擾攘一輪後,立法會上海訪問團最終拍板成行,本周四出發,14位泛民議員參與。對於今次上海之行,黃毓民於立法會提出一個質詢:「為何要在上海談政改呢?」無人能夠提出答案,其實答案顯然易見,對出席的泛民議員而言,就是要對中共表示,他們是順民。

向來,中國與香港的關係原則上奉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雖原則與現實漸行漸遠,然而中共也不敢否定這個原則。這樣,用何種形式選出香港立法會議員、行政長官是關涉港人福祉的事,理應由港人自主決定。根據這個道理,中共邀請立法會議員(尤其是民選的議員)前往上海商談政改,中共角色為何呢?其實角色不言而喻,就是要干涉香港普選,商談地點定於上海,更有一種反客為主的姿態。而立法會議員赴會,就是變相強化、承認了中共這種反客為主,香港市民就在這種潛移默化中,接受中共的主宰地位。

其二,由中共派遣,參與商談政改的官員王光亞、李飛、張曉明等皆非中國主要領導人,而且會面具體時間、形式、議程至今仍是不明不白。中共透過這種不重視、不在乎的接待規格與手法,去刻意矮化普選這個問題,而泛民欣然赴約,其實也是在向香港市民暗示,普選問題無足輕重。

其三,泛民各團體至今拋出多個普選方案,令人眼花瞭亂,但有何底線,有何共識,莫衷一是,而且任何方案亦從未獲得民意授權。那麼,他們去上海表達何種意見?又搬出那些「香港人需要一個無篩選、讓不同政見的人可參選」的政治套語嗎?唐英年與梁振英政見亦不相同,他們之間的競逐實現普選了嗎?

陳雲喝斥泛民、離地中產應該落地獄,的確,地獄應為他們保留位置。上海之行由中共邀約到泛民答應赴約,泛民依然在遮遮掩掩,得過且得地混日子。手執公權力的議員尚且消極如此,廣大市民如何不消沉意志?

現時,泛民已再一次向中共表現了順民心志,如中共再不領情,將港人耍於掌中,再次推出類似「梁唐之爭」。那麼,泛民會繼續順民下去,還是會真真正正的「硬」一次?如再硬不起來,市民就要狠狠地將它們掃入垃圾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