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乌坎维权领袖庄烈宏在美申请政治庇护 称为免遭当局秋后算帐并对村委会选举悲观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正当广东陆丰市乌坎村两名村委副主任先后遭到刑拘之际,2011年曾带领村民维权并遭拘捕的乌坎维权领袖庄烈宏,目前正在美国纽约准备申请政治庇护。庄烈宏周一告诉本台他担心被当局秋后算帐所以出走,而对于乌坎即将到来的换届选举他持悲观态度,因为一切均在政府的控制之中。

备受海内外关注的广东陆丰乌坎村换届选举将在下周一举行,而两位村委副主任日前却被当局刑事拘留,一度担任村委干部的乌坎“四君子”之一的庄烈宏在美国准备申请政治庇护。庄烈宏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经深圳一家旅行社办理了签证,并于1月27日出境,2月4日抵达纽约,如果可能的话,希望能够长期留在美国。他还说,因深感会遭到当局秋后算帐,他去年就已萌生了出走之意。

去年4月26日,因不满港商“丰田畜牧场”将合约到期的农场归还村委会时破坏土地上所有的建筑物等设施,数百名乌坎村民堵路抗议并与到场的约500名警察对峙。

庄烈宏说:“有很多种迹象表明我不走的话肯定会受到政府迫害。在去年4月26日的时候,我和张健兴被政府内定为头号人物和二号人物,政府当时没有对我们下手是因为在那个时候如果对我们下手对他们的维稳工作会很不利。还有就是在我得知(2012年)杨色茂、洪锐潮、张健成等人受贿之事的时候,我当时就认为是政府有意所为,是他们故意下圈套给我们这班之前乌坎维权的人,使得有把柄让政府可以抓。种种的迹象表明政府接下来在2014年乌坎选举后会对我们这班维权的人进行秋后算帐,所以让我有了逃亡美国的想法。”

庄烈宏周一在其新浪微博上写道:我不后悔曾参与乌坎维权,但我很后悔当时在职村委会时未能改变他人想法。很遗憾我当时的建议都得不到支持、和处处(受到)反驳以及对我智慧的侮辱。以致乌坎人民的维权变成了有些人配合政府的维稳。在没有办法改变别人的同时我想只能改变自己,我选择了避免政府的迫害手段,现已流亡美国。

而至当天下午,其新浪微博帐号已遭到封杀,腾迅微博则把“庄烈宏”三字设为了敏感词。

庄烈宏告诉记者,他任职村委会委员时就已感到现任村委主任林祖銮在逐渐向政府靠近,为此他曾多次提醒林祖銮,但却反遭对方责骂。而此次令村委副主任杨色茂及洪锐潮陷入“受贿”陷阱的民生工程也是庄烈宏当初强烈反对的,但却无法获得众人的支持。他无奈之下于是在2012年10月辞去了村委会委员一职。

“我当时在辞职前就已经看到了林祖銮在慢慢靠向政府那边,当时我不敢说,因为我说了我怕村里乱。但是我也有几次提醒过林祖銮,我说坚持这样做的话,到时只会令政府更容易报复我们这样人,还有令我们很难跟村民交代,我们跟村民的关系也会越走越远。我被林祖銮骂了好多次。当时我就跟他们说,这个工程的事情,我们现在不要接,因为我们现在代表了整个村民;我们要的是面包,政府给我们的是几颗糖,这几颗糖我们可以不要。当时我这样说就遭到很多人反驳,只有洪锐潮一个人支持我,林祖銮就骂我是草包。”

谈及即将到来的换届选举,庄烈宏感到十分悲观,他认为目前乌坎村完全在政府的控制之中。

本台记者周一致电林祖銮,他回应称,庄烈宏的指控并不公正,但并没有否认有关政府将会秋后算帐的内容。

“有些基于他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以及他的想法,可能我说的话他听不进去。去年的4月26号,本来是(港商)丰田(畜牧场)这块土地的收回,具体怎么接收也还在进行中,他就组织人去堵路。这种做法我当天就跟他说,这样不对。后来他承认了这项事,现在又反口说我对他的这种指责是错误的,是陷害他。我认为这种说法很不公正。基于他自己的猜疑,认为政府对他有迫害,我所掌握的情况我一直都在为他做工作,不存在这些问题。”

记者:“政府会对他秋后算帐是不存在的?”

林祖銮:“对于上级怎么样做,那是另外一回事。作为我来说,我认为我把这件事处理得还是可以的。”

而日前被刑拘又取保候审的乌坎村委副主任杨色茂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则直言,他本人决不会出走国外,他认为“坐牢”是追求民主过程中必须付出的代价。

“既然我们是追求民主的,我认为坐牢是最必要的代价,肯定要付出代价,特别我们在体制之内。所以庄烈宏出走国外我不支持他。我认为就算坐牢也好过出走国外,因为你出走国外对民主进程没有多大的帮助。我们还是通过宪法框架内来落实,督促地方政府接受宪法的规定。”

对于自己的参选搭档洪锐潮目前还被关押在看守所内,杨色茂表示,他不会因此临时更改搭档,洪锐潮仍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林迪/吴晶)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3月24日, 12:22 下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