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化工集团朗盛(Lanxess)曾试图说服俄罗斯捷尔任斯克市(Dzerzhinsk)向该公司计划建厂的工业园区供电,不料5年过去而事情却毫无进展。但它在2012年向俄联邦政府反映这个问题后,一切突然变得十分容易。

“两天内,自副部长以下的各级官员都承诺他们会提供帮助。不到6个月后,变电站就建成了,”朗盛俄罗斯业务主管乔治•巴贝(Georges Barbey)表示,“只要有联邦政府过问,在俄罗斯是有可能得到良好投资条件的。”

这在很大程度上概括了俄罗斯是如何应对其主要宏观经济问题的,这个问题就是针对其营商环境的普遍抱怨,这种环境使得企业无法进行提振该国低迷经济所需的投资。

与其他新兴市场相比,投资在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GDP)中占25%,这个比例本来就偏低,而去年收缩0.3%后,今年首季度又进一步下滑4%。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所引发的对潜在系统性制裁的担心,掐断了外国信贷流入,迫使许多企业推迟扩张计划。

但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政府并未被吓倒。上周,普京在推出俄罗斯各地区投资环境评级时表示,这项调查将成为“推动切实改变的工具”。

这项调查是由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以及多个俄罗斯和外国商会协助设计的,并以对俄罗斯全国各地企业的调查为基础。例如,调查显示,尽管在某些地区能在60天内让一家工厂通电,但其他地区所需的平均时间是288天。同样,小企业可获得的资金支持,登记产权所需的文件数量,以及地方政府对业务流程的基本了解,也存在极大的地区差异。

普京的经济顾问安德烈•别洛乌索夫(Andrei Belousov)表示,莫斯科方面正试图利用企业的专业知识来改进监管框架。“最重要的不只是我们得到某个地区的评级信息,而是我们在汇集最佳实践。”他表示,“我们将密切留意各项表现指标的变动,特别是在最差的地区,以求改善。”

此类努力正获得肯定。去年,俄罗斯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对189个国家营商环境的排名中跃升19位,位列第92。

不过,有些人认为,这种努力只是表面上的。许多俄罗斯企业仍从结构上使自己隶属于境外控股公司,以便不受俄罗斯法律的管辖。“俄罗斯不存在真正的法治,你永远不能确定自己的产权会不会得到保护,”俄罗斯一家大型企业集团的一名高管表示。曾是俄罗斯最大石油公司的尤科斯(Yukos)被迫破产和出售资产,这件事仍让人记忆犹新,尽管多数投资者承认,此类情况已不再那么频繁地发生。

“问题(没有法治,政治干预商业)无疑存在,但规模并没有那么大。”别洛乌索夫说,“如果你看看调查,尤其是对外国企业进行的那些调查,你可以看到,他们在俄罗斯最关切的问题是官僚主义、极为冗长的决策程序、腐败、对企业的检查实际上不受监管、以及司法体系缺乏效率。”

译者/和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