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我这里买洗衣机也送话费

一周语文‖2014(21)‖2014-5-19~2014-5-25

1421为本周单字“哭”,选择“哭”作为本周单字,是因为它自自推广之初,即被标签化为“哭片”。“有报道称,美国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观看《归来》时哭了一个小时。戛纳放映时也有中国影评人在走出影院时,手上依然拿着纸巾擦拭眼角的泪水。个别外国观众也称被感动到流泪”……大众真的只认如此肤浅的标签?《新京报》周三为此选发一组与“哭”相关的讨论

中国政法大学教师史兴庆认为:《归来》“将观众从批判引向爱情,成功了;但从爱情引向反思,却是失败的……那些饱经风霜、返璞归真的观众,虽会为琐碎表象下极简的爱情所感动,但似乎也止于此。”

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石川认为:“《归来》与‘伤痕电影’也有共同之处,它们都为观众提供有效的‘哭点’……虽然都是‘哭’,但‘伤痕电影’重在揭示人们心灵上的创伤,而《归来》却用‘泪痕’掩饰住了‘伤痕’的存在。”

按语里,《新京报》编辑说:“自5月16日《归来》公映,‘你哭了吗’被反复提及,有观众因为感人的爱情落泪,有观众因时代背景触景生情……让人哭是不是评判一部电影很好的标准?”……末句里的问句自是无人应和。小10年前读过一本叫《哭泣—眼泪的自然史和文化史》的小书,那本小书告诉我,有关眼泪或哭泣,多半只能以4个字以偏概全——那4个字是“难以言喻”。

汉字“哭”为会意字,《说文-哭部》的解释说,哭,哀声也,本义为哭丧,引申义有吊唁、因悲伤或激动而流泪发声、伤心地诉说等。

—————————————————————————————————————————

不愿轻若鸿毛地生

来自周一晚间央视人文真人秀节目“客从何处来”之陈冲寻亲一辑,语出陈冲外公。确切说,上句出自陈冲外公张昌绍文革自尽前所留遗书,原句是“宁愿轻若鸿毛地死,不愿轻若鸿毛地生”……张昌绍先生在医学界颇负盛名,是中国药理学的奠基人,文革中不堪其辱,自尽身亡。上句遗言连用两次“轻若鸿毛”,合成句无限重滞,想也不堪。

哈十万

来自作家袁复生本周推荐,这个集合各种繁复信息的新词亦由袁复生归纳总结。前些天,著名媒体人罗昌平在微博写:“刘铁男事件之后,他成为我的律师。当时正处胶着环节,得知家父患癌手术,他来电说:‘需要用钱吧,我能给个十万。’那是我最艰难的时候,缺的不是钱,而是心理防线的支点,我心知这话的重量”……袁复生的这个自造词未必会大流行,可却算精准刻录,深切致敬。

让整个时代有一股浓郁的A片气息

来自网友村里来的青年周一推荐,语出作家和菜头:“最后,对于速度和效率的狂迷,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流行病。快,快,再快点儿……这让整个时代有一股浓郁的A片气息”……好呛人的气,好腌臜的息。

看脸看秤看余额

来自小题大做本周推荐,语出网友史上第一最最搞微博:“吾日三省吾身:看脸,看秤,看余额。”

看不出是有内伤的病人

语出作结余戈微博:“电影《归来》是80年代‘伤痕文学’的微弱晋级,是质问,是疗伤,是寻找,是最终找不回来……电影能通过审查的关键在结构处理,开头只逗留1/4篇幅,以后面3/4篇幅反刍;倒过来肯定就麻烦了,比如《活着》。导演和编剧为此费心了。几十年过去了,中国人走在喧嚣的大街上,看不出是有内伤的病人。”段末“内伤”二像时光穿梭踏板,现年30来岁往上的人读到它,自会回溯繁多内伤,非常伤。

像素级山寨者

来自钛媒体所刊作者lonelist题为“被‘革了命’的维基百科和进化中的知识协作”博文。文中所谓“像素级山寨者”或可理解为熟词“高仿”“高仿品”之类的另类版。

地面之下盘根错节

语出作者王晓渔刊载于南方周末新一期题为“书中横卧着整个未来的灵魂”一文。文章简述个人阅读小史,其中一段说:“我读书一向随兴所至,漫无边际,缺少条理和系统,但是后来发现,那些书与书之间存在着隐秘的联系。我被翠绿的树冠吸引,树与树之间相隔很远,地面之下盘根错节。布罗茨基和伯林惺惺相惜,希尼对布罗茨基有着高度评价。也有相反的事情,伯林讲到阿伦特怒不可遏,布罗茨基和哈韦尔之间发生过论战,这没有关系,差异本身就是魅力。”

见证文学

来自共识网本周推荐,语出学者陶东风题为“检讨书与中国式见证文学”的文章。所谓“见证文学”是指“文革”或反“右”时期的受难者、幸存者所撰写的诸如回忆录、访谈、口述史等文字作品。这些作品的书写者常常有双重身份,既是一个灾难的承受者,不同程度上也是别人灾难的制造者,因此他们的见证也是对自己过失的见证”……作者顺便提及“见证文学”的特别文本:检讨书。概括“检讨文化”,剧作家沙叶新说:“检讨是精神的酷刑、灵魂的暗杀、思想的强奸、人格的蹂躏,它剥夺你的尊严,妖魔你的心灵,让你自虐、让你自污,让你自惭形秽,让你自甘羞辱,让你精神自焚,让你灵魂自缢,让你自己打自己的耳光,让你自己唾自己的面孔,让你觉得你是世界上最最丑陋、最最卑下、最最错误、最最必需改造的人!”而如此种种,也是一种“见证”。

今夜我们都是点钞机

近期网络热句之一。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腐败案曝光后,报道中“16台点钞机清点赃款当场烧坏4台”的细节成为议论热点。“点钞机挺住,点钞机不哭,今夜我们都是点钞机”成为又一轮网络造句中传播度最高者。

高冷泻药

语出作家btr周一微信,是他为新书《How are you feeling》撰写的评介文字,原题“打扮成进口鸡汤的高冷泻药”。其中一段是:“所以《你感觉好吗?》才不是什么自助书,虽然它的确打扮成了进口心灵鸡汤的样子……但其实却是一帖高冷泻药:读者只要读完以问答体写成的引言部分,就一定会被David Shrigley借由戏仿达成的反讽气息击中、击倒或—— 如同自助书本该有的效果—— 激励”……作为网络熟词的“高冷”本身一直高冷,现与“泻药”错位组合后,会愈发高冷?

上有衙门,下有山寨

语出作者乔治孙题为“山寨里的中国”的专栏文章。评介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历史系教授罗威廉《红雨:一个中国县域七个世纪的暴力史》,乔治孙写:“上有衙门,下有山寨,平民百姓被尴尬地夹在二者中间,夹缝中生活的艰难不难想象……要么拿起刀枪,聚义山寨,成为暴力文化中的施暴者;要么一辈子温良恭俭让,成为暴力文化的牺牲品。除此二途,别无他法。如果是你,你该如何选择呢?”

白痴用户

来自作者骆轶航博文。谈及中国互联网由来已久将用户“白痴化”策略,作者追溯很多互联网公司“在过去的10多年中逐渐强化乃至根深蒂固的哲学”——只为“白痴用户”研发产品。这种哲学最俭省的表述,一句话:得屌丝者的天下。所谓“白痴用户”(低智商用户),其特征有三:不挑剔,不琢磨,不质疑;而与之对应的“聪明客户”(高智商用户)则是一要挑选,二要思想,三要质疑。“高智商用户?那怎么行!他们挑剔、喜欢琢磨、经常质疑我们、不肯为自己不够满意的产品付钱、总觉得我们是不是抄袭了(管你什么事啊)、是不是有隐私漏洞、喜欢投诉,还总拿我们的产品和国外的同行相比较——他们无聊不无聊啊!不知道中国互联网是全世界最特殊最有特色的东西吗?这样的用户多难伺候,我们绝不做他们需要的产品,让他们跟Google、Facebook、Dropbox和Evernote那儿折腾去吧”……这种哲学恰就是庙堂沿用至今“愚民大略”之互联网版?

我这里买洗衣机也送话费

来自本周媒体报道。本周,包括京东、阿里巴巴、苏宁、迪信通在内的多家虚拟运营商开始逐步放号,一场资源与人才的新竞争正式上演。“移动说:我这里充话费送手机;联通说:我这里买手机就送话费;京东说:我这里买洗衣机也送话费……戏谑之余,也要暗暗为京东鼓掌,这样的策略,肯定能吸引忠实的京东会员尝鲜京东手机号,并反哺京东的电商生态。”

贪官经济学

来自小智平方周二推荐,语出纽时观点栏撰稿人余华。“一位文学教授发明了‘贪官经济学’一词,他在解释货币超发而没有引起通货膨胀的原因时另辟蹊径,认为庞大的贪官群体功不可没……这位文学教授所说的‘M2余额的50%在贪官手上’不是经济学的数据,我也不敢苟同这个具有文学色彩50%;但是我相信中国的贪官群体藏起来的不流通现金的数额是惊人的,在货币超发时能够起到一定的抵消通货膨胀的作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5月24日, 10:5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