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这本书你没有花钱买一个废字

一周语文‖2014(11)‖2014-3-10~2014-3-16

1411为本周单字“联”。汉字“联”为会意字,《说文-耳部》的解释说,聯,连也,从耳,耳连于颊也;从絲,絲连不绝也,本义为连缀,引申义有互相结合、对联等。

本周,MH370航班失联成为舆论焦点。除最热短语“MH370”外,“失联”这样一个略显生疏的词组也随之高频次呈现。2年前公干外出,一帮临时交集的朋友各回各家前,其中一位右手廓出个手机贴脸,嘴里念念有词:“保联保联啊”……想半天,我才搞懂,他的意思是常打电话,保持联系……忙忙碌碌,芸芸众生,更多时候,我们只是在“失联”时才恍然意识到那个曾经的朋友已久不“保联”。

一周间,马航失联飞机上239名乘客生死未卜的消息占据新旧纸电各路媒体重要位置……这些不是亲人、从未“保联”的人的命运成为等待者、惦念者、关注者、由此及彼者花恍然忧惧的一个标的,一个感慨丛生的起点。“信息洪流中,奔涌着有罪推定的偏见,奔涌着夹杂私货的宿怨,同时,也奔涌着感同身受的悲伤,奔涌着守望相助的祈福”……前面这段来自媒体观察家徐达内。而另一则归纳贴本周也被广泛转发,作者不详:“越南一直在发现,马航一直在否认,中国救援队一直在路上,媒体一直在丽都饭店,人民日报一直在煽情,网友一直在祈祷”。

“我也怕我是等待的人:好好的出了门,怎么突然间生死不知。汤已经煲好,热水器早就烧到70度,我在等你,你怎么还不回来。我奔走,我寻求,谁给我答案——不,我不要答案,我只要你的平安。再不信神佛的的人,这一刻都不能不祈祷。但宿命的意思,怎么猜测……每一段旅途,都是单身涉险,每一次回家,都是劫后余生”……前面这段文字来自作家叶倾城本周腾讯大家专栏,原题“每个好日子都像苟且偷欢”。

—————————————————————————————————————————

玉兰像是站在枝头的一块瓷片

语出作家桑格格本周推荐:“小宽的书要看完了,舍不得。宽曾经是个‘绿瓶少年’,也就是怀揣着诗歌梦想‘来京务工人员’,绿瓶是指廉价啤酒和小二。相对写高级食材,我更爱他写那些几十元吃饱喝足的苍蝇馆子。他说自己背叛自己曾经的生活了,一句话证明他心多么赤诚——吃好一点其实于他是不安的。他说玉兰像是站在枝头的一块瓷片”……桑格格推荐的是作者小宽的一本新书《汁吃诗》。看完桑格格的推荐,我去卓越下单,点“确认”时,忽想起有本想写终于写不出的小书书名跟小宽的这本有点像,预备是叫“纸布刀”,谐音“知不道”。

MH370

本周词频率最高词组,亦称“MH370航班”,航班属马来西亚航空公司。2014年3月8日凌晨,MH370航班自吉隆坡飞北京途中失联,引发全球关注。“MH370航班”的飞机型号是美国波音公司的波音777-200ER客机。

没有亚马逊的命,得了亚马逊的病

来自雷锋网所刊评论,原题“腾讯入股京东,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评论腾讯京东的合作新闻。评论者林藠头说,“这么些年,腾讯都在坚定地履行走自己的路让其他人无路可走的路线。不过,坐拥几亿用户的腾讯就是万能的吗?”更可怕的是,“不少国内的传统厂商都想复制这个模式。可怕就怕没有亚马逊的命,得了亚马逊的病。”

文化造伪

语出学者朱大可。接受《新京报》采访,回答日渐风靡的景区“文化造伪”,朱大可说,“文化造伪”可分移挪、逼真、粗仿上中下三品……“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沿着朱大可退却式抵抗的思维想,“文化造伪”的领域怎么可能只是景区文化的事儿?

宁饮毒奶粉,不做卖国贼

来自作家五岳散人本周推荐,语出近日香港旺角爱国大游行。“看到‘爹亲娘亲不及三鹿强身’‘宁饮毒奶粉不做卖国贼’那两个标语,直接笑崩溃了。你确定不是高级黑么?”综合微博留言,旺角新事真是常规游行?是行为艺术之类的“快闪”?还是“快闪”中的“高级黑”?或如网友AthrunDeeS所说:“这其实只是一个COSPLAY大巡游”?

弹幕网站

网络俗词,本周因《新京报》“韩剧直播”话题报道被再次提及。所谓“弹幕”,是指边观赏边评论的一种阅读(观赏)方式。“弹幕”最早来自军事用语,“指用大量火炮提供密集炮击,过于密集以至于像一张幕布一样……大量吐槽评论从屏幕飘过时效果看上去像是飞行射击游戏里的弹幕,所以网民将这种有大量的吐槽评论出现时的效果叫做弹幕。国内最常见的弹幕网站有两个,一个简称为A站,AcFun弹幕视频网;一个简称为B站,哔哩哔哩弹幕网。土豆是目前大型正版视频网站中,第一家使用弹幕技术的网站。”

我写作是为了寻求这份表扬

语出作家麦家本周刊载于南方周末短文,“两个为什么”。回答为什么写作,麦家写:“这个世界被我们人为埋藏的真相远比我们发现的多。我们以为无所不知,其实知之甚少,知了的也可能是假象。这个认知让我感到恐惧,也让我找到了写作方向。我想,如果我的写作能够让人们多一点真知、少一点无知,上帝也许会表扬我的。换句话说,我写作,是为了寻求这份表扬”……在麦家这一语境里,“寻找表扬”自是一种虚荣,一种深刻美好片面的虚荣。

腾讯概念

来自虎嗅网本周所刊评论者刘铮博文。文章说,“3月7日,受腾讯即将入股京东的消息影响,腾讯控股(HK.00700)在盘中创下历史新高,股价达到646港元……最热的还不是腾讯,而是由此衍生的腾讯概念……(这类蜂拥而至的)合作不但为这些具备‘腾讯概念’的公司提供了进一步获取互联网资源的机会,也让腾讯的市场价值不断达到更高的水平。”

我们都是分院

语出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姜耀东。谈及大学行政化,姜校长认为,“长久以来,困扰中国教育界乃至整个社会的‘钱学森之问’,也是高校行政化的体现,高校校长有级别,大家都想当官,谁还愿意安心做研究?……某种程度上,中国只有一所大学,就是教育部大学,我们都是分院。”

看脸年代

语出评论者小珊在豆瓣电影发表的评论,原题“这是一个看脸的年代”。谈及“星你”大热,小珊认为,在娱乐圈,“长得好看”从来都是硬道理,从生活现实到剧作现实,一概如此。“如果不是金秀贤来演都教授,换成王宝强什么的,充其量也就是个逗比外星人,哪里还有这么多的少女迷他。又或者如果不是全智贤来演千颂伊,换成凤姐什么的,我勒个去,有这么个邻居还这么2,估计马上就搬家了,还想谈个毛线恋爱。所以说,这是一个看脸的年代啊! ”

只憎恶他们被批准憎恶的

语出作家宋石男饭文:“人们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只喜欢他们有能力喜欢的,只憎恶他们被批准憎恶的”……宋老师末句格式与前面两句保持一致,可在片面深刻层面,已是逆转。

押医游行

本周新词组,来自媒体报道。报道说,“据潮州中心医院医生爆料,该院消化内科收治一酒后急性酒精中毒患者,因抢救无效死亡;当天中午家属纠集了100多人,押着当时的值班医生在医院内游行,边走边喊:‘就是这位医生害死了死者’,被游行的年轻医生边走边哭,持续约半个小时。”与这个记录疾患之争升级的短语近似的新词组也在该报道中有所记录,即“扛盾看诊”。

这本书你没有花钱买一个废字

语出编辑于总像太阳微博:“这回要推荐的是《穷时候,乱时候》,哎,看得人又想哭又想笑。作者姜淑梅60岁学习写字,76岁出了第一本书,这已经够牛了,关键人家写的真好。书里的人也气派。《扫荡》里姜淑梅的娘说,年轻的时候不管来啥兵,她都到街上站着,死也不会死的窝囊。这本书,你没有花钱买一个废字”……这则荐书微博于老师的标签是“3月随身最佳读物”。这书我也在看,感受是,它哪个月看都不是问题,因为哪个月看,它都“最佳”。

当代十大酷刑

来自中国新闻周刊推荐:网友评“当代十大酷刑”:1 减肥;2 早起;3 断wifi;4 剧透;5 手机忘带;6 父母学会使用微信;7 和处女座相处;8 挤公交;9 今天吃什么;10 呵呵……这个以“十大酷刑”归结的流行俗事件件落地,桩桩入世,除“处女”一条略显腹黑外,其余9件,却也糟心如酷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4月3日, 12:36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