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跟兩名學民思潮成員到台灣旅行並住在同一房間,昨晚有個電話打到酒店房間,是男性聲音用普通話說:「請問黃先生在嗎」,學民思潮成員給了電話我,我聽了之後他就說:「有香港的朋友想跟你做訪問」,當時也覺得有點奇怪,但我就用普通話回應:「不好意思,要找我做訪問就用facebook whatsapp找我,我沒台灣電話號碼」,然後就掛了線。

接著學民思潮成員就離開酒店房間到接待處詢問,酒店那邊就表示沒有職員打過進來。當酒店房間電話只有職員和其他房間才能打進來,職員也沒有需要騙我們,那就證明昨晚是有其他住在同一酒店的「男住客」打來找「黃先生」想去「做訪問」,而酒店同層也只有我一個姓黃。

到底「男住客」為甚麼會找黃先生?「男住客」是如何知道有姓黃的人住在這個酒店呢?

今天中午和兩名學民成員離開酒店,踏出酒店就看到一名灰色黑間條衫、黑色長褲、人字拖和斜咩袋,簡稱「灰衫男」的高瘦男生在門旁拿著手機站著,我們一直行走,「灰衫男」就一直跟著我們走,當然這也不能證明甚麼,頂多也可以說是巧合而已。但是,當我們進到「全家」便利店買綠茶雪糕吃,另一名學民成員卻看到那個「灰衫男」開了手機的相機向著我拍,之後還聽到他在說廣東話。

天氣炎熱,我們三人在店裡涼著冷氣吃綠茶雪糕,他也有樣學樣地在店外曬著太陽吃綠茶雪糕,我們離開「全家」到捷運站,他就邊按手機邊跟著我們到捷運站。在車站等車的時候,我們在一號月台,他就站在三號月台的位置,一邊用右手握著手機貼著耳邊「講電話」,一邊卻在用右手按手機的screen,不知在按甚麼程式?

當列車到達的時候,「灰衫男」就立即從三號月台跑到一號月台,持著手機上了我們學民三人的那卡列車,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因為「灰衫男」不知道台北部份線的列車跟香港的MTR不同,在卡車和卡車之間是沒有接連在一起的,如果「灰衫男」按原定計劃上了三號卡車,是不能走去一號卡車拍我們,這也證明「灰衫男」根本不熟悉台北捷運。

接著,我們到市中心觀光時不幸下錯車,那「灰衫男」就在同一車站下車,怎料當我們發現自已下錯車,則在關門一刻走上車箱,最後我們學民三人就誤打誤撞成功捌甩「灰衫男」。

十一時多回到酒店,當我一下的士,就看到一個年輕看似20多歲的「黑衫男」(跟中午的那個的樣子不同),從褲袋拿出手機擺在胸前至頸上的位置,指頭不停地按著手機,視線也是望著我們,我見形勢不對,便急急腳走進酒店裡面……

坦白說,我原本也無意把這事公開在面書,但事情發展得實在不太尋常,之前在香港在旺角行街被狗仔隊拍到,以至懷疑在中大被跟踪也算了,想不到在台灣這邊,也被不知名的人士打擾,我真的不相信這只是我「多心」,只是和兩位學民的同學,打算在試後到台灣遊玩,並且和台灣學運的朋友見見面,也沒意去作甚麼特別的事……

其實我按估計,台灣那邊應該對我沒有太大興趣……但為何「男住客」會疑似知道我的住址?「男住客」和「灰衫男」是否同一個人?「灰衫男」和「黑衫男」是否同一媒體去指派?還是,其實背後有其他更有勢力的人和組織去指派這些怪人?

「對家」用到這些偷偷摸摸的跟踪方法,實在讓人憤慨,無論如何,請為我代禱。

PS. 如果你們有意「陽光射之鋒」,那真的不用麻煩,因為我本身行事為人光明磊落,要拍就過來跟我說一聲就可以了,甚至簽名、合照和自拍也可以考慮。

*圖為今天的「灰衫男」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