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 吴士存 李国强等:南海情势与两岸合作方向

   中评社香港4月29日电/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中国评论通讯社、中国评论月刊不久前在中评社台北会议室召开座谈会,邀请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中国社会科学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国强研究员、”中央研究院”欧美研究所研究员林正义、政治大学安全研究中心副执行长胡瑞舟、中国南海研究院法律暨政策研究所所长刘锋与会。座谈会由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复国主持,与会者围绕在南海动荡加剧的形势下如何进行两岸合作,各自给出了独到的见解。《中国评论》月刊4月号以《南海情势与两岸合作方向》为题详细刊登了与会者的发言,文章内容如下:

   刘复国:开场白

   今天非常高兴,利用中国南海研究院吴院长率领代表团来台湾开会期间,我们能够与中评社合作,针对当前南海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

   中评社不管是短程或长程报道,目前在全球华人圈受到相当重视,不仅仅是中国大陆、也不仅仅是两岸四地,东南亚、欧洲、美国华人的知识界,都非常重视中评社。虽然中评社成立时间不长,但他们做的努力与工作,令我们非常佩服。中评社也常与台湾学界合作、探讨,经常邀请各方的代表、政治人物座谈;希望透过座谈方式,让过去少见的声音,呈现给所有关心两岸问题的专家朋友和海内外广大读者。

   我们今天一起来探讨新的两岸关系之下,南海合作的方向,有哪些具体可行的方式?两岸政府接触刚有进一步的发展,到底可以走多远?南海问题上如何着力?这也是在座各位努力探讨的课题。

   回归到两岸关系介面,今日的新发展,张王会后有何新情势?此时此刻讨论南海问题,第一个议题就是美国政府现在对南海问题也提出新的诠释,以及强化的政策。这对南海问题或两岸合作,会有什么样的启示?这也是我们今天的重点。首先请中国南海研究院吴院长。

   吴士存:南海进入复杂、动荡、侵权严重期

   两岸要合作推动做实事

   很高兴接受中评社邀请参加今天的论坛,并在此呼吁两岸南海合作的重要性与紧迫性,两岸应合作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因为现在南海形势确实紧张。我的分析是,南海现在进入一个复杂、动荡、侵权严重的特殊时期。主要背景还是美国的南海政策有很大的调整。虽然美国官方至今仍认为它在南海主权争议上不持立场、保持中立,但是美国的整个南海政策,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就已经从中立到有限介入、再到积极介入。

   到现在,前不久美国助理国务卿罗素(Daniel Russel)在国会外交委员会听证会上说,中国南海九段线不符合国际法,要求中国阐明九段线的官方立场。这事不可小视,美国人在南海问题上,已经开始把中国往墙角逼,它抓着南海问题的实质”九段线”。不论大陆或台湾,九段线是两岸南海权益主张的根本;没有九段线,我们在南海的权益主张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中国在南海面临的挑战

   我们面临的挑战,第一个是维权领域的挑战,菲律宾2012年在黄岩岛、2013年在仁爱礁挑起事端,今年除了加强军事之外,在美国的袒护之下,也可能在礼乐滩进行单边的油气开发。

   第二是法律方面的挑战,去年菲律宾提交南海仲裁案,今年3月底菲律宾可能正式提交诉讼状,仲裁庭可能要进入实际审议阶段。这件事还会推动南海问题的急速升温。

   第三个挑战则是规则权,中国与东盟,美国也在背后使劲,围绕”南海行为准则”(code of conduct,COC)的较量,表面上是制定规则,实质上是美国支持东盟国家,用规则来束缚中国。美国国务卿柯瑞(John Kerry)会见印尼外长马提(Marty Natalegawa),从美国态度来说,COC不能再等了,中国必须尽快与东盟谈COC,从规则里面较量与争夺。

   第四是话语权的挑战,用台湾的话来讲是舆论情势。这其中,我们不占优势,事实上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是受害者,但是在国际舆论与会议场合,中国学者被批评、被指责,一些外国学者在南海问题上咄咄逼人。现在越南与菲律宾透过很多国际平台发声,而且花钱请西方学者帮他们讲话,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实际上他们是始作俑者、侵权者。

   两岸合作刻不容缓

   大陆希望台湾在南海问题上与大陆共同发声,因为南海事关整个中华民族的共同利益,不只是大陆的事,也不只是台湾的事,而是大家的事。在南海合作上,连战对习近平主席说,”中华民国”是资产而非负债。这点很正确。在南海,”中华民国”存在是整个历代政权,作为最特殊、贡献最大的一个时期。没有九段线,就不能设想我们在南海主张依据是什么。九段线是祖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所以两岸合作刻不容缓,是当务之急。

   尤其,美国人逼大陆到墙角,现在也在逼台湾,要台湾阐明九段线,要台湾先表态声明。台湾无法与美国顶,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台湾要尽快发声,而美国人对九段线有什么要求,台湾要与大陆通气,整个中华民族在南海的利益,台湾不能单独表态。所以台湾要发声,很长时间以来,南海出了那么多事,台湾保持沉默好像有点不妥,尤其在这个时候。

   两岸合作可以做些什么事?我们两岸合作研究南海问题已经做了十几年,还在一步步向前推进。研究领域中,很重要的建议是,两岸应该将民国的相关档案互相对对方学者开放。南京有不少档案资料,我挖掘了不少;但台湾有更多,是否能互相开放?我们专门整理民国时期的档案,我从南京大学图书馆整理了一些图书资料,民国时期在南海的作为令人震撼、令我感动。民国档案开放给两岸学者,我相信有朝一日打起官司来,需要提供证据的时候,这是个重磅炸弹。我现在还在扩容,往前扩及到清朝,以及新中国成立之后大陆方面在南海的作为,我还要再加入。将来法律斗争的道路漫长,两岸互相开放档案,这是南海研究领域合作的新诉求。

   两岸应尽快深化九段线研究

   第二,在维权领域,对于九段线,两岸要尽快深化研究。短时间估计不可能阐明官方态度是什么,学者可先提出我们的主张,先通过二轨渠道向国际社会释放讯息。美国人提出问题,我们学者就先把强硬的立场讲出去,让美国人知道,九段线不是简单的事,不是官方的一句话。九段线怎么产生的?内涵为何?通过学者可以讲得清楚,官方要制定一条线,一句话讲不了。两岸组成一个专家团队,对国际拿出九段线研究成果。对于菲律宾的仲裁案,菲律宾虽然针对大陆,但我认为是针对所有中国人,最主要打的也是九段线。所以两岸专家团队,应对菲律宾仲裁案,然后维权再慢慢过渡到一线海域,进行联合维权。

   第三是环保领域。环保,这是非敏感的领域,周边国家也说不出太多话。在太平岛、美济礁,可成立一个海上保护生物多样化的保护区,两岸先做环境保护领域的合作;再过渡到经济领域─-旅游,从高雄开始到东沙、三亚、再到西沙永兴岛,办大学生夏令营。还有渔业领域的合作,油气开发则是经济领域合作中的最高目标。在南沙争议地区,五国六方,唯独没有两岸在南沙地区的油气井。台湾先插进一脚也可以,中油先把井架搭起来,要不然与大陆合作,签署合约,做联合资源调查,把地盘占下来。以经济活动的方式,在南沙争议地区行使两岸中国人的权益,这是最重要的。起步愈晚,阻力愈大、未来政治成本愈高。所以油气开发也是当务之急。

   两岸军事互信可从南海做起

   最后,两岸南海合作的最终目标,也是最高境界,即军事互信。这在三四年前,我就讲了,两岸的军事互信还处在敌对关系,但两岸军事互信可从南海地区开始做起,因为两岸在南海不存在敌对关系,完全可以逐步尝试。大陆美济礁渔政设施、后勤补给设施,将来建成后向台湾开放;台湾太平岛,也可以尝试向大陆开放。军事互信从南海地区逐步做到。我想两岸在南海合作,应在几个层次逐步推进,共同面对挑战。

   林正义:在近期南海情势发展 美国的角色愈来愈具体

   在近期南海情势发展,美国角色的突出愈来愈具体,美国政策的改变比中共政策改变要来得大。美国过去不会讲得太具体,但这一两年开始非常具体,譬如对三沙市、三沙警备区、九段线,都公开表达反对的意见。这些都是美国具体政策立场的调整。

   另外,可以看得到的是,南海有法律战,主要从2013年菲律宾寻求国际仲裁开始,法律战也为美国所支持。这对中国大陆与台湾都形成挑战,对台湾挑战稍微小一点,对中国大陆挑战是最直接的。台湾U形线,从1946年的略图到1947年定稿公布,相对来讲,不像中国大陆把九段线提交到联合国大陆礁层界线委员会(Commission on the Limits of the Continental Shelf,CLCS)。台湾的U形线,在1982年海洋法公约、1995年生效前提出的。不过,对法律战来讲,台湾与中国大陆都必须进行解释。

   包括今年2月,美国国家安全会议前东亚事务资深主任贝德(Jeffrey A. Bader)在演讲中说,美国有需要跟台湾来讨论U形线,这在过去是比较少听到的。现在奥巴马政府官员,从他的看法中,多少可以知道正在进行南海的法律战。

   相对来讲,近期南海情势发展,还不如东海那么受全球关注,中国大陆把东海做为最优先因应的部分。东海情势的变化,使得国际对南海的焦点被冲淡,包括中国海警主要集中在东海海上的维权。南海虽然有法律战与军事潜在紧张,不过相较而论,对中国大陆来说不若东海棘手。但南海仲裁案,会对大陆造成短期因应的难题。

   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大陆面临的挑战,主要焦点是菲律宾与越南会不会联合;长期来讲,则面临美国、菲律宾、越南、日本、印度与澳洲,甚至加上欧盟的统一战线。

   对于美国,从中国大陆的角度来看,会稍微有一点矛盾:一方面,认为美国不是声索方,所以美国没有资格说三道四,但又认为美国是最棘手的部分。美国这一个核心点,我认为是没有办法避免的。所以,中美之间针对南海情势,已经有很多机制可以讨论,包括战略与经济对话,每年最高层会晤,也包括美国助理国务卿与中国外交部的部长助理等之间互相的对话,名称是亚太政策的对话,不过是针对南海与东海。

   张王会累积两岸合作正能量 两岸已签协议可适用于南海

   两岸处理相关事务的首长会面,我认为可以累积一些正能量,以积极层面带动一些效应。过去台湾陆委会在南海问题上并非扮演核心的角色,而主要由”内政部”、”外交部”、”海巡署”或”国家安全会议”处理,但在张王会之后,陆委会可以有新的思考。

因为台海两岸已经有21项协议,即使有很多没有针对南海的部分,但在已签署的协议中,还是有很多内容可以适用于南海。比如海上搜索救难的部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459.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5月2日, 5:57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