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随想 | “片面强调 PX 低毒”属于偷换概念

一周前(4月4日)发了一篇《每周转载:广东茂名反PX环保抗议活动(照片及网友评论)》,引来不少读者评论。有些读者建议俺谈谈 PX 的毒性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在网上引发了口水战,甚至引发了某些百科网站的“编辑战”。本来计划上周五发一篇 PX 的博文。但是上周 OpenSSL 出了一个超级漏洞。所以上周五先聊了信息安全的话题,PX 的话题留到今天。

★写在前面的“广而告之”

有些读者提出批评,指出那篇关于茂名的“每周转载”只有“反PX的声音”,没有“支持PX的声音”。感谢提出批评的读者,俺在此澄清一下:

本人是比较反对偏听偏信的,也比较强调“信息来源的全面性”。但是俺汇总的“每周转载”,通常只汇总那些“跟朝廷唱反调”的言论。为啥捏?因为支持朝廷的言论在墙内随处可见(比如CCTV、朝廷官方网站、官方的报刊杂志、等等),而反朝廷的言论在墙内都被河蟹吃掉了,难觅踪迹。正是为了避免大伙儿偏听偏信,所以俺才刻意汇总那些“不和谐的声音”。

★先复习一下“偷换概念/稻草人谬误”

◇概念解释

早在3年前(2011),俺曾经发过一篇《扫盲逻辑谬误——以五毛言论为反面教材》。在这篇博文中介绍了几种很常见的逻辑谬误,其中就包括“稻草人谬误”(俗称“偷换概念”)。考虑到某些老读者比较健忘,而某些新读者可能没看过这篇旧文,所以俺再唠叨一下这种谬误。
假设有人提出了观点A;诡辩者不直接反驳观点A,而是把观点A偷换成观点B;然后使劲反驳观点B,让围观者认同观点B是错误的;进而让围观者误以为观点A也是错误的。通常被选为观点B的,是一个明显错误的命题。诡辩者相当于把观点B作为一个靶子来攻击。所以,此招数又叫“稻草人诡辩法”。

◇举例

为了让大伙儿有一个深刻的印象,举几个例子。
举例1

民主人士:民主有很多优点,民主制度比独裁制度更好。民主胜过独裁的地方在于权力的分散……
五毛:民主制度不是万能的。
点评:
第一句话只是强调民主的优点,并没有说“民主制度是万能的”。而五毛把对方的观点歪曲成“民主是万能的”,然后加以反驳。“民主是万能的”这个观点相当于五毛凭空捏造的“稻草人”。

举例2

自由派人士:言论自由很重要,因为言论自由有助于思想的多元化……
五毛:没有绝对的自由。
点评:
第一句话只是强调“言论自由”的重要性,并没有提及“绝对的自由”。而五毛把对方的观点歪曲成“绝对的自由”,然后加以反驳。“绝对的自由”同样是个“稻草人”。

等你看完本文,你或许就明白——那些一味强调 PX 低毒的人,实际上已经出现“偷换概念”的逻辑谬误。

★普及一点基本的化工常识

要谈 PX 的问题,必然要扯到某些化工常识。考虑到大部分网友应该都不太熟悉这个领域,先给大伙儿普及几个概念。
基本上所有的化工工艺流程,都会涉及到如下几个概念:原料、中间产物、主产物、副产物。

有些比较简单的工艺流程是一步到位的,没有中间产物。其示意图如下:

原料1、原料2、原料3……原料n
||
||
\||/
\/
主产物、副产物1、副产物2、副产物3……副产物n

有些比较复杂的工艺流程,需要多步才能完成,这就涉及到大量的中间产物。下面是一个“三步”的示意图:

原料1、原料2、原料3……原料n
||
||
\||/
\/
中间产物A1、中间产物A2、中间产物A3……中间产物An
||
||
\||/
\/
中间产物B1、中间产物B2、中间产物B3……中间产物Bn
||
||
\||/
\/
主产物、副产物1、副产物2、副产物3……副产物n

对于大部分的化学工艺流程,步骤都不止一步。

★“主产物无毒”不等于“副产物无毒”

即使是同一个工艺流程,“主产物”和“副产物”的毒性、污染程度也可能【完全不同】。
俺举一个常见的例子:味精是无毒,而且是广泛食用的。食用味精的历史已经超过100年,连 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认可味精的安全性。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生产味精的工艺流程中有啥原料,有啥副产物。
刚才临时抱佛脚查了点资料——如今味精的生产主要采用“发酵工艺”。其副产物中包括“高酸性的废水”(PH值达到3)。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主产物完全无毒(可直接食用),但是副产物却是“高污染”的。

★“主产物无毒”不等于“原材料无毒”

为了偷懒,还是举“味精”的例子。
在生产味精的工艺流程中,涉及的原材料包括“浓硫酸”。“浓硫酸”是啥玩意儿,学过初中化学的同学应该都很清楚,俺就不展开讨论了。
所以,“主产物完全无毒”的工艺流程,原材料不一定是“无毒/无污染”的。

★小结

从上面这个味精的例子,大伙儿应该已经看出问题了吧?如果连“味精”这种可食用的东西,其生产流程都会导致高污染。那么 PX 的低毒又能说明啥捏?
所以,那些反复强调“PX低毒”的人,要么是无知的,要么是别有用心的。PX 确实是低毒的。但是“PX低毒”这个断言没有太大的意义。“PX 低毒”【并不能】说明“整个 PX 工艺流程是安全的”

本来写到这里,这篇博文就算结束了。为了帮大伙儿扩展一下知识面,稍微再聊聊。

★“无毒的”不等于“安全的”

刚才俺一直围绕“毒性”和“污染程度”来讨论。可能有些同学会问:如果某个流程的所有原材料、所有中间产物、所有主产物和副产物都是完全无毒的,那么这个工艺流程算不算“彻底安全”?
很多人以为答案是 Yes。但很遗憾,正确答案是 No
为了说明问题,俺举一个例子——关于“电解水制备氢气”。
稍微懂初中化学和初中物理的网友,应该都知道“电解水可以产生氢气和氧气”。这个工艺流程足够简单:原材料就是水(H2O),主产物是氢气(H2),副产物是氧气(O2)。很显然,水是完全无毒的,氧气也是完全无毒的。懂初中化学的人也明白,氢气是完全无毒。
那么,这个工艺流程安全吗?俺要说的是:这个工艺流程虽然没有环境污染,但是【不安全】。为啥捏?因为氢气是易燃易爆的。
千万不要低估了某些化学品的易燃易爆特性。如果相应的化工企业【规模很大】,一旦工艺流程中涉及的化学品发生爆炸,后果还是蛮吓人滴。不太健忘的同学应该还记得:不到半年之前,青岛发生的输油管爆炸事件——整条街都报销了(当时俺发了一篇《每周转载》,现场惨不忍睹)。

★“衙门保证是安全的”不等于“真的就是安全的”

根据俺的一贯风格,照例又要抹黑一下咱们伟大的党国。
为啥这几年的环保抗议活动,规模越来越大,而且越来越激烈?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朝廷早已彻底丧失公信力。在这种情况下,天朝的环保问题是“无解的”。因为不论地方衙门如何信誓旦旦地拍胸脯作保证,但是老百姓根本就不信。
俺不止一次提到过:如今党国的公信力已经是【负的】。这样的信用水平,就算朝廷说的是真话,也还是没人信。在政治学领域,这被称为“塔西佗陷阱”,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朝廷为何落入“塔西佗陷阱”——天津火灾随想》。

★给某些“理工男”的忠告

这次茂名的环保抗议,其中一个特色是:很多理工类(包括化工类)出身的网友以“PX低毒”作为论据来支持茂名的PX项目。这些人的谬误,前面已经详细分析了。其实俺也是理工科出身(理工宅男 兼 IT宅男),借这篇博文谈谈个人观点。
很多理工男在思考重大社会问题的时候,只知道用自己这个专业的知识进行分析。而如今天朝的重大社会问题,其背后往往都有政治因素。当你忽略了政治因素,而只用理工科的知识去分析这些社会问题,你就已经陷入了思维的误区。
以各地的 PX 抗议为例——PX 的毒性根本就不是关键。关键在于:
1、政府已经彻底丧失信用了(当地衙门给出的环保测评报告,民众根本就不信)
2、天朝根本就没有民众参与决策的机制(绝大多数“人大代表”根本不会替民众说话)
3、天朝根本就缺乏有效的民众反馈机制(各级信访部门纯属摆设)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扫盲逻辑谬误——以五毛言论为反面教材
朝廷为何落入“塔西佗陷阱”——天津火灾随想
每周转载:广东茂名反PX环保抗议活动(照片及网友评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4月14日, 12:1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