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媒体4月29号报道,新华社安徽分社副社长兼总编辑宋斌星期一晚间在办公室内自杀身亡。消息人士说,他上吊自杀的。近来,中国新闻和宣传部门官员频繁落马或离奇死亡,引起许多猜测。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中共新领导在加强对新闻媒体的控制,而不是为了开放媒体,不可能导致新闻自由。

新华社安徽分社副社长兼总编辑宋斌死亡的消息,新华社没有做出报道,也没有做出相关回应。《苹果日报》4月29号以“新华社出大事了”为看点进行了报道。中文网络上广泛流传的消息说,宋斌是星期一晚间在办公室内离奇死亡,更有消息说,宋斌是上吊自杀的。

中国一些网络媒体报道说,宋斌大约在1984年左右毕业于安徽大学中文系,在新华社安徽分社工作多年,1998年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水,宋斌曾赴一线报道,曾在当年《光明日报》的通讯《丹心一篇谱壮歌——记奋战在抗洪抢险第一线的新闻记者们》中被提及。中国的财新网报道说,据了解的人介绍,宋斌为人“比较豪爽,能喝酒”。新华社总社一位与宋有过接触的人士也说,宋斌性格比较豁达,对于他身亡的消息非常震惊。

导致宋斌死亡的原因目前仍不清楚,但他的死亡,引起了不少猜测。最近以来,已经有多位中国宣传口的官员被调查或离奇死亡。今年3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中共外宣办副主任李伍峰离奇坠楼死亡,随后中国出版集团3名高官落马。4月12日,中宣部副部长、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申维辰被调查。4月18日,外宣办五局副局长高剑云严被双规。
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表示,中共宣传部门高官频繁出事,显示中共内斗的焦点开始转向到宣传系统,

“中南海当家人用反腐的手段整肃宣传口和其他系统,是一个符合逻辑的结果。既能顺应民意,也减少政治上的压力,最后收编这些队伍。”

动向杂志早前报道说,中纪委派出的巡视组在新华社内受到各种各样的阻力和障碍,有些人策划组织成员反对巡视组展开工作。有消息说,中纪委派出的巡视组也进入中央电视台,对中央电视台的工作进行检查,还传出中央电视台台长胡占凡被查的消息,但此消息已经被删除。

北京一位新闻工作者韦先生表示,最近出事的新闻宣传口官员,多和周永康和党羽关系密切,

“经常是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对策。如去年初‘宪法梦’就是这样。过去是军队、政法都没搞定,现在开始理它了。中纪委巡视组不断进驻,包括中央电视台和地方宣传部门,所以压力一下子大了。”

宋斌的死亡在中国的网络上引起关注。有网友认为,新华社肯定是出大事了。北京的韦先生表示,在中国,新闻和宣传部门掌控的机构是中国左派的大本营,并不是外界想象的所谓清水衙门,其中大有钱权交易的空间,

“它是掌握了舆论命脉,很多人怕他们,因为怕就有权力,有权力就有利益。”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接班以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对党内贪官采取了较大的动作,铁路系统、政法系统、石油系统,以及四川、山西等多个省份,都有大批官员因贪腐而落马。

张伟国分析说,从各种迹象看,中共现在的领导人仍然是以反贪为突破口,打掉宣传领域一批贪官,实际上是希望能够在各种关键机构换上自己信任的人,

“政法口出了问题,剩下宣传口也很重要。宣传口一直和他们不咬弦,他们说宪法梦,下面就批宪法梦。”
张伟国认为,目前北京高层对宣传系统的动作可能只是刚开始,未来短期内人们将看到更多官媒高官和宣传部门官员出事。不过他并不认为,中国新闻和舆论自由会因此向好的方向发展,

“因为意识形态模式和施政模式是毛式的,想让他们给新闻舆论空间上更加灵活是一厢情愿。比如网络上收得更紧,实际上是持续地增加压力,而不是有开放的可能性。”

在北京的韦先生也认为,最近两年,中国经济放缓,导致各种社会矛盾逐步激化,而中共党内权力斗争也相当严重。从各种迹象看,官方对媒体言论的控制尺度将会更严格而不是更宽松。

(记者:石山;责编:嘉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