感谢他,留他吃午饭,饭后把丈夫支走,用自己的肉体感谢了他一番。后来他让第八小队队长给小媳妇另外划拨了一块自留地。还把那个丈夫派出去修铁路,以方便他们来往。但是他说,后来有些黄花闺女也乐意让他搞,他就跟姓刘的小媳妇断了。他做爱的地点也是五花八门,体位更是多种多样。

  

别小瞧这个把馒头瓜子一棵香椿树等等,有这闲粮零食的多少也有点小权力,不是村长就是书记。谁说改革开放前中国没有特权?新华社前髙级记者杨继绳在调查后得出结论:三年大饥荒时期的基层食堂已成为干部多吃多占的基地,粮食、大饼、肉、鱼,老百姓都看不见的,他们都多吃多占。基层的干部是为了自己和家属吃饱。当时有很多顺口溜,叫工人吃一两,饿不死小队长;工人吃一钱,饿不死管理员。

  

管理员也是有特权的,甚至于队长拿着饼引诱妇女、强奸妇女的有很多,给她块饼,跟她睡觉。这样的事情很多,因为都饿得不行了。基层的干部当然是为了吃饱,到上层那就更特殊化了。比如甘肃省委书记xxx,他到外地去考察不吃农民饭,从兰州饭店每顿开着专车给他送饭。饭店的饭当然不是一般的饭啊。当时兰州饭店是全省最好的饭店,相当于现在的五星级,相当于最好的饭店给你做饭。高级干部中我们知道xxx,因为看的档案上有。其他各省都有这种情况。只要有权力,绝对权力绝对腐败嘛。他有绝对权力,可以说一不二,只要有人提出反对,马上就对他打击报复,置于死地。

  

xxx,中共八大候补委员。1954年5月调任甘肃省委书记,第一书记,兼省政协主席、省军区政委。是三年大饥饿时期,治下饿死人最多的五个地方最高长官之一。1962年曾被免职。文革前任江苏省委书记处书记。新中国成立后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中央开会时,陕西省委第一书记张德生好心对xxx说:若甘肃缺粮,陕西愿支援一些。时任甘肃省委第一书记的xxx打肿脸充胖子,驳斥张德生说“若陕西缺粮,甘肃可支援他们。”后来,甘肃全省饿死上百万人。

  

1960年12月xxx被免职,改任第三书记。1965年8月,张xx任江苏省委书记处书记。文革中,江苏的两派群众组织都认为他在江苏没有犯什么的罪行,因此打算以他为“革命干部”的身份参加革命委员会。甘肃造反派闻讯,立即派人到江苏要将他揪回甘肃批斗,说“xxx欠了我们甘肃人民一百三十万血债”。如此一来,xxx和革委会失之交臂。

  

文革后期有人提出为xxx平反,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的洗xx马上表态,给他平反,我就是罪人,对不起1300万甘肃人民。。

本文选自《枫网》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3月1日, 12:35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