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洋鬼子是「洋腸」,那香港男士應該就是「香腸」。我知道用「腸」來代表男人以及用「食」來代表交往是比較低俗和露骨,可是這卻是最神色俱備的。今次「港女向西事件」,港女向西方投誠,背棄同根生的港男,我認為本來這就是女士們的性愛自主權,港女罪不過被起底投訴等,因為問題的重心在於洋漢的動機與回應。

起初網民也是用「食花生」(歇後語:等睇戲)的心態看事件,更認為港女是「引清兵入關」,助長西人恥笑港男。可是站在港女的角度,兩腸之間,她有「選腸」自主權,所以,之後網民也將槍頭對準那位動機不良的David Bond,以行動來反擊,因為這位洋人在亞洲到處獵食,來貶低亞洲人,更表示亞洲女性隨意。

可是佢係人賤,口賤、行動賤,但每個地方都有賤人,我們無佢符,佢都有繼續賤格的自由。但由今次事件啟發到我,我們香港男士應該開始正視自己的不足,積極改善,一洗港男近年負面的形象,一扭港女獨愛「洋腸」不愛「香腸」的價值觀。

我們不需自貶身價,但亦要有自知之明,最近網上有訪問指港女認為港男:無自信、小器、自大、市膾、大男人、無主見、講粗口……當然我不能否認這是部份的事實,但另一方面,這亦證明港女對港男太了解了。試想想,溝通語言文化隔了一種,令洋鬼子神秘難摸索,港女很自然被那塊面紗蒙騙或吸引到,可是正因為港女對港男們非常了解,加上港男的確有一些討厭的特質,遂產生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反饋。因此,今次事件令我更覺得港男應該好好增值自己。

我講咁多,其實總結一句就係:「港男要正視及改善自己問題,將『香腸』烹調成世間美食,令所有港女都欣賞!」

轉載自《新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