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3年度共识人物颁奖会上的获奖感言

001Swckczy6HIiqGIBd43&690

大家好!

非常高兴能够当选2013年度共识人物。感谢共识传媒集团,感谢周志兴先生和喻杉女士。我的当选,是全体石门坎后援团成员的荣誉,是公共媒体对石门坎公益和石门坎理念的肯定和认同,我为此感到欣慰。

我们为什么要建设社会共识?

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是一个撕裂的社会。朝野之间,左右之间,存在着巨大的理念鸿沟。由于普遍的贪腐导致的政府公信力的日益丧失,政府和民间社会的对立日益严重。由于对社会问题的看法和治疗社会弊端的药方不一致,左右之间也日益分裂,缺乏有效的沟通和对话。

社会撕裂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社会精英阶层惶恐。

现在,政治精英,即执政阶层,害怕社会发生革命,害怕底层以革命的手段推翻政权,害怕出现陈胜吴广式的人物,所以,将“维稳”作为基本的治国方略;商业精英,即民营企业家阶层,害怕被清算,重庆式的“打黑”,公开夺取民间资本的财产为期不远,所以他们通过移民向外转移资产;知识精英害怕这个社会向“拉美化”方向发展,他们在警惕政权对外军事扩张,对内高压维稳,经济上国进民退,政治上无限极权;而普罗大众,则害怕物价飞涨,通货膨胀,未来的住房,医疗,养老及子女教育没有保障。

为什么这个社会所有的人都生活在惶恐之中?

古人讲:人心惟危。

人人惶恐的根本原因,是这个社会“道”的丧失。

其实人类的任何活动,都是在价值观念支配下进行的,并且要受到道德和正当性框架的限定。历史反复证明,当某种社会活动缺乏价值动力或者道德上的终极正当性时,它是不可能充分展开的。

我们今天的社会发展实践在证实这些观点:经济活动的失道,在于这种经济开发已经严重毁灭了环境和资源,严重毁灭了水体,土壤和空气等等人类赖以生存的条件,违背了经济发展的基本伦理;我们的社会失道,在于社会成果的分配严重不公平,政府和权贵拿走了太多的财富,而且不择手段,几乎是横征暴敛,巧取豪夺。以致贪腐横行,贫富差别越来越大;我们的教育失道,在于教育已经完全忽视生命存在的意义,而把教育变成产业,变成赚钱的机器,把人培养成为没有灵魂的工具;社会失道,导致人们普遍的精神焦虑,普遍的危机感,普遍的灵魂没有归依。

当然,这个社会最大的失道,就是普遍的丧失了价值观,普遍的没有信仰,普遍的道德沦丧。就是孙立平先生所说的“溃败”现象。

今天,我们要重建共识,其核心是要重建社会道统。

这个“道”,就是儒家所说的“天道”,就是佛教所说的“修道”,就是基督教所说的“太初有道”,“道成肉身”。

重建道统,就是重建价值体系,重建社会道德,伦理,重建社会的正义性。而其中的核心,是重建精神信仰。我认为,这个社会的最大共识,一定是建立在道义和正义性基础之上的,只有确立道义,确立社会最核心的价值体系,才有可能在基于正义的相互妥协,社会共识才能达成。

所以,我认为,,才是这个社会形成共识的最大公约数。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