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逾千名来自湖北省各地的企业军转干部周四前往省政府上访,要求面见省领导,落实军转政策。此外,周二,逾百“三线学兵连”老兵 再次前往陕西省信访局要求落实相关待遇,并且声援遭当局以“非法聚会罪”逮捕的陕西维权代表李乃堂。

近年各地退伍军人上访维权日渐频密,规模也越来越大。周四,来自武汉各个区及宜昌、孝感、襄阳、黄石、荆门等县市的逾千名企业军转干部聚集在省政府维权,要求落实军转政策。据现场图片显示,请愿者头戴红帽、集体披挂大幅黄色“冤”字状衣。现场有大批警察戒备,并拉起了警戒线。另据维权网站“六四天网”报道,老兵们呼喊口号并高唱战歌。

记者周五采访到了军转干部代表杨三德,他表示尽管当天省委干部未出面接待,但对政府仍抱有希望,不便接受外媒采访。

记者:“得到回复了吗?”
杨三德:“没有。谢谢你,但我是老共产党员,这是我们党内的事,我无意接受外国媒体采访,请你谅解。”
记者:“您现在有没有失去生活保障?”
杨三德:“生活保障没有完全失去,但一些相应的待遇还没有完全落实。”

而另一名要求匿名的军转干部周五向记者表示,走上维权之路是因为政府未能依法给予他们公正的待遇。有退役军官拿了很少补贴就归类为自主择业,从而最终丧失生活保障,还有大批军人转业后安排到企业,随后在改革中失业,生活困苦。他们要求落实国家军转干部安置政策。

记者:“你们昨天去省政府上访有结果了吗?”
匿名军转干部:“没有,他们根本不敢面对,政府没话好说。养老金有个标准的,根据级别不同不一样,如果有企业军转的身份,每年都会加一点,国家有这个政策,政府应该按政策兑现,可他们现在不兑现,我们军队转业干部原来的身份被取消了,说因为改革的原因,你这个说法就不对,因为军队转业干部在我们国家的体制上一直都承认延续我们军官的合法身份。”
记者:“昨天大概多少人去上访了?”
军转干部:“昨天我们有一千多人。”

此外,本周二是“三线学兵争取权益公平日”,百多名来自西安、咸阳、宝鸡、渭南等地、年近花甲的老兵再次前往陕西省信访局请愿维权,要求政府落实相关待遇,并且声援遭当局以“非法聚会罪”逮捕的陕西维权代表李乃堂。

三线学兵连成员积淀周五对记者说,李乃堂仍在押,现在风声鹤唳,她不方便多说:“(李乃堂)他现在不自由,我不能跟你多说,用这个电话号码不合适。”

一名要求匿名的三线学兵连成员周五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上个世纪70年代初,参加建设从襄樊到重庆的襄渝铁路的三线学兵连学员都只有十六、七岁,而修路工作危险繁重,曾导致多人死亡或伤残。现在学员们要求维权补偿,多次大规模在陕西省政府前集会上访无果。因参与维权,大量三线学兵连成员还遭到各地维稳部门的控制:“我们一些三线学生到政府去,提出诉求。当时修襄渝铁路时人手不够,以知青的名义,调69届和70届去修,当时没说让我们进洞,后来人手不够以后,有很多人进洞了,牺牲了很多进洞的人,有120多个人。这几年在政府上访的有一部分是伤残的有一部分是要求部队待遇。每个礼拜都会去政府上访,没有给过正面答复,后来有代表被抓了关起来了。”

据了解,作为三线学兵连的维权领袖,李乃堂曾经多次遭到相关部门的维稳待遇。今年2月,李乃堂被西安警方刑事拘留,近月,被西安检察院批准正式逮捕,罪名是“非法聚会”。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林迪/马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