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专家们,又在那里扯淡了,这次,他们扯的是汉语的纯洁性。

人民日报发表文章《使用WiFi、iPad等词破坏汉语纯洁性》认为,WiFi、CEO、MBA、CBD、VIP、PM2.5,大量外语词不经翻译就见诸报端,甚至还出现在某些严肃的学术期刊里,这破坏了汉语的纯洁性。

什么叫汉语的纯洁性,是说祖宗之法不可变吗?什么时代算祖宗之法呢?是《诗经》,还是唐诗宋词,或者是《三国演义》?这几个祖宗之法可完全不同。

我们都回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去?可是,关关雎鸠就是纯洁的汉语吗?关关,是指鸟的叫声,不是汉语,是鸟语,并且,或许是某个少数民族的鸟发出的叫声呢,很不纯洁。

要说纯洁,汉语早就不是处女了。几千年的演变中,汉语不断受到少数民族语言、方言、外国语言的影响,这些影响导致了今天汉语的丰富与生命力。

对现代汉语最大的影响来自日本。现代汉语很多词汇都来自日本,比如科学,民主,人权,干部,组织,效率,,哲学,方程式……

照那些民族主义、反日分子的逻辑,他们应当拒绝使用那些来自日本的汉语词汇。经济学上不要谈宏观、微观;数学物理学上不要谈直线、曲线、抛物线;不许主观,也不许客观,不许悲观,也不许乐观,也不要说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了;甚至他们去医院看病也会很困难,因为肺炎胃炎关节炎之类的都来自日本……最狠的是,他们就无法搞“阶级斗争”了,无法批判“资本主义”了,无法歌颂“共产党”、“社会主义”了。

有人说现代汉语70%的词汇来自日本。这个比例未必准确,但现在大部分常用汉语来自日本,却是无可否认的事实。现代汉语中,越是学术性的,越是常用的词汇,来自日本的越多。

当代对汉语影响最大的则是英语。今天,WiFi、CEO、MBA、VIP、PM2.5,这些词汇极大地方便了我们的表达,有些还与中文进行了完美的结合,比如X光、B超。如今,这些词汇居然被说成是破坏了汉语的纯洁性。再往前一步,我建议,马达、摩托、模特儿这些词汇也不许用,因为他们是披着汉语的外衣,散发着西方的音节。《国际歌》也要禁唱,因为里面有英特纳雄耐尔。

当韩国人要求把汉字从韩文里赶出去的时候,中国的某些所谓专家嘲笑说韩国人心胸狭窄;而到了汉语这里,又说外来词汇影响汉语的纯洁性。专家们的那张嘴,自己打了自己耳光还不觉得。

对外来语的抵触,基本上是出于文化自卑感。韩国人与中国人,心胸都够狭窄的。谁也别笑话对方。

贩卖民族主义的人,少数是精神病,多数则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比如,环球时报贩卖民族主义,除了迎合权力当局外,为的就是多卖几份报纸,多挣点钱。这些声称要维护汉语纯洁的人,更多是为了自己的一点点经济利益。他们称:“好的翻译人才相当于是外来语的过滤器与转化器”,“地位低、稿酬低是目前翻译人才匮乏的主要原因”,“提高译者的地位和稿酬,是当务之急。”——这个三段式论述,要表达的欲望就是:国家多给我们一点钱吧。

而我们要告诉他们:有本事的话,自己到翻译市场挣钱去,别总是惦记纳税人的税款。更不要想一边享用纳税人的税款,一边又对纳税人指手画脚。

关起门来,拒绝外来文化,已经愚蠢透顶。为了一己之利,妄图关上国门,则是罪不可恕。

今天的汉语,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大语种,固然与中国人强烈的生殖欲望有关,同时,也与汉语的开放、包容有关。胡适先生等一代人的白话文运动,以包容的心态给了汉语第二次生命。从1840以后就被迫打开的国门,今天已经不可能再被关上。

一个强大的国家从来不怕外来语的影响,相反,他们欢迎并吸收外来语。牛津英语词典收录了近千个中文渊源词,并且收录的频率越来越高。美国人更牛,他们接受了majiang(麻将)、doudizhu(斗地主)等词汇,甚至连“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这种明显错误的chinglish 都接受,并常常引用。

我们必须承认,汉语书写繁杂,其笔划式结构尤其不适应互联网的输入,并且,汉语的内在逻辑非常不严谨,非常容易产生歧义。我们应该大量吸收外来文化,改造汉语。比如,我们可以不说出租车,而说TAXI;不说吃苹果,而说吃apple;不说城市,而说city;甚至,不说我们是中国人,而说我们是 china人,反正我们整天在强拆民居,拆呐,名副其实……长此以往,把方块字彻底消灭了才好,实现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遗愿,让汉语彻底拉丁化。我们的国际交流将更加方便,中国将更快地融入世界。

相反,如果想杀死汉语,那就以纯洁的名义去进行杀戮吧。让汉语伪装成处女之身进入坟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