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力哈木的破碎之家

(泡泡报道)菊尔19岁,在美国印第安纳大学读书。她像大多数留学生一样,上课、去图书馆自习、参加社交party,也在社交网络上吐吐槽,上传自拍照跟朋友分享。她的家人生活在北京,父亲在中央民族大学教书,母亲在民大图书馆工作,她的弟弟们,一个7岁,刚上小学,另一个年仅3岁。

然而这一切都在三个月前改变了。

上周,菊尔去美国国会出席了中国问题委员会的听证会,坐在一帮美国议员旁边,发言作证。听证会的议题是关于她的父亲:伊力哈木·土赫提。

爸爸去“那里”了
伊力哈木·土赫提是中央民族大学教师,“维吾尔在线”网站的创办人。今年一月,伊力哈木被警方带走,并在二月被乌鲁木齐警方以“涉嫌分裂国家罪”正式逮捕。

监听、软禁、逮捕、“分裂国家”,菊尔·伊力哈木被迫卷入了一个她这个年龄本不会涉足的世界。她开始用推特为父亲的遭遇呼吁,跟父亲的朋友或关注此事的网友互动,“美国已是凌晨两点,可是还是头痛的睡不着。担心着父亲,也很愤怒。帮助维系民族关系,为自己民族站出来说话的人应被被视为英雄,而不是阶下囚!公道呢?公道在哪里?”她在自己的推特上写道。

官方指控父亲的“涉嫌分裂国家罪”让她无法接受,正如她在美国国会的发言,“我的父亲从来没有主张分裂,中国政府逮捕我父亲,是告诉维族人没有人理会他们的正当诉求。现在我父亲被关押在乌鲁木齐市监狱,没有人能探视他。”

对于伊力哈木的朋友们来说,他的被捕并不让人意外。自新疆“7·5”事件以来,他就被官方软禁,电话监控,小区门外24小时停着警车。外界批评认为,中国政府“7·5”事件以来对维族社会的严厉打压和控制日益加剧了民族矛盾,就在不久前的3月1日,昆明火车站发生了针对平民的暴力砍杀事件,造成29人死亡,140余人受伤。官方事后认定此次事件为新疆分裂组织策划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凶徒皆为维族人。

讨论新疆问题的平台
伊力哈木是长期研究新疆问题的知名学者,还是中央民族大学国际结算专业的副教授,在维族知识精英中很有威望。他于2006年创办了维吾尔在线,致力于“让全国各族人民和世界了解新疆,了解维吾尔族,让新疆各民族人民了解这个世界,促进族群之间的相互了解,促进对话。” 他声称“反对发布任何主张独立、分裂及不负责任的煽动性言论,反对发布颠覆国家的言论。”

在网络上流传的《我的理想和事业选择之路》一文中,伊力哈木这样描述自己创办“维吾尔在线”的初衷,“我发现在网上和搜索引擎中,存在大量煽动仇恨和攻击维吾尔族人的言论后,深感维吾尔族和汉族人互相隔膜太深,完全缺少沟通和对话平台。汉族和维吾尔族网民往往只有各自隔空的发泄,却没有机会面对面交流讨论,认真倾听对方声音的机会。”伊力哈木认为,分歧不可怕,可怕的是沉默中的猜疑和仇恨。尽管维吾尔网站很快被官方封禁,但仍成为国内极少数能够讨论新疆议题的平台。

官方眼中的“分裂头目”,友人眼中的“温和学者”
在伊力哈木被捕后,以民族主义论调著称的中国官方报纸《环球时报》在社论里指责他“与‘世维会’和海外媒体关系身密”,“公开的分裂言行……向学生灌输极端主义思想”。而《环球时报》在另一则报道中引述乌鲁木齐警方称,伊力哈木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利用互联网鼓吹“新疆独立”,利用讲堂煽动“推翻政府”,利用教师身份从事分裂活动,形成了以其为头目的分裂国家犯罪团伙,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造成严重危害。“经公安机关缜密侦查”,掌握了他涉嫌分裂国家的确凿证据。“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然而在他的朋友、作家唯色看来,他“是一个温和理性的维吾尔族学者。”唯色告诉泡泡记者: “他对维吾尔族在中国的现状很不安,新疆问题、冲突不断的发生,他很担心着急。他一直致力于诉求对话,他希望要有对话、理解和沟通,但这些都是基于一个前提,那就是是要求在这个国家内部解决,而不是要分裂。”

无论是友人的印象中、还是在公开发表的文章和采访里,都可以看出伊力哈木是以学者自居的。“我是一个致力于研究新疆问题以及研究中亚社会经济及地缘政治的学者,虽然今天不断有人把我描述或希望我成为一个政治人物,但我始终坚持,我只是一个学者,无意于也不希望被政治化。在学者之外,我惟一愿意的称号,是成为一个促进民族交流与沟通的使者和桥梁。”

他交游甚广,平时经商,且小有成就,但仍决定致力于学术研究。他自称在游历了中亚、俄罗斯、南亚等地区后,目睹了大量民族冲突仇杀、政治动荡、社会转型失败等鲜活案例,“逐渐产生了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致力研究新疆问题、研究中亚问题,避免境外悲剧在中国上演的强烈愿望。”

去年在家中接受泡泡记者的采访时,伊力哈木忧心地谈到新疆社会民族间发展机会的不均等,以及由此可能加剧的矛盾。 “这三年新疆搞了不少保障房,安居工程。新疆的城市居民主要是汉人,这里面有少数民族收益,但绝大多数的受益人还是汉人。房子是很贵的,有些人看到后心里不满。也许维吾尔也得到了,但是维吾尔族人看到的是汉人得到的更多,维吾尔族不会跟维吾尔人比,会跟汉族比。”

伊力哈木的律师称,“分裂国家”是非常严重的指控,这种罪名之下判刑都是非常长的,最重可以到无期。唯色很担心伊力哈木的身体,“他四十多岁,身体不好,这几年间经常住院。判轻判重对他来说都将是非常艰难的,新疆监狱里面是很难熬的。”

菊尔·伊力哈木在国会听证会上还表示,她北京的家人处于警方24小时的监视,家门外有多达八名安保人员。“我的大弟弟变得很孤僻内向。他亲眼看到我父亲被带走,所以他常常会做噩梦。”

“反分裂”产业
唯色认为,逮捕伊力哈木的决定未必直接来自北京,而很可能是“发反分裂的财,吃反分裂的饭,升反分裂的官”的新疆地方政府。“他们(地方当局)并不真的希望这些地区如他们那些所说的安定、稳定,他们实际上做的是南辕北辙的引发矛盾。若没有稳定,他们会得到很多利益的保障。他们不希望有温和理性的声音 ,于是可以稳稳当当吃反分裂的饭。山高皇帝远,北京当局感觉对少数民族地区依赖地方利益当局的看法和决策,这样在反分裂的口号下,做任何事情都是合理合法的”。

“我深爱含辛茹苦抚养我的母亲,深爱我依然贫穷困苦的民族,深爱养育我的这片国土;我深切希望我的故乡能像内地一样富裕发达,我担心我的故乡、我的国家陷入动乱和分离;我希望多灾多难的国家是一个多民族和谐共处、能创造灿烂辉煌文明的伟大国家。我将致力于研究新疆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致力于民族间的交流和沟通,致力于探索现代转型社会中,民族和谐相处之道,作为我的理想和人生奋斗目标”,这是伊力哈木曾在一篇文章里对自己理想的陈述。

编者按:
伊力哈木曾预感自己即将被官方采取行动,他事先发给自由亚洲电台了一份声明,在这份声明里,伊力哈木表明自己不会在关押过程中自杀,也不会在认罪书上签字。他再次重申,自己长期以来反对用暴力手段来寻求维吾尔人更大的自治权,并坚称他与极端主义组织没有联系。“我一直追求一条光荣与和平的道路。我只是用笔和纸有策略地为维吾尔族人争取人权、合法权益和自治权。”

笔者去年采访了伊力哈木,大部分内容为首次披露。以下为采访节录:

新疆的言论环境
今年(2013年)二月或三月,二十个人就因为在U盘上储存境外媒体的信息和资料被判了六年刑。

上个月,19个人因为收听境外的广播,上境外的反动网站(他们没说什么网站),看了一些反动视频,被判了5年,就是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方面的,全世界可能就新疆和北朝鲜这样。

这个新闻不是我们写的,官方媒体上报道的。

最近几年新疆因为政治原因判死刑的案例越来越多,而且很严重。新疆,政府处理一些事情的方式越来越野蛮,过度使用武力的嫌疑。甚至比王乐泉时代还厉害。

新疆你知道最近反抗的事件越来越多,大家看到的就是政府公布的资料,政府就是站在自己的立场,按照自己的利益,自己需要的信息才公布。

新疆的经济
新疆官方张春贤,最近新疆三年有很多官方媒体文章。无非他们强调的是,新疆GDP以每年一千个亿的速度,但没有人关心这GDP背后的东西。三年之前新疆羊肉每斤37元,现在62元,你说一年羊肉上涨能贡献多少GDP?

援疆的资金,很多,但是呢,通过工资,基础设备,服务,因为都是内地的工人,内地的基础设备,内地的公司,看似去的新疆,但没有体现在新疆的GDP上。

你查援疆的资金的话,李克强政府明确说的,淘汰的过剩的产能,援疆项目一千万以下的钢,铁的项目,水泥,煤的开采,GDP可能体现出来。

有一个县的区长跟我说,2011年,援疆指挥部签的修的路,一公里400万,原来他们那里是30万。30万还不是一手,还有承包,说明利润很高。自己的企业去的,可能是亲戚。30万的话也能挣钱,但是他报四百万。援疆的性质,里面也有很多腐败。污染和效率方面之外,也有一些腐败。

喀什老城,库城也好,我们看到一种现象,援疆资金的流向。七五之后,政府的援疆是政治目的,为了留住汉族人口,同时鼓励内地的人口和商家去。土地集中投资导致价格涨了,包括生活必需品涨了。

这两天有个新闻,湖南跟吐鲁番钱了一个协议,一万个湖南人去吐鲁番旅游。说吐鲁番旅游增加了三倍。这作为成绩。吉林省和黑龙江省也有这样去新疆旅游的任务。

这三年新疆搞了不少保障房,安居工程。新疆的城市居民主要是汉人,这里面有少数民族收益,但绝大多数的受益人还是汉人。房子是很贵的,有些人看到后心里不满。也许维吾尔也得到了,但是维吾尔族人看到的是汉人得到的更多,维吾尔族不会跟维吾尔人比,会跟汉族比。

【转自泡泡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