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仁|香港華潤案勢牽中共黨國根基

宋林

國內人甚至香港人或者早已習慣了看着中共高官的上台下台,有如走馬燈。好聽一點的,是「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因此香港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下馬」一事,看起來只是「小菜一碟」,大家開始有點見怪不怕。情況有點像明朝皇帝朱元璋搞的那一套:貪官要剝皮裝草。看起來「言之成理」之至。有貪官,殺了就是。

假如世界這樣「複雜」就好囉,之不過世界其實很「簡單」。

有看過《大明劫》電影的觀眾,相信都明白這種當眾殺頭的宣傳技倆管不了事。正所謂:重馭世之術而輕經世之道,失敗是早晚的事。且看明末遺忠顧炎武所書《日知錄》有云: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這個才是一針見血,最簡單的道理。

何解「華潤案勢牽黨國根基」?正正就是因為以上的案件,基本上就是共產黨發展的歷史寫照。明白華潤,就能明白共產黨。今天宋林下馬,有點就像跑馬地墳場門前石拱的對聯: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這個對聯出現的說法眾說紛云,但有心人可以看得出,那是用來「鎮鬼」的。這個先按下不表,下文詳解。

話說華潤集團的來由如下:

華潤是中國「中央企業」,1948年成立至1982年,華潤一直都在香港這個英國殖民地,按英國殖民地的法律以「無限公司」成立,以私人名義在香港註冊;再通過「內部協議」(亦即英國佬法律所設定的「信託關係」),規定「私人代國家持股」。因此要講到「一國兩制」,實在華潤才是「先行者」。是在英殖法律之下的中共地下機構。

華潤本來與五豐行等多家企業僅為行政上下級關係,之間並無股權聯繫。1983年9月,改制為華潤(集團)有限公司,將下屬機構變為以股權為紐帶的公司。華潤最初隸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2003年改為國資委代表國務院監管。

華潤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中國共產黨希望能夠在香港設立一家企業,以充實黨的經濟來源,乃於1938年在香港成立「聯和行」,由周恩來﹑陳雲創建,總部位於香港中環畢打街。換言之,共產黨當年要和國民黨鬥爭,香港其實就是「國民黨管不了的中國境外」、「大後方」物資補給中心。

1948年,「聯和行」更名為「華潤公司」。華潤之名,取自毛澤東的字「潤之」,寓意「中華潤之」。同時,還有「中華大地,雨露滋潤」之意。亦即在「建國前夕」,這個「大後方」有了以毛澤東名字的「正名」祝福。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華潤正式「隸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部的國有企業,成為國家對外貿易的窗口公司。而隨着「開放」,華潤作為窗口公司,就正好作為橋樑,引進中國所缺乏的資金和技術。又經過了許多年的「演變」,華潤集團從事的行業都與「大眾生活息息相關­」,主營業務包括:日用消費品製造與分銷、地產及相關行業、基礎設施及公用事業、醫藥製造與分銷。

好一句「息息相關」,正正就是由「革命基地」,在「坐江山」之後,開始由「黨國不分」蛻變成為「政企不分」,最後是「官商不分」。且看:華潤正是萬科地產的第一大股東。而萬科是什麼? 中國第一大地產開發商,年收入「過千億人民幣」,正正就是共產黨本來天生敵對的「大地主」。而更為有趣的是,華潤本身也已經是中國最大的地產開發商之一。此謂之「息息相關」,其實正正就是共產黨的特色:無所不包。

而宋林又是什麼人?

宋林本來就不是有甚麼背景的人。與大眾心目中的所謂紅二代什麼的,都扯不上什麼關係。之不過,這個才有意思。因為假如從「有背景」這條線索摸上去,挺多是「他爸是李剛」什麼的,都可歸入血統論裡面去。而正正宋林就不是。可以說,他是「新一代」的國家機器管理人。1963年生,在農村讀書,後考入同濟大學,工程系畢業後,1985年加入華潤集團。由底級幹部做起,一直上昇到「最高領導人」地位。而且全部都是在同一個機構之內,並且在香港有長期工作經驗。即使說他是一個「香港人」也不為其過。正正就如他所述,當年在新界為石油站找地皮,有過和香港黑幫談判的經驗,甚至可以「互扔瓶子」。

或者…….宋林的正確身份是「新香港人」。

宋林居港近三十年,早已取得香港身分證,在本港政商界遍布網絡,更早在梁振英競選特首前,為梁鋪路打通紅色資本人脈,之後獲得多個公職並成功大舉投地。的而且確,宋林在香港,其中一個「公職」,就是作為「香港核心價值」的代表,出任「廉政專員公署」的《香港道德發展咨詢委員會主席》。這個還不是「新香港人」,那麼誰人才算? 起碼香港一眾未年滿三十的宅男也矮了一大截了吧。

而這個「香港道德發展咨詢委員會主席」又是如何過日子的呢?也又是諷刺得很。

其實紙是包不住火的,正所謂「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有關宋林涉及貪腐的問題,早有傳聞。只是「時移世易」,又不是靠法律或者人民監督,而是「靠山一倒,猢猻現形」。就在薄熙來、周永康兩案之後,「反腐」劍光一指,輪到「自成一國」的華潤系統「被曝光」。

2013年7月17日和2014年4月15日,新華社《經濟參考報》首席記者王文志以「個人身份」,兩次向中紀委「實名舉報」宋林在華潤收購山西金業資產過程中存在嚴重的瀆職行為,造成巨額國有資產流失,還舉報宋林包養情婦並涉嫌貪腐。

繼而又爆出:宋林在職期間,常在香港灣仔的華潤總部宴會廳宴請政商權貴,豪吃吉品乾鮑、蘇眉、冬蟲草炖湯等名貴菜式。更豪飲每支約8萬至12萬港元的法國頂級紅酒….估計每餐最少花費60萬港元。而此宴會廳亦被指是領導設宴的場所,有指費用由華潤支付。原來所謂「梁振英的紅色資本人脈」….就是這麼一回事。

而中共指責「有人會見美國副總統」一事,所謂「挾洋自重」這一點,簡直也是諷刺到不得了。正如近日網民熱爆的:和平示威要拉人、隨街小便要容忍。

例如被指為宋林情婦的楊麗娟先後在瑞信、瑞銀工作過,華潤旗下公司與兩大「國際投行」的合作,與楊麗娟的動向「不謀而合」。這個又算不算是「挾洋自重」?

在華潤事件之前,海外投行在中國「入鄉隨俗」,通過利用一些關係獲取項目的做法早已不是新聞。而按市場消息指,楊麗娟任職瑞信期間,其主要工作職責也是處理與華潤的關係。自2012年楊麗娟離開瑞信轉投瑞銀後,瑞信再沒有於華潤集團的交易中擔任顧問。而瑞銀未曾「聘請」那位紅顏之前,只處理過華潤幾億美元的生意,而之後……總共接過77億美元的生意!

這是巧合乎?而這張床照才又精彩,那一種記者有這種本領可以拿得到這種「材料」?

據聞瑞銀總部已經決定由法律及合規部門對楊麗娟進行內部調查,而調查的重點則在於對楊麗娟的「聘任過程」,以及楊麗娟任職期間「可能幫助宋林進行的資產轉移和洗錢行為」。

按王文志稱,根據他掌握的資訊顯示,「楊某出身是模特兒……以本人或親屬的名義,現在境內外擁有十億元以上的資產,在蘇州、常州、上海、香港擁有大量別墅等高檔房產,在境外銀行有巨額存款。」

這個算不算也是「洋務運動」的一種通行模式?這又和晚清的「官督商辦」「紅頂商人」也一模一樣了吧?噢,不對,當年的紅頂商人,起碼知道公忠體國、白手興家,搞不出由一個「模特兒」來出任國際投行主管,而看來宋林其實也只是「吃裡扒外」的小流氓而已。

單就「山西金業」一案,據報被「抬價收購」的項目,當中有起碼五十億元人民幣是「虛增虛扣」而消失掉。而國內是這樣報導的:

全國人大《證券法》修改小組專家成員劉紀鵬指出:「(金業集團)買這三個礦,只花了6000多萬元,而金業集團謀求上市時總資產評估10億元沒有通過,賣給同煤時估價52億元沒成交,給華潤電力卻賣了123億元。」!

至於這些國家鉅款最終是轉到了誰人的口袋裡?看來也還有不少「牽連」要準備被抽出來。正如對薄熙來案有所認識的,都看得到一個極大的「落差」,就是涉及貪腐的金額和最終被「抄出」的身家,相差起碼十倍以上,所謂「大老虎」,看來其實也只不過是其中一個「掌柜」而已!當年金庸寫《鹿鼎記》,當中「鰲拜抄家」一幕,那才是一針見血….為什麼清單總是少了一些零頭…..

螢幕快照-2013-08-17-下午03.36.17

香港中國企業協會與特首梁振英會晤

其實古有明訓: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所謂要擔心「亡黨亡國」、終日寢食不安,終會有日步「蘇聯解體」的後塵云云。對這些所謂貪官多抓多殺….又如何? 這些貪官都是「天生」出來的嗎?

正所謂「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敗」,這是非常簡單的道理。正正就是蘇聯的「蘇維埃」制度使得人不可能不極權、亦同時不可能不腐敗! 因此才又會有「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之嘆。

習近平謂老虎和蒼蠅要一齊打, 這個理解很正確。不過想請問:打了又如何? 從什麼時候開始,那些吃裡扒外、貪財怕死的米倉老鼠竟可以又會變回「男兒」?開玩笑了吧。極權的制度一日不改, 那麼能上位的, 永遠都只會是吃人的老虎和貪腐的蒼蠅。

而假如舉國上下的所謂「骨幹人員」都如宋林一般,又想請問共產黨自己又可以怎善後?可以殺得盡嗎?

假如又可以殺得盡,那麼最後「捱刀」的又會是誰?

上文講到跑馬地墳場門前石拱的一副對聯,寫的還有玄思。當中有一個是「殘體字」,全文是「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体也相同」。看清楚沒有? 寫給誰人看的?

happy-valley-cementary-650x487

而石拱之上是「聖彌額爾」又是誰?謂之「天使之長」,而此天使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降殺魔龍」,大家可以在在圖中清楚看到。而這套「裝置」,早在1918年就經已建好,據報是用來管住墳場的亡靈,不讓他們出來作祟搞鬼。

好一句:他朝君体也相同。

到底是送給宋林好、還是留給宋林送人?有點迷惑。可能送給「前蘇聯」吧,反正需要「入土為安」,別四處鬧事了罷。

作者簡介:
蕭少滔,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 (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4月26日, 2:21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