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幾天,台灣有學生佔領了立法院,表達反「服貿」的訴求。當晚他們抵抗警方驅趕的畫面,感動了不少人。我們身在香港,不能到場支持台灣的學生,只好在學習的校舍裡貼上「台灣加油」和一些網絡上下載的懶人包資料,讓同學可以關注此事及對事件有初步的了解。誰不知,貼了一天便給人拿走了,這刻,我才驚覺,港專學生連在校內表達的空間也沒有。

是誰拆了我的字

最令我不解的是,我貼的字被誰拆走都不曉得。在校方沒事先通知的情況下,神秘部門前來執法,把我貼的字拿走,恍惚這個我每天上課的地方,突然變得很陌生。我想看文的你跟我一樣,在學校裡知道的部門除了「學生發展部」和不同的學部外,根本對學校的架構近乎一無所知。我們知道校方的政策是:把所有關於學生的都推給「學生發展部」,它們處理學生一切事務,投訴,但最弔詭的是,明明某議題是另外的部門負責,卻永遠只有學生發展部會跟你絡聯,其餘的部門負責人則躲在「學生發展部」這盾牌後方。就如同這件事上,我只可以估是誰拆走我的字,卻不能肯定的向誰追究。

與部門直接對話的權力

究竟學生是否需要與部門直接對話呢?很多事候,學生需要學校部門對某事情的回應,但當部門回應傳到「學生發展部」,再傳到學生,我們很難確保其回應是未經過濾,二手消息始終相對地模糊。這種中介人的做法使學生不知部門回應了沒有,或模糊了的消息使學生不能正確知道校方的取態。長久以來,這種中介人的做法都阻礙了學生爭取權益,把事情變得難以跟進。然而,當學生能夠與不同的部門直接對話,就如同今次事件一樣,若我沒有估計錯誤的話,拆走字句的應該是「設施管理部」,如果他們能直接找我商討:是否這裡貼會有什麼影響,我們知道後也能配合,而非現在這樣,部門不需考慮學生,擅自拆走學生的東西,變相收窄學生的言論空間。

設立民主牆

除了學校部門能更加開放,讓同得以直接跟進不同的問題與事件外,現在港專最欠缺的,是一塊「民主牆」。今次台灣的事件,是我們覺得同學應該關心的,所以貼上簡單資料讓同學得以初步了解。但學校卻因任何可能的理由:政治立場、破壞牆壁等,把學生所表達的東西拿走。最不幸是,這些事情會不斷重覆,只因港專欠缺空間讓學生發表意見。學生往往對社會事件或者學校的設施,課程問題上,有很多想法。但往往個人的聲音顯得很微弱,或許某些對社會的想法或對學校的校政有很多意見,但找不到志同道合,使聲音僅止於個人,未能擴大讓更多人關注問題。當設立「民主牆」後,學生的想法能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情況下,表達自己的想法,引起大家共鳴外,更可以集合聲音,迫使學校要作出回應。

師生共治的開始

設立民主牆與部門直接對話的權力,能增加學生在校園的參與,得到開放的空間去講出意見,也能直接進行跟進工作。而校方也不能再以其他部門作擋箭牌,並需直接回應學生,這都使學生的位置變得更主動,使我們生活的校園能溶入更多我們的想法。

文:社工學生許兆華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