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鄺飆,生於1966年12月,資深美術編輯、漫評人、職業漫畫撰稿人;主攻時政新聞漫畫,擅長灰色幽默漫畫;新媒體的擁躉、網絡時事漫畫推動者,漫畫空間博客的瀏覽量達4千6百多萬;作品發表於全球數十家平面媒體,主要專欄作品見《南方周末》《南方都市報》《羊城晚報》《新京報》《新華日報》《諷刺與幽默》《瞭望東方周刊》《青年時報》《長江商報》《晶報》《東方早報》《周末畫報》《讀者》《看天下》《博客天下》《動向》()《陽光時務》()《世界報》(德國)等。

《囹圄》

《修理》

《巨龜》

《河蟹》

《紅歌合唱》

人物簡介:

鄺飆,生於1966年12月,資深美術編輯、漫評人、職業漫畫撰稿人;主攻時政新聞漫畫,擅長灰色幽默漫畫;新媒體的擁躉、網絡時事漫畫推動者,漫畫空間博客的瀏覽量達4千6百多萬;作品發表於全球數十家平面媒體,主要專欄作品見《南方周末》《南方都市報》《羊城晚報》《新京報》《新華日報》《諷刺與幽默》《瞭望東方周刊》《青年時報》《長江商報》《晶報》《東方早報》《周末畫報》《讀者》《看天下》《博客天下》《動向》(香港)《陽光時務》(香港)《世界報》(德國)等。自2011年起,已有80多幅精品漫畫原稿被多家美術館及大陸、、香港、台灣、德國、、澳洲、美國等地收藏家收藏。

被內地政府宣傳部門討厭的「蒼蠅」鄺飆從事時政漫畫十餘年,其作品以灰色幽默見長,以含蓄的畫面語言對時事進行「視覺評論」。其多年在體制內創作的作品,近70%不能「見光」,閹割與審核對他來說意味着作品「又升值了」。現鄺飆正式加盟《成報》,其庫存的敏感作品將陸續「見光」,《成報》將每逢周一、周三、周五推出漫畫版,以饗讀者。

「畫漫畫的蒼蠅」

在鄺飆的微博簡介中,他自稱是「畫漫畫的蒼蠅」,問其原因,答:「我是讓政府宣傳部門很討厭的人。」從1999年進入廣州本地媒體工作,到現時轉投《成報》,鄺飆專職時政漫畫已有十餘年,期間創作了大量時政漫畫,但長期身在體制內,作品被審查無可避免。據鄺飆稱,這些年來有70%以上的作品無法通過正當管道發表。即使創作題材經編輯自我審核,漫畫作品仍有一半機率是無法發表的,只因鄺飆慣於將「窗戶紙」捅破,其揭穿事件表面的畫面語言時常令上層「很不爽」。

作品被斃對創作者來說並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但常年下來,鄺飆已練就了另一番境界。漫畫被自我審核、自我閹割對他來說不僅早已習慣,反而會暗自竊喜,「這個稿子又升值了!」他解釋,作品的敏感,正是其價值所在。這些不能見光的作品,至今仍然保留在鄺飆龐大的作品庫裏。

身在體制內,鄺飆對宣傳部門下發的禁令並不陌生,禁止媒體報道的禁令反而成了他創作的源泉。對他來說,凡是被禁止的內容一定是有價值的,在體制內的經歷讓他獲取了非常多的不可以讓普通民眾知道的資訊。

偏愛灰色幽默

對時政漫畫,鄺飆有着自己的理解。他的諷刺官員財產公開制度的漫畫《脫吧,到你了!》曾獲得首屆中國新銳媒體評論大獎年度時政類作品金獎,但這幅為他帶來廣泛知名度的作品並不是他心目中的精品。鄺飆說:「《脫吧,到你了!》是在很短的時間做出來的職務作品,很直觀很直白,從漫畫藝術角度來說,它並不入流,但是因為內容、切入點、表現形式一下子就讓更多的讀者能夠接受、傳播,從社會效果來說起到一個很積極的作用。」

作為一名資深時政漫畫家,他青睞批判意味十足的作品,如譏諷小悅悅事件的《觀眾》。鄺飆認為,漫畫是藝術的,需要有更深入的畫面語言、藝術語言來表達思想觀點,考慮到內地的政治語境,更多的作品會採用灰色和黑色幽默的方式,以更隱晦的視覺語言表達思想觀點和民眾訴求。

至於作品太隱晦,有讀者曾反映看不懂的問題,鄺飆並不擔心。他堅信,讀者是培養出來的,隨着讀者生活閱歷的增長,對灰色幽默的感悟能力也會增強。鄺飆說:「上了一定年紀的人,比如經歷過中國歷屆政治運動的那些人,作品運用的那些符號他們都非常清楚,即使他們嘴上不說,心裏卻都明白。」

多年下來,鄺飆已經擁有一個穩定的讀者群,他們在網絡上看到鄺飆的新作品多會先下載,再慢慢體會作品含義。由於近幾年一些畫面語言過於「赤裸」的作品容易被遮罩,為了避免這種情況,鄺飆多用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方式進行創作,表達觀點,讓作品可以在新媒體上「多飛一會」。

領導人漫畫是進步

近期中共領導人的肖像漫畫正式出現在官方媒體中,對內地來說,確屬罕見。在鄺飆看來,這與最高層的政治開明有很大關係。他猜測,最高層實際上都是很開明的,對領導人肖像漫畫的限制或許並不是出於他們的本意,而是負責宣傳、意識形態部門的一種自我閹割意識。中共高層領導人的漫畫,以一種詼諧、卡通的形式出現,顯然已經讓中國當今的政治社會所接受,這已是一個很大的進步,而進步是逐步來的。

而隨着80後90後的崛起,領導人肖像漫畫或會更多地出現。鄺飆稱,內地看卡通、迪士尼長大的新一輩,與看小人書、文革大字報長大的老一輩完全不一樣,理念也不一樣,具備新思維的年輕人更放得開,現在內地已經出現了不少優秀的專攻領袖漫畫的年輕人。

與北大校長的「鬥爭」

有反映民眾呼聲的鄺飆等人,自然也不乏專門美化政治、消除雜音的一眾筆桿子,鄺飆看來,這類人做的是閹割民眾思想的工作。在與他們鬥智鬥勇的經歷中,最痛快的一次是莫過於是《北大笑長》引起的「鬥爭」了。

2012年1月,當時供職於《南方都市報》的鄺飆在他的微博上更新了一幅名為《北大笑長雕塑》的漫畫,在這幅漫畫中所謂的「北大笑長」被刻畫成狗身人頭形象,手中抱着骨頭,身後的尾巴還在搖擺,站在污穢物上,周圍更是蒼蠅亂飛。這幅漫畫一經發布就引來了網友的極大爭議。不少網友指摘其涉嫌侵犯北大校長周其鳳的名譽權,一名北大學生更是發布公開信,希望「校長站出來,討一個說法」。

回顧往事,鄺飆表示,《北大笑長雕塑》並沒有針對周其鳳個人,而是他代表了的官員層次─媚官。然而,這個層次很多人並不能看懂。鄺飆回憶,當時曾有人私底下找自己和解,但未予理會,而個別記者電話採訪的要求也被鄺飆拒絕,因為「電話裏說不清楚」,選擇在新浪微博上以最原始的一問一答採訪形式進行,陽光下進行的採訪杜絕了記者造假的可能,鄺飆也始終未曾落下「我畫的這個人就是周其鳳」的口實。即使走法律途徑的消息不止,但事件最終已不了了之的方式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