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中国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受到媒体跟踪报道,有境外记者抱怨,各代表团的所谓开放日提问受限,乏善可陈。而在会场外,仍不时有抗议事件。大部分中国 民众对 这次会议并不关心。有评论认为,过往“两会”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从不讨论百姓关注的民权问题,因此民众对会议的关注度也逐渐淡漠。

中国“两会”继续召开,周五全国人大代表上午举行全体会议,下午举行小组会议,审查预算报告等,政协上午举行界别联组会议,讨论政府工作报告,下午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大会发言。

环保部副部长翟青在全国政协科技联席会上表示,已从制度和技术上同时着手,治理违法排污、偷排偷放。去年河北试点的“环境警察”和“无人机空中监测”都将扩大范围。

总理李克强周五参加云南代表团审议时表示,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解决农村饮水安全的目标,说到就要做到。又称要坚决打击暴力恐怖犯罪,让人民群众有安全感安宁感。

由于两会前夕,昆明发生震惊中外的暴力血案,因此周四新疆团开放时涌入逾300名足足守候3小时的记者,是16个代表团中人气最高的,多位记者被挤摔倒,一名记者的裤子差点被挤掉,现场混乱不堪。

与新疆团相对的则是重庆团的冷清。《明报》周五的报道说,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主政时,会议厅被中外记者里三层外三层挤得水泄不通是常态,且不会让记者空手而回,但此次记者疏落,整个记者会无料可写,乏善可陈。连大陆记者都感叹没有一个提问和回答是有意思的。

而政协会议新闻发言人吕新华一句“你懂的”令周永康曾经主政的四川团也迎来不少记者。据香港《经济日报》周五的报道,四川宣传官员相当保守,5个提问机会都留给大陆媒体,当主持人宣布答问结束时,记者一片起哄,现场嘘声四起。

对此,网民“令狐瓜子”表示:看着那么多记者敬业地在两会一线奋力报道,我感觉很惭愧,压根儿没关心过,我目前最关注的是会议何时结束。

记者周五下午在新浪微博24小时热门话题榜单前10名中没有找到任何与两会相关的内容,前20个热门话题中,也只有“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建议恢复五一黄金周”名列第17位。

对于两会遭到民众冷遇,曾参选济南市人大代表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

“有 的人也不看(两会)报道,为什么呢?就是过去几年他开两会都是风(雷)声大、雨点小,官员们在做秀,这样大家觉得也解决不了什么大的问题。这次他们着重讨 论民生,有人说为什么不讨论民权呢?比如昆明事件,西藏的事情,那么多自焚的僧人,大家很关心的,你是不是报告一下,讨论一下,有什么办法来解决?民间的 很多疾苦,人权受到侵犯,你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这些都没有。”

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在香港商台的专栏频道发表评论,指那些代表委员们讲 过 的东西,除非中共早已经有了决定,否则绝少能够变成法律和政策。十几天的戏演完了,各自回家,等待下一年的剧本。真正决策的也是每年一度中共中央委员会全 体会议,以及每月一次、二十多人参加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真正掌握权力的是七个政治局常委,甚至是习近平一人。今年那些代表委员的发言,必定不会跟习近 平的想法对着干,更何况习近平愈来愈强势,大家只是集体学习 习(近平)思想及交流学习心得而已!

在两会期间前往北京上访而遭到关押并于周四刚被遣返回上海的访民沈咏梅也向本台记者表示,会上即使说得再好听,也无法真正落实,他们想要申冤的普通民众反而还遭到打压,

“这只能给外国人看看的,实际到中国人手上,不那么好。中国的空气黑,水黑,干部心更黑。这个会是对谁开的?我们有冤的老百姓提案都不能进去,还要抓到马家楼。”

两 会会场外虽然保安森严,但仍不时有抗议事件发生。周四中午12点左右,一名约30岁男子用不明物体泼污了悬挂在天安门城楼的毛泽东画像。当天下午5点,在 天安门广场,一名残疾男子又冲出警戒线,大洒传单,高呼口号。他随即被多名警察按倒在地,混乱中,该男子的一只义肢掉在地上。

(特约记者:杨帆  责编:林迪/嘉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