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只單看電影,也就看了數套湊佳苗寫的故事,《白雪公主殺人事件》 (The Snow White Murder Case) 在中村義洋導下,有別於《告白》或《贖罪》,故事相似於陳凱歌的《搜索》,而比其情節更貼近當下現世,結果也沒以往的沉重。

同樣控訴網絡和傳媒「如何殺人」,陳卻因過於對傳媒的怨恨而說得失真,不知中村與這有否同樣瓜葛,但起碼他搞對了:赤星首先在推特和網友談起OL被謀殺之事,「煲大」後才去製作如獵奇的節目在電視裡放 – 現實世界裡,網民才是最主動把話題「潮化」,傳媒反被動的,察覺話題在網上成熱潮後才去跟進。相比於陳的媒體製造話題成網上熱話,中村起碼次序符合現實。

在「白雪公主殺人事件」謠言裡,每個人都說盡對自己有利的話,令事情愈鬧愈大,城野美姬和她的朋友只靠書信試去解釋,卻未能取信於大家。美姬逃過一死,只因她還有一點運氣待到真相 – 舊時代的人用不上新科技,就無法佔輿論優勢,注定等被淘汰,很殘酷的事實;中村指赤村在「煲大」謠言的過程中,是唯一沒說謊的一個,其實不然:他刻意只選取受訪內容之其中一部份來播,原本無關或維護美姬的都扭轉成另一意思,這手段台灣人領教了很多,根本也是一種欺騙。

次序正確,但仍有如《搜索》把小事當頭條新聞播般奇怪:《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本來就是單該全由警察去追凶的刑事案,但內裡則換到似由網民和媒體去做偵探,雖然最後真相的殺出,像諷刺自以為是的你們根本唔入流。其實要把網民和媒體去查案說得很現實,就是要那地方的警察,顯得懼首懼尾很無能,正如《骨肉同謀》裡的母親靠不過制度要靠自己。其實港產也有如此「現實條件」去說這些,當然也是太奢望。

比起如《贖罪》叫人沉往谷底無法自拔,這片是黑暗後總待到晨曦:最後美姬和兒時玩伴玩回打燈號,這是一切溝通的最基本型態,卻是叫人感觸的詢問:到底何時開始我們會把世事愈搞愈複雜到自我綑綁?又何時我們才可以鬆綁回複以往的純真?

同樣是反思網絡與傳媒,但顯然《白雪公主殺人事件》說得才最為像真,亦較為有反省力。只是網絡和傳媒去查案略嫌誇張,當然,或許還會覺得失真才好,若然這樣仍看得像真,那就是湊佳苗意想不到編出來的悲哀。

原文刊在此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