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过,“要一个绝对美好不同凡响的生活。” 但是今天,一位有正义感的律师要开始在狱中度过未来四年。

在电视上看到马航家属的无助,有点难受,但没几天就忘了这事去围观八卦,我就想到你也说过:“人一切的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你说过,“任何一种负面的生活都能产生很多烂七八糟的细节,使它变得蛮有趣的。人就在这种有趣中沉沦下去,从根本上忘记了这种生活需要改进。” 我的朋友圈里就有好多人在分享各种 PM 2.5 口罩的比拼。

你还说过,“人生是一条寂寞的路,要有一本有趣的书来消磨旅途。” 这些年我们发现了一批段子手。

你说过,“人活在世界上,就如站在一个迷宫面前,有很多的线索,很多岔路,别人东看看,西望望,就都走过去了。但是我们就一定要迷失在里面。这是因为我们渺小的心灵里,容不下一个谜,一点悬而未决的东西。所以我们就把一切疑难放进自己心里,把自己给难死了。”

你以前最爱用两个词来刻薄人,一个是“假天真”,一个是“一惊一乍”。可你知道现在大家都怎么损人么?屌丝。穷逼。绿茶婊。

你曾经在小说里分享过好多好玩的发明,采用球墨铸铁技术的枪、开平方机器、老鼠通讯系统、风力砍头机……你没有见到万能的 iPhone,好可惜。

你以前说,到岁数了,找合适的对象结婚,过正常的性生活和 “爱上某人” 是截然不同的事情。你不知道现在有一档叫做《非诚勿扰》的相亲节目有多火,每个人都想看看自己在婚恋自由大市场里能称几斤几两,换个什么好价钱。

你曾经恍然大悟,说 “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

现在大街小巷都贴满了中国梦的海报,每次走过,我都会想起你以前说的,“人的一生都是在做梦,只是梦境有浅有深,最深的这一层,我们称之为现实。”

你突发心脏病,没能用你那台 Windows 98 电脑把《黑铁时代》写完。这两天连小 98 好几辈的 XP 都退出市场了。

你以前说,不能强求知识分子与一般人在价值观方面一致,这是向下拉齐。除了价值观的基本方面,知识分子的价值体系应该有点独特的地方。你不会知道李银河老师后来写了本情爱小说不敢出版,主要不是担心写得不够好,而是因为被家人警告会“身败名裂”。

你说过这么多话,我最喜欢的是 “人在年轻时,心气总是很高的,最后总要向现实投降。但我总觉得,我这一生决不会向虚无投降。我会一直战斗到死”。 真希望你一直都活着,跟我们一起走在路上,不向虚无投降。

,我想你。

2014. 04.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