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第一才子」奇文《視網黑斑》,再次讓我相信「才子」寫寫鹹濕小說,滿足宅男手插在褲襠裏意淫的還是可以,要寫什麽政治、社會評論,「指點江山」就捉襟見肘了,不但暴漏出各種知識的貧乏,最大的「硬傷」就是「才子」邏輯思維上的「黑洞」,這可比「視網黑斑」嚴重得多。

這回沒有號稱「學術說殘體」,而是斷言:不懂英文,只看到簡體字,很不幸,因為簡體字世界就只有《環球時報》和《新華網》,所以「簡體字的中文世界,人的一生」,都被官媒洗腦,「像視網膜上出現了一塊黑斑──黑斑屏蔽着很重要的真相和主題」,認知都是扭曲的,「並據此而討論、摸索、思考,久而久之,也形成智障」。

這是非常典型的「訴諸自我知識」(Argument from self-knowing),認為不懂英文、看不到繁體字信息,就接觸不到多元信息,就只有被洗腦成為智障的命。這根本就不值得一駁,無數的「反例」都能證明。

簡體中文媒體的讀者、網民把《環球時報》、《新華網》等官媒都罵爛了,看看大陸的新浪微博就知道,比如:高慧然小姐也曾引用過大陸網民支持香港「反國教」的言論。再者,即便中共政府設有「防火牆」,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全屏蔽「不良信息」,技術上做不到,而且翻牆對一般網民幾乎毫無難度。

筆者承認人在多元觀點中碰撞交流,會變得越來越聰明,我也承認互聯網上的信息大部份是英語,英語也是主要的學術語言,但是,「才子」所說的都是常識問題,只要有正確的思考方式,中文簡體記載的信息量,是絕對能讓你能夠分辨事實和謊言,得到正確的結論。

要說不懂英語就得不到足夠多的信息,從而就不會正確的思考,簡直是無稽之談。韓國人、日本人的英語是出了名的糟糕,是不是都不懂得正確的思考呢? 韓國人、朝鮮人同文同種,朝鮮不少人視金家為「救世主」,韓國視為獨裁者,為何認知差別這麼大?這是十分顯然不是語言的問題,原因就是法治開放社會和專制封閉社會的區別。

簡體字不是只有《環球日報》和《人民日報》,世界各大媒體BBC\VOA\RFI\NYT都有簡體版,包括「才子」所說的CNN、衛報都有簡體版,是否必須看英文原版才能明白作者想表達的意思?

基於一個「簡體字世界的人,不懂英文,信息遭屏蔽,就會是智障」不「自明」也不「自洽」的結論,然後進行「舉例、類比」,即便拿一萬個例子出來,在邏輯上也是沒有說服力的,叫做不相干的謬誤(fallacies of relevance),更何況這些「舉例」漏洞百出。

乒乓球運動在美國人確實沒地位,但美國人大多數不知道乒乓外交(Ping Pong Diplomacy),我不知道該文是怎麼得出這個結論。通過乒乓球比賽這一契機,紅色中國和美國在1972建交,在上海發表了《中美三個聯合公報》,這是美國對「不共戴天」的共產主義中國做出巨大的妥協,用前國務卿基辛格的話來說:可以讓那些美國左派書呆子們的心臟每分鐘跳六百下(指建交前的秘密談判)。

當時尼克松政府可以說是「出賣」了臺灣,拉攏中國,急於從越戰泥沼中抽身,集中精力對付蘇俄,是非常轟動且改變了歷史進程的政治大事件。拿了多個奧斯卡獎項的好萊塢電影《阿甘正傳》正是用了這一橋段,將此事等同「貓王、甘乃迪遇刺、阿波羅登月、水門事件」,阿甘扮演美國乒乓球運動員在北京比賽,可見此事在當時是人盡皆知。當年,美國乒乓球隊訪華在長城合影的照片,登上了《時代雜誌》週刊,還是世界所有媒體的頭條。就跟去年NBA退役球員Dennis Rodman去朝鮮玩了幾個籃板球,全世界媒體追到北京採訪。如果羅德曼的「破冰之旅」,能促成就奧巴馬突然出現在朝鮮,同「三胖大將軍」握手言歡,這該有多轟動,羅德曼就是跳了一回「阿里郎體操」,恐怕美國人也都會記住。另外,美國第一運動是棒球,不是籃球和冰球。

至於該文用一個「的士司機」的言論來以偏概全證明不了任何什麽,典型的「抽水筆法」,而且有杜撰之嫌,況且,「智障」人士哪裡都有,像臺灣有位「專家」在電視上稱「中國人普遍買不起茶葉蛋」,是不是代表所有人臺灣人都是如此見解呢?

所以,這個問題跟簡體字、繁體字以及英語都沒有關係,其實質就是是否有法治保障人權、言論和思想自由;能夠自由的獲取信息。不想成為「殘障」,最關鍵的是,這個人是不是有理性邏輯思維方式和懷疑精神。不然,再大的信息量也是枉然。這次不搞「學術」,而是硬生生的扯上「看繁體字,懂英文就不智障」,還是曲線表明「用殘體字是腦殘」,自己是懂洋文的「非智障人士」?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