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美国民间组织“自由之家”周四发布了《2014年全球新闻自由度报告》,指全球新闻自由度跌至10年新低。中国的排名较去年再跌4位至倒数第11位,被列为“新闻不自由”国家。香港的新闻自由也继续恶化,排名下跌3位。大中华仅台湾仍属新闻自由地区。

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夕,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民间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5月1日本周四发布了《2014年全球新闻自由度报告》。报告称全球新闻自由度在去年降至10年来最低点,只有七分之一的人口享有完全的新闻自由。

这一年度报告从媒体运作的合法环境、政治因素对新闻报道的影响以及新闻内容及发布所受到的经济压力三方面对197个国家及地区进行评分。今年有63个国家或地区被评为“新闻自由”,与去年持平,而“部分自由”的有68个,比去年减少2个,“新闻不自由”的则由去年的64个增加至今年的66个。其中,瑞典、挪威、荷兰并列第一,朝鲜继续包尾。

报告指,在亚洲地区,只有日本与台湾,即5%的人口享有新闻自由。其中,中国因严控媒体,打压网络言论,特别是微博,并且增加了对外国记者的施压,因此继续被列为“新闻不自由”国家,排名更从去年的第179位下跌至第183位,与越南、老挝、阿塞拜疆并列。

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以自身经历向记者讲述中国的新闻自由非常糟糕。

“我本人就经常因为披露一些社会上被掩盖的一些事情,就受到严密的监控,还被拘留、打骂,抢走照相机,删除我拍的东西,警察找我谈话、威胁,不准我进行这方面的报道。”

记者:“这个情况是在去年2013年到今年一直在持续是吗?”

马晓明:“今年都有。今年是3月16号,有访民在省政府门口上访,我离得很远拍照片,警察就强行叫我删了,说你又不能给他们解决问题,你拍照干什么?最后还是把照相机收去以后给我全部删掉,删掉以后才放了我的。去年还打,去年闹了两天才把我放了。”

马晓明认为,目前中国的社会矛盾不断激化,而随着新媒体的发展,民众也越来越希望能透过网络或者其他渠道披露所受到的侵害。这也导致了当局愈加严密地监控、打压新闻自由。

“矛盾越重,人们受的侵害越重,人们就越想把它披露出去。再加上现在许许多多新的渠道,新的传媒日益大众化、普及化了,人们发表的有关的言论、照片、文章就越来越多。这样的东西发表出去,对中共的形象首先是如实地刻画,不像中共自己美化得那个样子,所以政府也要花更大的力气来监控和打压人民对于信息的自由传播。”

而香港因过去一年中发生了多起针对传媒工作者的严重袭击以及媒体在北京的政治和经济双重的压力下进行自我审查,新闻自由退化,排名由去年的71位跌至74位,但仍属“部分新闻自由”地区。

香港资深媒体人程翔周五向本台表示,香港的新闻自由自2012年开始就已不断受到打压。

“从过去两年来看,我们都感觉到一连串影响香港新闻自由的事情发生了。很多人都说这是(针对)个别机构,并不是有系统的打压,但是我们觉得这种说法不能成立。这一系列的事件都有一个特点:受影响的都是一些比较敢言的记者或者评论员,而不是那些唯唯诺诺的人。”

程翔认为,香港未来的新闻自由可能会进一步退化。

“我不觉得它(新闻自由)会改善,反而我觉得会用一些可能更加微妙的办法来慢慢恶化。特别是我们看到最近香港一大批传媒的老板到了北京,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接见,几乎已经跟他们说以后新闻要怎么怎么办。这个东西我觉得是很奇怪的,在一个自由的社会,没有要领导人告诉媒体的老板该去怎么样办报纸。这种情况居然发生了,我只会更担心香港未来的新闻自由度会越来越受影响。”

大中华地区内,只有台湾被评为“新闻自由”地区,排名与去年一样,仍位列47位。但报告也说,注意到台湾拥有庞大事业的企业家获得媒体市场更大的控制,担心台湾的多元化受到威胁。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林迪/马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