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贲 | 慰安妇塑像的法律与人道之争

慰安妇塑像的法律与人道之争

2014年元旦前后,我在美国洛杉矶地区的格伦代尔市(Glendale)住了一个星期,几乎每天散步都会走过离图书馆不远的中央公园。说是中央公园”,其实一点也不起眼,不过像是一个普通中国大学的大操场。我对这个公园留有深刻印象,是因为公园里有一座纪念二战时期受日本侵略军蹂躏的韩国慰安妇的塑像,一位身着韩国服装的青年女子坐在一张椅子上,旁边还有一张同样的空着的椅子。空椅子旁有一块嵌入地基的铜牌,上面有文字说明塑像种种细节的象征意义,例如,放在膝头的双手握着拳头,象征要求伸张正义,光着的双脚象征独自行走在冰凉冷漠的世界里,落在塑像肩头的小鸟象征我们与死去的受害者的精神联系,而那张空椅子则象征那些正等待正义却因年迈而死去的慰安妇们。

这个塑像是一个复制品,原来的塑像就在韩国首都首尔市日本大使馆的街对面。2013730日,这个由韩裔美国人集资建造的塑像,经过格伦代尔市议会表决通过,被安放在这个市的中央公园。但是,这个塑像招致一些日裔美国人和日本人的强烈不满,20142月,一个叫做“全球史实联盟”的民间组织和几个日裔美国人向联邦地方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拆除慰安妇塑像。慰安妇塑像因此成为一个公共争议的焦点。

在美国,任何公共争议都不只是立场的对立,而且是不同理由的较量,慰安妇塑像的争议也是如此。反对和维护塑像的双方运用的是不同性质的理由,对作为“第三方”听众起到不同的“呼吁”(appeals)作用,诉诸公众自己的价值、信仰或观念。在公共说理中,这是很重要的情绪因素。

要求拆除慰安妇塑像的日裔人士提出的主要是法律性质的理由。按照“全球史实联盟”主席,南加大国际贸易教授目良浩一的表述,第一,格伦代尔市僭越了美国宪法赋予的权力,他说:格伦代尔是加州的一个城市,没有权力干涉外交事务,因为那是联邦政府掌控的,而不是州政府和市政府。第二,虽然安放塑像通过了市议会的决议,但安放那块有文字说明的铜牌却没有经过市议会表决程序。还有一位日裔妇女盐田说,铜像让她难受,无法享受逛公园的乐趣。在这些理由中,显得最合理的只有目良所说的,安放铜像“是个国际政治问题,必须由联邦政府来处理,而不是一个市政府。

2014225,市议会举行听证,一百多人参加,座无虚席,
十六个民众上前发言,一面倒的反对拆除慰安妇铜像。他们提出的都是道德伦理的理由。前蒙特利公园市长赵谭美生说:这个居民(盐田女士)声称她到公园,会因为塑像而感觉到被排斥、难受和愤怒。如果她真的如此感觉,她可以想象这个诉讼对慰安妇的羞辱,在伤口上撒盐的程度。人权组织亚美尼亚全美委员会代表说:格伦代尔市宣扬人权,正是美国立国的价值。而我们认为树立这个塑像也代表了这些价值,纪念被迫做性奴隶和娼妓的受害者。

针对目良的铜像违宪理由,格伦代尔市议员弗里德曼(Laura Friedman)则也用美国宪法为依据指出:作为一个城市,我们有权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表达我们的想法,我们也有权树立塑像,所以我不认为诉讼案有成功的可能。她把安放塑像表述为公民的言论自由,既然美国公民不需要经过联邦政府的批准就可以表明自己对慰安妇的同情和对日本侵略者的谴责,为什么安放铜像就成了联邦政府的国际政治事务“权限”?

在慰安妇铜像的争论中,不少日裔人士也公开表示支持格伦代尔市的立场,日裔美国众议员本田(Mark
Honda)
在安放铜像就已经表示了支持。日裔美国人人权与赔偿组织的正冈(Kathy Masaoka)女士在铜像揭幕仪式上说,日本应该对慰安妇道歉并赔偿。格伦代尔市有许多亚美尼亚裔居民,1915年至1917年间,土耳其政府对其辖境内亚美尼亚人进行了种族屠杀,受害者有100多万。土耳其政府至今拒绝承认这是一起官方发起的有预谋的屠杀行为,但亚美尼亚、俄罗斯和其他多数西方国家皆认为这是一起可以和犹太人大屠杀相比的由一国政府蓄意进行的种族灭绝行为,美国政府至今在这个问题仍然态度暧昧。格伦代尔市亚美尼亚裔居民的历史记忆创伤让他们对亚洲慰安妇的相同遭遇抱有极大的同情。市议员辛那杨(Zareh
Sinanyan
)是亚美尼亚人后裔,祖父死于大屠杀之时,他说,历史一天得不到不承认,受害者的历史创伤就一天不能愈合,“我很高兴我们今天做了一件帮助韩国妇女愈合她们深深伤口的事情。我知道受害者经历的是怎样的伤痛。”

在公共问题的争论说理中,法律的理由呼吁守法,而道德的理由则是呼吁人道和同情。仅仅以联邦政府“权限”来要求拆除慰安妇塑像,看上去是维护法律,其实可能是在利用法律的漏洞或程序规则,因为这样的“法治诉求”本身并没有与善一致的正面伦理道理内容。美国国会中的“程序杯葛”就是一种利用法律来扯皮的行为,民间的“恶讼”也是最善于利用法律漏洞的,都背离公共之善,因此也都深受美国民众的厌恶。慰安妇塑像并不是要代表美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而是要宣誓一个民间的人道立场:永远不能忘记战争犯罪对人性的侵犯。这是公众认同的道德之善。但是,仅仅用人道的理由或道德之善尚不足以保证慰安妇塑像免遭拆除,因为人道价值或道德之善必须与法治的原则相一致,也必须得到法律的有力保护。慰安妇塑像的官司一旦开始,有可能会一路打到美国最高法院。但是,无论结果如何,如果企图以拆除塑像来逃避或掩盖慰安妇问题,那一定是一件掩耳盗铃的蠢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4月20日, 9:2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