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甘孜州道孚县孔色乡藏人赤列南杰星期二自焚身亡后,他的亲戚日琼被当局拘捕;此外,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自星期四起召开两天研讨会,就其在国际上作出的努力展开了讨论,星期五下午为最新自焚的四川巴塘和道孚两名藏人举行了官方祈福法会。

流亡印度达兰萨拉的四川甘孜州道孚籍前政治犯洛桑金巴星期五告诉本台,根据从道孚县境内最新了解的消息,赤列南杰星期二(4月15日)在道孚县孔色乡自焚后,在第一时间赶到自焚现场的其亲戚日琼当晚遭到当局拘捕。

洛桑金巴说:“地方部分藏民于星期二早上在道孚县城看到过自焚者赤列南杰,但在中午12点过后却得知他已在孔色乡自焚,因此猜测他可能计划在僧人次旺诺布、尼姑班丹曲措和旺青卓玛曾自焚的地方进行自焚,但因县城有许多背着包的便衣警察监视巡逻,就不得已返回孔色乡。赤列南杰在位于孔色乡附近较为偏僻的地方自焚时,附近没有多少人,而在孔色乡经营商店的藏人日琼和两名僧人从远处看到火焰后,立即赶到了自焚现场。日琼因为是自焚者的亲戚,于15号深夜遭到拘捕。当局指控日琼涉嫌保管自焚者遗体、给自焚者拍照并将自焚照片和消息传送给境外。”

洛桑金巴表示,自焚者赤列南杰的遗体火葬仪式原决定于星期天(4月20日)在道孚县尼措寺(又称:灵雀寺)举行,但据最新消息,遗体已于星期四晚上进行了火葬。

洛桑金巴说:“自焚者遗体从各它寺被运回位于孔色乡格勒村的家中后,县政府部分工作人员抵达自焚者家,盘问家人他是怎么自焚的?家人则回答说,‘赤列南杰平时就说,道孚县藏人没有自由可言,连骑摩托车到县城购物都受到阻拦。他是因为这样才自焚的。’政府人员就要求家人不要制造麻烦。据消息人士透露,自焚者遗体火葬仪式原决定于4月20号在尼措寺举行,但因受到政府方面的施压,家人被迫在星期四深夜将其遗体火化。火葬仪式在星期五凌晨3点结束。有藏人说,当局是害怕20号将在尼措寺聚集大批僧俗藏人,从而会引发示威等事件,所以才强行要求家人在深夜火化自焚者遗体。”

据介绍,自焚者赤列南杰家中有五口人,父亲名叫堆罗,母亲名叫白拉,两个兄长分别是益西和嘉央次白。

洛桑金巴说:“赤列南杰在自焚时所呼喊的口号内容,至今无从获知。但是他曾数次对部分友人提及过有关自焚的问题。赤列南杰说,‘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困难,根本没有自由。’他还问,‘如果自焚的话,对西藏整体利益有多大作用?对获得自由有多大帮助?’”

此外,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政策研究中心于星期四和星期五在职工会议厅举行研讨会,就藏人行政中央在国际上的努力为主题展开了讨论。藏人行政中央驻台湾、北美洲、俄罗斯办事处代表、达赖喇嘛驻欧特别代表格桑坚赞等出席了星期五的研讨会。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会上表示:“尽管国际上遭遇各种危机,但西藏问题在这么多年来赢得了各界关注。中国当局花大量美金将西藏境内发生的各种抗议事件定性为达赖喇嘛或流亡藏人机构指使和操纵,但是我们一直向国际解释,这是因藏区存在的经济边缘化、社会歧视、政治压制、文化同化和环境破坏等所引起。这些澄清也都得到国际各界的认可。因此这次通过回顾藏人行政中央过去的努力,对讨论未来如何使西藏问题在国际上起到更大的推动作用定有所助益。”

达赖喇嘛驻欧特别代表格桑坚赞在会上表示:“西藏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必须要通过政治途径进行解决,因此我们要在不失‘中间道路’立场的基础上,尽早找出紧急缓解西藏严峻局势的有效方法,而这一方法则要符合西藏的宗教与文化,不违背中国政府的原则,并赢得国际的支持;另一方面也要对中国政府起到施压作用。因此,通过各种途径找到这样一个有效的方法极为重要。”

藏人行政中央于星期五地方时间下午4点在印度达兰萨拉大昭寺为3月29号自焚受伤的四川甘孜州巴塘县尼姑卓玛和4月15号自焚身亡的四川甘孜州道孚县藏人赤列南杰为首的所有自焚者举行了祈福法会。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法会上向在场聚集的数百名僧俗藏人强调国际社会对西藏问题的关注与支持力度逐渐上升,并呼吁藏民要永记自焚同胞的事迹,并为他们虔心祈祷。

(特约记者:丹珍)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