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3日。北京,晴,雾霾。

“两会”又到了。每年3月初,中国人大与政协的年会,已是中国日历本上的“规定动作”。今天,3月3号,政协开幕。人大打铃开会,则要晚两天。“两会”都得用人民大会堂,得错开、调剂。

下午,应中国央视英文频道之邀,与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傅军教授评论政协开幕实况与工作报告。中午时分打上车,去紧挨老央视大楼的梅地亚(MEDIA)中心,不是俗称“大裤衩”的央视新楼。一路上,的哥健谈,说“两会”到了,都会接到上级通知,要注意可疑的乘客,比如上访的,尽量少去天安门那地。过一十字路口时,他指着前方说,这就是习大大去的庆丰包子铺,肯定排长队,都要习总套餐!

每年“两会”,梅地亚都是新闻中心驻地,数千中外记者在此工作、歇脚、午餐茶叙,记者会也多半在此。

只见零星的四五位同行喝着茶、翻报纸。电视屏幕上,来回播放着习近平主席著名的“中国梦”讲话片断。时辰还早,下午三点,政协才开幕。我卷了一堆当日报纸,满目皆“两会”,赶紧补做功课。

新闻热点,自然是昨天依惯例召开的政协专场记者会,也在人民大会堂。因未及时领取“两会”记者证,我未能到现场,退而求其次,在微博微信上看了“直播”。互联网时代,记者不去现场的借口越来越多。有时,不在现场,知道的似乎更多。这是很错乱的事情。现场是永远无法取代的。

中国官方的记者会,新闻界与公众向来都关注,但期望值不高。昨天那场,幸好有香港《南华早报》“压轴”那一问,政协发言人吕新华那一答,国人吃了几个月的“康师傅”方便面后,中共前高层领导人、上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终于显影。吕发言人答:“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位多高,只要他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的追查和严厉的逞处。” 最后,丢出一句“我只能回答成这样了。你懂的!”

这场政协记者会,最后以一个与政协完全无关的问与答载入史册,吕发言人也成“你懂的”代名词。让周永康案子在政协首次曝光,是出人意料的怪招。没有中央高层授权,难以想象。不过,今天的《中国政协报》,却极本份,恪守其职,未提周永康半字。

两点半,入央视英文频道直播间。央视近期颇遭公众的诟病、讥讽。不过,平心而论,同戴着一顶制度的帽子,英文频道在所有央视频道中相对最国际化、也最“软实力”。借助一层外语的屏障,其言论尺度也相对宽限许多,主持人颇专业,与国际惯例也接轨,特别是访谈节目。

这档直播,由资深主持人邹悦掌勺。另一位嘉宾,傅军教授,我称他“正的傅教授”。十多年前,他拿到哈佛博士,当了海归。作为人文学者,他迷恋数学与逻辑,沉醉于用数学思维看世界,读中国。他的著作《国富之道》,试图说明制度设计与国家繁荣的关系。

直播室等候开幕时,主持人热身,问嘉宾对中国政协角色的理解。傅军说,政协常给人的印象是一一“软”。我的看法是,政协是独一无二的中国政治现象,在大家熟知的政治架构中似乎找不到对应物。它既不是议会的上院,也非参议院,无立法权,名义上有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和议政之责,但长期来多有“橡皮图章”之不良之誉,关键在获得制度保障。中国正处制度转型之时,应否改革重构现行政协制度?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