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就答应读者写一篇关于台湾服贸的点评,拖到今天才动手,实在惭愧 :(
关于“台湾服贸纠纷”和“”,网上已经有很多写得不错的评论文章。不过捏,大多数评论都只谈到其中的一两个点。咱们天朝有很多网友本来就缺少关于台湾的背景知识,看了这类文章之后,恐怕还是难以了解整个事件的全貌。所以捏,俺花了点时间汇总了一些信息,再加上俺的点评,希望有助于你了解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你可以自行判断各方的利弊得失。
提醒一下:本文中俺的点评仅供参考。希望你在看俺的点评之前,已经有自己的观点、自己的判断。在上周的博文《不要成为粉丝——谈谈“偶像崇拜”的成因和危害》,俺已经强调过了——【独立思考很重要,没有独立思考就没有思想的自由!】所以对俺的观点,也不要盲从。

★相关背景介绍

考虑到某些读者对台湾的情况不太了解,先作个背景介绍。如果你自认为对台湾的情况已经很熟悉,可以跳过本章节。

◇“五权分立”和“五院制”

如今那些比较成熟的民主国家,搞得都是“三权分立”(其思想源自法国启蒙时期的名著《论法的精神》)。但是中华民国的国父孙中山别出心裁搞了一个“五权分立”。在原有的“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三权之上,又多出来“监察权、考试权”。所以如今台湾的政治体制中,有“五院制”分别与这“五权”对应。比如“立法院”对应“立法权”,以此类推。
关于“五权分立”的更多介绍,可以看维基百科的词条(在“这里”)。至于“五权分立”和“三权分立”孰优孰劣,不是本文的重点,就不深入展开了。
可能有些同学会纳闷:“行政院”具有“行政权”,但是台湾总统也有行政权。这俩是不是重叠了。为了说清楚这个,就得聊台湾的“混合制政体”。

◇“混合制”政体

所谓的“政体”也就是政治体制(洋文叫“Form of Government”)。关于这个概念,俺曾经写过一篇《政治常识扫盲:聊聊常见的政治体制》。在这篇博文中提到了——搞共和制的国家,常见的政体包括:总统制、议会制、混合制。在这三种制度中,头两类大伙儿应该比较熟悉(比如美国、、印尼是总统制;、印度、新加坡是议会制)。
至于“混合制”,知道的人比较少。这种制度也叫“双首长制”或“半总统制”,台湾采用的就是这种政体。在这种制度中,“国家元首”(以下简称“总统”)和“内阁首脑”(以下简称“总理”)都具有实权。总统由民众直选,而总理由总统任命(通常情况下,总统会任命议会的多数党领袖担任总理)。如果议会多数党跟总统是同一个党,自然没问题;如果是不同的党,就会出现“两党共治”。
目前成熟的民主国家中,法国是搞“混合制”搞得最好的,也是最有经验的。法国总统如果要任免总理,需要征询议会的意见。但是台湾的总统要任免总理(也就是“行政院长”),【无需】征询议会(立法院)的意见。所以台湾的“内阁首脑/行政院长”更像是给总统打下手的马仔,权力大为削弱。除了台湾,俄罗斯也是采用这种风格的“混合制”(总理权力很受限)。
说到这里,顺便多聊几句:
前面提到说“混合制”也叫“半总统制”。“半总统制”这个名称很有误导性——让人以为“混合制”的总统权力不如“总统制”的总统权力。其实不然。某些采用混合制的国家,总统的权力非常大,甚至可以解散议会(比如俄罗斯总统可以解散国家杜马)。所以,采用混合制的国家,如果制度设计不当,很可能蜕变为个人独裁(看看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搞的“二人转”,你就会明白这点)。

◇政党情况

接着再说说台湾的是多党制。
大部分搞多党制的国家,要么演变为一党独大,要么变成两党轮替。(这两种情况都可以用博弈论的数学模型来解释)
台湾演变为两党轮替——最大的两个党分别是:中国国民党(简称“国民党”)和民主进步党(简称“民进党”)
目前台湾立法院的113个席位中,国民党占65席,民进党占40席,其它几个席位是小党(台联、亲民党)和无党派人士。

◇经济状况

为了让大伙儿初步了解台湾目前的经济状况,引述台湾官方(行政院主计总处)在2013年08公布的数据:
(2013年)上半年“实质平均薪资”减少1.9%(史上第三大减幅)
(2013年)七月失业率则上升至4.25%(亚洲四小龙最高,甚至高于日本)
20岁至24岁失业率升至14.05%(约七分之一)

◇服贸协议

“服贸协议”全称是“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简称 CSSTA(维基的词条在“这里”)
海峡两岸曾经谈过一个《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简称 ECFA)。在这个 ECFA 的第4条指的就是“服务贸易”。通俗而言,CSSTA 类似于 ECFA 的子集。
这个 ECFA 有点类似于 FTA (自由贸易协定),都是开放各自的市场,降低贸易壁垒(关税等)。

“服贸”涉及到的台湾产业包括如下。
非金融类:商业服务业;通讯服务业;营造及相关工程服务业;配销服务业;环境服务业;健康与社会服务业;观光及旅游服务业;娱乐、文化及运动服务业(视听服务业除外);运输服务业;其他。
金融类:保险及其相关服务;证券、期货及其相关服务。

★相关人物介绍

马英九

马英九是在任总统,国民党主席。
他虽然在2012年获得连任,但是在第二个任期,其民调支持率连创新低(低至个位数,9%)。前面介绍过,近几年台湾的经济状况低迷,马英九支持率猛跌跟经济不景气有很大关系。
为啥马英九要不顾这么多民众反对,强力推动两岸服贸。主要原因就是马英九对两岸服贸寄予太大希望。他企图借助两岸服贸一举扭转经济颓势。

王金平

此人是政坛老滑头,相当的精明。他虽然属于国民党,但是在绿营(民进党、等)那边也吃得开。王金平能够长期担任立法院院长,跟他这种蓝绿通吃的风格有关。
很早以前(至少十年前),他跟马英九就出现矛盾。

◇马王之争

去年(2013年)9月发生的“马王斗”(九月政争)让国民党高层内讧达到白热化(详细过程参见维基百科“这里”)。这事儿发展到最后,马英九甚至动用了大杀器——(以党主席的身份)推动国民党考纪会开除王金平党籍。一旦失去党籍,可能会导致王金平丧失立法委员身份;而丧失立委身份就可能丧失立法院院长职务。后来王金平闹到法院,总算保住党籍。
从此事可以看出:马王二人的关系已经差到极点。而且此事导致国民党高层的分化。比如国民党大佬连战就公开反对马英九的做法。

◇江宜桦

前面已经介绍了具有台湾特色的“双首长制”。江宜桦作为行政院长,名义上是内阁首脑,其实捏,只是帮总统打下手的货色。所以在整个服贸纠纷中,江宜桦虽然也经常抛头露面,但无足轻重——因为此职务更多的是执行者,而不是决策者。

◇苏贞昌、蔡英文、谢长廷

这几个是民进党的大佬。苏贞昌是目前的党主席,蔡英文是2012年民进党的总统候选人。谢长廷是2008年的总统候选人。

◇陈为廷、林飞帆

这俩是太阳花学运的主要领头人,都是“黑色岛国青年阵线”(简称“黑岛青”)的成员。
“黑岛青”是2013年7月专门为反对“黑箱服贸”而成立的。

★反服贸的是哪些人?

俺发现有很多人用“一元化”的视角来看待“反服贸群体”。实际上,反对服贸的人分为好几种,动机各不相同。下面大致列举一下:

◇经济上恐中

这类人的比例估计最大。普通民众当中的反服贸人士大多数是这类。他们担心大陆的大型企业(尤其是央企)进入台湾市场,小企业就难以生存。
而且最近10年香港的遭遇,被这类民众视作前车之鉴。

◇政治上恐中(反共)

这类的比例也不小。有相当一部分民众担心中共会借机渗透台湾。这种渗透包括“国安层面”、“意识形态层面”、等。
比如通讯服务市场开放之后,有些人担心大陆电信公司搞“棱镜门”;比如出版市场开放之后,有人担心对民众的“共产宣传”。

◇程序正义派

这类人关注的重点不是服贸的利弊,而是签署服贸的过程是否符合法律?是否有暗箱操作?
关于“是否存在黑箱操作”的分析,后面会专门说。

◇反全球化

这类人应该是少数。因为台湾之前跟其它国家(比如新西兰)也签署国类似的自由贸易协议,并没有招致如此巨大的反响。这说明“反全球化”不是主流。

◇为反对而反对

这类人是最无聊的,不过比例也很低,主要是某些绿营(民进党、台联、等)的政客。台湾民主化之后,始终有一些反对党(蓝绿都有)人士为了党争,采用这种“为反对而反对”的立场——通俗而言就是:始终跟执政党唱反调。如今执政党是国民党(蓝营),所以某些绿营人士就会采用此手法。
说到这里,有必要提醒一下:台湾的民主化进程仅有20年左右,存在某些弊端是可以理解的。“为反对而反对”虽然挺无聊,但总好过独裁政权的“一言堂”。

★双方的主要争议

整个过程,双方比较大的争议点有如下几个:

◇“两岸服贸协议”孰优孰劣?

俺发现很多网友都陷入一个认知误区——单纯地谈论“服贸的优劣”。对台湾而言,服贸这个玩意儿,涉及的社会群体是各种各样滴。对某些社会群体,服贸是有利的;对另外一些社会群体,服贸是不利的。所以,凭空谈论服贸的好坏如同纸上谈兵。关键要看针对的是哪个群体。
维基百科上有一个“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词条,里面列出了正反双方对服贸的说辞。

支持服贸的言论来自如下这些人(不含职业政客):
央行总裁彭淮南
晶华酒店董事长潘思亮
宏碁集团创办人施振荣
台达电创办人郑崇华
天下文化创办人高希均
中华民国全国商业总会理事长张平沼
中华民国全国商业总会监事会召集人王应杰
世界台湾商会联合总会总会长杨信
工业总会秘书长蔡练生
商业总会理事长赖正镒
电机电子工业同业公会副理事长郑富雄
艺人罗霈颖(原名罗璧玲)
(以上人名来自上述维基词条中列出的服贸【支持】言论)

反对服贸的言论来自这些人(不含职业政客):
台大经济系教授林向恺
台湾印刷出版产业人士郝明义
中药商会联合会理事长朱溥霖
政治大学金融系教授殷乃平
台湾大学经济系主任郑秀玲
东吴大学教授郭振鹤
台湾大学法律系教授林钰雄
作家、社会评论家彭明辉
(以上人名来自上述维基词条中列出的服贸【反对】言论)

俺个人认为:
主要的支持者——集中在台商、大公司老板/股东、之类的群体。因为服贸签署之后,他们可以更方便地在大陆市场赚钱。所以他们当然大力支持服贸的签署。
主要的反对者——是那些小企业主,行业雇员、等群体。最近20年,天朝的“国进民退”,咱们这些大陆网友应该都有体会。所谓的“国进民退”就是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被国营企业(尤其是国企中的“央企”)压缩掉了。咱们天朝的央企,说白了就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不光是利用政策壁垒搞“国家垄断”,而且还跟权贵集团勾结。比如俺在前几天的博文《为啥周永康案还不公布?另八卦一下后续大老虎的热门人选》中提及的周永康、曾庆红、贺国强、李鹏、等家族。这些权贵家族纷纷渗透到央企中。如此一来,普通的民企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咱们天朝的这些丑事,某些台湾网友当然也知道。所以台湾的小企业主、行业雇员,如果他们知道发生在大陆的“国进民退”,当然也会担心服贸签署之后带来的负面效应。

◇审议过程是否违规?有没有黑箱操作?

这个问题是正反双方争论的焦点之一。俺看了双方的好几篇文章,都说自己这方有理,但是论证过程都流于简单。后来找到这篇长文(链接在“这里”),说得还算详细。
把此文的开头部分摘录如下(第一句俺就很欣赏)

不要盡信本文,就如同任何懶人包一樣,不要當一個只接收答案的人

你要先知道:
立法程序長這樣

1. 行政院送案給立法院
2. 立法院程序委員會決定下次院會議程要討論那些法案
3. 立法院會一讀
4. 如果是審議案就送相關委員會審查,備審案可以跳過
5. 立法院會二讀
6. 立法院會三讀通過

現在服貿協議的進度:通過委員會進入二讀

事件簡要:
之前服貿協議經過朝野協商說要逐條審議
並且要等公聽會開完之後才開始審議
不過接連幾天議事衝突,沒有進展

3月17號張慶忠委員稱服貿協議是行政命令放三個月就算已審
後來又補充說服貿協議本來就是備查案不用審

所以這次事件的爭議:
服貿協議到底是審議案還是備查案?能不能當作行政命令
這問題其實出乎意料之外的複雜

……

关于“两岸服贸协议”,这里面有一个打擦边球的地方——两岸关系的特殊之处。如果台湾跟其它国家签署贸易协议,视作“条约”——这个在中华民国法律中有很明确的定义,不会产生太大分歧。但是两岸之间签署贸易协议,不算“条约”——因为中华民国的宪法认为,大陆是中华民国的领土。所以两岸之间签署的东西,要参照“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但是这个条例又比较模糊,对某些细节没有界定清楚。
由于上述原因,导致这个问题引发大量口水战,但各自都无法说服对方。

◇“占领立法院、行政院”是否正当?

对于太阳花学运,总体上俺是比较认同的。【俺对学运的认同跟“服贸”没啥关系】,主要是因为俺比较支持公民的非暴力抗争。在前两年的《谈革命》系列博文中,俺已经表达过类似的立场。
但是俺觉得:【“占领立法院和行政院”是太阳花学运的一大缺憾】。为啥捏?这要从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太阳花学运的性质——是“改良”而不是“革命”
在《谈革命》系列中界定过“政治变革”的三种类型:改良、革命、政变。“改良”跟“革命”的区别在于:“革命”对政治制度的改变是彻底的/根本性的;而“改良”是不彻底的。
太阳花学运的政治诉求是基于“服贸议题”,其性质显然是“改良”。
如果某个非暴力抗争的性质是“革命”,那采用“占领国会”的手段就是正当的。比如1998年发生在印尼的非暴力革命,雅加达大学生占领国会大厦。当时的独裁总统苏哈托企图动用军队血腥镇压,但是军方抗命,苏哈托被迫下台。
反之,立足于“改良”的非暴力抗争,却采用“占领最高立法机构”的行为,导致国家立法机关瘫痪——让人感觉做得太过头。

“立法院/行政院”的性质——不是公共空间
在《政治常识扫盲:澄清“言论自由”的各种误区》一文中,俺解释过“公共空间”的概念(健忘的读者可以再去看看)。“公共空间”洋文叫“public sphere”,主要特征之一是:不属于任何个人,不属于任何组织/机构。由于这个特征,任何人都可以在公共空间发表言论。比如伦敦的海德公园就是非常有名的公共空间。对台湾来说,台北的凯达格兰大道和凯达格兰广场可以算是“公共空间”。但是“立法院办公场所”和“行政院办公场所”显然【不能算公共空间】(因为这两个地方都有明确的“所有者”)。所以俺认为: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和行政院,超出了“非暴力改良”的边界。
作为对比,咱们来看看2006年发生在台湾的“反贪倒扁运动”。当时施明德发起的红衫军,规模空前(人数超过百万)。示威民众一度包围总统府和总统官邸。当时有很多人提议说,直接冲进总统官邸,把陈水扁抓起来。但是施明德坚决反对。因为他很清楚:如果示威民众冲进总统官邸,那么抗议活动的性质就变了。

★服贸【支持方】的污点和败笔

◇马英九的问题

从整个事件可以看出马英九很缺乏政治技巧。
民主体制和独裁体制最本质的区别是——分权。在分权体制下,没有人掌握绝对的权力。这种情况下,国家领导人需要一定的政治技巧才能推动和落实那些重大的事情。举个例子,在美国名垂青史的林肯就很有政治技巧。为了达到最终目的,他懂得在合适的时机进行恰当的妥协;而且林肯能够把政治对手团结在自己周围,这点一般人很难做到。(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一个妥协者的伟大胜利——亚伯拉罕·林肯的抉择 @ 南方人物周刊》)
俺个人认为:马英九既不懂得“妥协的技巧”,也不善于团结不同立场的政治人物(所以才跟同党的王金平剧烈内讧)。

◇张庆忠的30秒

3月17日下午发生在立法院的事情,可以参见维基百科“这个词条”的介绍,过程很详细。
当时国民党立委张庆忠用30秒宣布如下:出席人数五十二人,已达法定人数,现在开会,进行讨论事项;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本案已逾三个月期限,依法视为已审查,送院会存查,散会。
此举让矛盾严重激化,并直接导致学生在18日晚间占领立法院。
说实在的,这是马英九政府和国民党方面最明显的败笔。

◇马英九政府的虚假宣传

马英九在2014年3月公开宣称:两岸服贸协议若无法通过,会影响中华民国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
可惜没过几天(4月10日),美国在台协会发言人金明表示:他看不出两岸服贸协议争议与 TPP 有直接关联。
又过了几天(4月21日),美国 APEC 资深官员王晓岷表示:ECFA 和加入 TPP 没有关系——我们只会问你要开放哪些市场,不是问你对中国开放哪些市场。

◇蓝营立委邱毅的抹黑宣传

邱毅也算是比较有名气的立委。学生占领立法院之后,他在电视上抨击学生的行为,然后拿出一张现场照片说:有的就地睡觉,然后吃得是满地的狼藉,请看这个就是立法机构的发言台,在立法机构的发言台上面,大家看到没有一大堆的香蕉,很明显的这个香蕉是谁送的,后来我查得很清楚,这个香蕉就是民进党的党团送进来的。
搞笑的是:邱毅指称的“一大堆香蕉”,其实是“向日葵”(也就是“太阳花”)。相关照片请看“这里”。
不得不说的是:这么低级的错误,后来居然上了CCTV的“海峡两岸”节目。相关视频请看“这里”(需翻墙)。

◇抹黑学运骨干的网文

网上曾经流传一份“起底学运骨干”的帖子,称太阳花学运的主要骨干都是民进党党籍。后经媒体记者逐一确认,基本上与事实不服——主要骨干都【不是】民进党,基本上跟民进党无瓜葛。相关报道在“这里”。

◇挺服贸人士的假冒身份

国立中山大学社会学系是全台第一个自主决定罢课的系所。罢课之后,有数十个自称“家长”的民众拨打电话给中山大学社会系。社会系的系主任杨静利说:“有很多家长跟我们讲说,我们小孩已经大四了,罢课活动让孩子无法在今年毕业。只好无奈回应——我们系是(三年前)新成立的,我们最高年级只有大三,没有大四的同学。”(相关报道在“这里”)
显然,这些号称“家长”的人是挺服贸的人士,企图用这种方式阻止高校罢课。

★服贸【反对方】的污点和败笔

◇占领立法院、行政院

俺认为这是“反服贸一方”的主要污点。在前面的段落已经具体分析过了,此处不再罗嗦。
另外俺要提醒一下:占领“立法院、行政院”只是整个“太阳花学运”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应该因为这个而否定整个太阳花学运。关于太阳花学运的积极意义,会在本文末尾总结。

◇民进党立委霸占立法院主席台

前面背景介绍中提到了台湾政党情况——民进党在立法院处于少数党地位(40/113)。为了阻止服贸协议通过,民进党采用比较下三滥的手法——长时间霸占立法院主席台,致使服贸议题无法进行正常的讨论和表决。
如果俺没记错的话,民进党立委比国民党立委更经常采用一些下三滥的手法(除了强占主席台,还有“锁门、群殴、泼茶水、等”)。
俺觉得民进党应该多向欧美成熟民主国家的议会学习,看看人家的“少数党”是如何运作的。

◇苏贞昌借机拉票

在3月21日的反服贸集会上,苏贞昌(民进党主席)利用上台发言的机会,替台中市长参选人林佳龙拉票,台下哗然。
事后,苏贞昌通过发言人发表公开道歉。

★太阳花学运的意义

关于此次太阳花学运意义,彭明辉(台湾清华的教授)写了一篇评论《學運成就了什麼──給參與學運的學生們》。俺觉得其中几段写得好,摘录如下:

學運是為了深化民主,而不是為了奪權,或者逼統治者接受任何條件。
……
會有人獨裁,是因為有一大堆不思不想的順民!學運的最高成就是在減少台灣的順民人數。
……
把一部憲法和一整套民主制度送給一群奴性深重的人,他會用民主程序選出一個獨裁者,再授權給他把憲法改成適合獨裁的版本。民主真正的敵人是一群奴性深重的順民,把順民變成不那麼具有奴性,這才是學運帶給這個社會最重要的成就。

为啥俺赞同这几段话的观点?因为在之前的《谈革命》系列的第3篇《政治变革需要哪些素质》,俺专门强调过:【政治素质】和【心理素质】是最关键的两个素质。“普及心理素质”有助于摆脱洗脑,降低脑残的比例;“普及政治素质”有助于让更多人成为“公民”,减少“臣民”和“奴性”。
当具备“公民意识”的人达到一定比例之后,才有可能发生【积极的】政治变革,才有可能在政治变革之后建立更成熟的政治制度。

★咱们天朝的网友该总结哪些经验/教训?

最后留个思考题给列位看官——如果你是天朝的网民,你觉得台湾的这次服贸纠纷和太阳花学运,有哪些经验和教训值得大陆借鉴?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谈革命(系列)
政治常识扫盲:聊聊常见的政治体制
政治常识扫盲:澄清“言论自由”的各种误区
政治常识扫盲:理清“国家、政体、公民、政府、政党”等概念
批判性思维扫盲:学会区分“事实”与“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