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周三下午,有19位访民在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外撒传单,其中5人被拘押。同日,北京再发生访民自杀事件,至少9名访民在中南海遭到截访后服农药抗议,随后被送院抢救,目前生死未卜。有访民拍摄现场照片,却遭警察强制删除。

周三下午,19名访民在北京的美国大使馆门外抛撒诉说冤情的传单,遭当局派出的武警和便衣人员阻拦,并将他们控制在使馆围墙一角落。随后,警方将访民用公交大巴运到麦子店派出所,共5人被拘留。当晚,当局将其余十多名访民关押进了久敬庄。

访民赵女士周四告诉记者,当天她在天安门外撒传单,也听闻了美大使馆外有人散传单被拘留的事情:“有撒传单的,不少,在大使馆外撒传单的跟我关的不是同一个地方,大使馆的防范松一些,但也靠不上去。因为在中国解决不了,他们就像通过外围报道,求得公平正义,撒传单的都是告状无门的人,如果能解决谁不按程序走?”

继近月多起访民在北京集体自杀事件发生后,周三,至少再有9名访民在中南海上访途中遭遇截访后,选择以死抗争。

目击此次自杀事件的辽宁抚顺访民惠永生周四告诉记者,他当时在中南海附近,遭警方驱逐,被送上一辆大巴车。他看到同样遭截访的九名访民突然从怀中拿出瓶子要一饮而尽,警方抢夺不果,随后访民倒地,被救护车接走:“(附近)有验身份证的,一验就知道我们是上访的。然后就让我们上公交车,到了西门,下面有一部分人没上来。眼看着他们从怀里掏出绿瓶子就喝,警察就抢瓶子,访民喝一口,就被抢下来,他一挣,又喝了两口,又抢下来,然后其他人就都从怀里拿出了绿瓶子,他们也喝,喝完把瓶子往地上一摔,人都陆陆续续倒了。当时我数了一下是9个人,2个女的,7个男的。”

了解事件的访民李天飞周四告诉记者:“昨天下午3点多,有十多个访民,有2个女的,其余都是男的,他们在中南海西门喝了药,瘫倒在地。有人报了警,过来两台120救护车,把他们抬到车上拉到医院抢救了,至于拉到了哪个医院我就不不知道了。四川有个访民叫袁亮(音),他也是过来告状,告当地政府的,他拍下了当时的现场照片,但被公安发现了,公安就逼着他把相片删除了。”

最先接到爆料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周四告诉记者,因早前在北京密切关注访民维权事件的天网义工均被当局刑事拘留,暂时未能打听到这些自杀访民的姓名丶籍贯以及收治的医院:“此前我们天网有一批义工在北京密切关注中南海及周边事态,但现在这些义工都被刑事拘留了,这样长期在四处拍摄的人就基本上没有了,都是一些防民们偶尔路过的时候拍摄相关的照片。”

惠永生告诉记者,访民被逼走投无路才选择极端的维权方式,他也曾在房子被强拆后,动过自杀的念头:“没事的话谁好好的日子不过想死?是因为无法生存了,才出现这种情况,我的房子被强拆了,我被打伤的时候我也有这种想法,因为对生活特别无望。”

惠永生还表示,喝农药事件发生时在截访车上的访民纷纷拿出手机拍摄,却遭到车上警察的强制删除,但因其坐在车厢的最后排,偷偷拿出手机拍照,才未被警察发现。他拍摄的照片显示,一名身穿蓝紫色外套的访民和另一名黑色风衣的女子倒卧在地,地上有大量水渍和碎片,有两名警察在现场。

黄琦表示,近月来,访民集体自杀事件呈爆发式增长:“这种情况呈爆发式增长。当民众走投无路的时候,会选择一些相对过激的办法,但这些民众心存善良,不愿意伤及他人,就只能以死来抗议各级官员漠视他们的权利,对其依法维权的打压。有些案件正是由于类似事件的发生而最终维权成功。”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林迪 /吴晶)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