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中华文明历史上曾长期领先”命题影响大传播广,但似是而非。该命题受到李约瑟之谜的影响。李约瑟关于中国科学技术曾长期领先的观点失之片面。当前我们应以人民幸福民族繁荣为最高目标和价值,扬弃中化还是西化的两分法,把一切有用的东西拿来所用,即融中西文化所长,在现代化基础上重建中华文化本体。

  

   关键词:文明,科技,领先,现代化

  

   有一个命题流传甚广影响很大但似是而非。流传广影响大因为它听上去不错,很正面,很积极,颇能满足人们的虚荣心,以致在许多人心目中已差不多被当作公认事实,但我认为距实际情况相差很远。这样一种认知与事实的巨大反差负面作用颇大,因为它不能使我们正视自己的昨天,因而也影响我们今天的视野与胸怀,从而对现实实践可能产生某种不利影响。我这里所说的命题是“中华文明在历史上曾长期领先”。

   首先声明,如果真的长期领先,笔者求之不得,否则是数典忘祖罪过不小。但如果根据不足则可能误人误己,徒留话柄,应予澄清。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亚里士多德一句名言:“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

   一个影响很大的命题

   先谈影响。影响大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海量的网页。网络时代影响多大搜索便知。我们可用“百度”搜索引擎一试。就在笔者撰写此段文字之时,百度搜索“中华文明历史上曾长期领先”,得到的相关网页结果为1880 ,000个;“中华文化历史上曾长期领先”,网页结果为4,210,000个。其他类似的还有:“中华文化曾长期居世界前列”,百度搜索相关结果约5,270,000个;“中华文化曾长期走在世界前列”,百度搜索相关结果约6,230,000个。还有与之意思一致或密切相关的说法,“中国近代落后了”,百度搜索约4,100,000个。“中国近代落伍了”,百度搜索相关结果约1,710,000个。网络统计可能有交叉重合,也有其他方面内容混入,但把之去掉数量仍不会小,足以表示该命题的影响与关注度。

   第二,写进中学教科书。该命题被许多人广为接受的一个重要标志是写进了中学教科书,作为一个定论和权威观点,让千千万万中学生从小接受,逐渐成为根深蒂固的观念和知识。例如高二政治《我们的中华文化》单元就有这样一个重要命题:“中华文明在世界历史上曾长期处于领先地位,具有强大的生命力”。2010届天津一中高三政治总复习“中华文化与民族精神”考点21写道:在古代社会,中华文化曾长期走在世界前列,对人类文明作出了巨大贡献。学优高考网《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课件3(人教版必修)也指出:“古代社会,中华文化曾长期走在世界前列”。全品高考网2011年高考政治一轮复习必修第三单元教师备选题库写道:“在古代社会,中华文化曾长期走在世界前列。但是随着中国封建统治的日渐没落和西方近代工业文明的巨大冲击,中华文化也经历了衰微的过程。”等等。

   第三,学界的影响。公众与教科书很大程度上受到学界的影响。很多学者有些是成名学者持类似观点,如韩毓海《五百年来谁著史》第三版序写道:“长期领先于世界的中国,为什么在19世纪走向衰败和落伍?长期战乱分裂的欧洲,为什么会在19世纪后超越中国、领先世界?――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课题”。林毅夫在《北京大学学报》2007年第4期著文指出“中国到明朝中后期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约16世纪),直到欧洲荷兰成立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中国开始慢慢落后于西方!应该领先世界多数国家至少4600年!落后世界时间是近400年!”毛立言《从现代化视野对中国道路的整体认识》(《经济从横》2010年第2期)一文论述得更为明确与雄辩:

   在人类六千年文明史上,中国曾经有四千年左右走在文明发展的前列。在人类农业文明发展阶段,中国的科学技术方面有许多创造发明,长期居世界的前列;农业生产率达到并长期保持了世界最高水平,以农业和手工业为主体的我国的物质文明,以及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的精神文明,始终都走在世界的前列,对世界文明的发展做出了举世公认的贡献。世界各国学者普遍认为,直到16世纪,中国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仍居世界前列。18世纪与19世纪的交叉点,是中国历史坐标系上的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点。这是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发展水平由远远超出的两条曲线逐渐接近相交后,又迅速向反方向拉开距离的一个历史拐点。从中国走向现代化的总的历史过程来讲,这是一个“自生型”主动现代化路径终结和“回应型”被动现代化开始的分界点。在工业革命发生以来的200多年间,中国从18世纪的世界一流强国下降为19世纪的世界二流国家,到20世纪初又跌落到世界三流国家的境地。这就是中国没有抓住由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化的历史机遇而付出的沉重代价

   类似例子还有很多,但要说明该命题的广泛影响我想已经够了。

   问题的由来——李约瑟之谜

   推其原始,前述所有关于中华文明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等诸方面历史上曾长期领先至近代才落后的论述差不多都可溯源到著名的“李约瑟之谜”,或与之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李约瑟之谜”是著名科学家和中国科技史研究者李约瑟先生提出来的纯学术性命题,该命题来自他对中国科技史乃至中国文化在世界历史中地位之思考,具体内容包括在他撰写的多卷本巨著《中国科学技术史》等著作中。如在该书的“序言”中李约瑟指出:

   “中国的科学为什么会长期大致停留在经验阶段,并且只有原始型和中古型的理论?如果事情确立是这样,那么中国人又怎么能够在许多重要方面有一些科学技术发明,走在那些创造出著名的‘希腊奇迹’的传奇式人物的前面,和拥有古代西方世界全部文化财富的阿拉伯人并驾齐驱,并在公元3世纪到13世纪之间保持一个西方所望尘莫及的科学知识水平?中国在理论和几何方法体系方面所存在的弱点,为什么没有妨碍各种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的涌现?中国的这些发现和发明往往远远超过同时代的欧洲,特别是在15世纪之前更是如此(关于这一点可以毫不费力地加以证明)。欧洲在16世纪以后就诞生出现代科学,这种科学已经被证明是形成近代世界秩序的基本因素之一,而中国文明却没有能够在亚洲产生与此相似的近代科学,其阻碍因素又是什么?”((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一卷第3页,科学出版社)0

   在该书第一章中李约瑟还说研究中国科技史:“所面对的是一系列惊人的科学创造精神、突出的技术成就和善于思考的洞察力。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现代科学,亦即经得起全世界的考验、并得到合理的普遍赞扬的伽利略、哈维、凡萨里乌斯、格斯]纳、牛顿的传统——这一传统肯定会成为统一的世界大家庭的理论基础——是在地中海和大西洋沿岸发展起来,而不是在中国或亚洲其它任何地方得到发展呢?”(《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一卷第43-44页)

   李约瑟的论述大致包含这样一些内容:

   第一,中国的许多发明很重要,对世界文明的发展贡献很大,使得中国的科学技术在公元3到13世纪一千年时间里领先于西方。

   第二,总的说来,中国科技长期停留在经验阶段,其理论范型是原始的和中古的即传统的。

   第三,为何中国长期处于经验阶段的科学技术能够有那么多重要发明,从而对世界文明作出重要贡献并使中国的科学技术能够在一千年的时间里保持领先?

   第四,中国科技近代落后的标志是没有能够孕育产生近代科学技术,而这些正是现代化运动的主要构成因素和关键的推动力量。

   第五,我们应思考以牛顿力学蒸汽机等为标志的现代科学技术为何产生于西方而不是东方?

   李约瑟的问题是纯学术的,是科技史也是文化史的重要课题。他作为一位中国科技史研究者清楚地知晓中国古代有许多伟大发明,同时作为一位有良好素养的科学家又敏锐地察觉其中所包含的问题,并把之尖锐地提出来。概括地说,他的问题主要是,为何古代有很多重要科技成果的中华文明近代没有发展出现代科学以致落后挨打?

   李约瑟的问题牵动着每个勤于思考同时又关心国家命运的中国人的心,因此在学界产生广泛影响是不奇怪的。问题在于如何解答。

   在我看来,中国科技长期停留在经验阶段,其理论范型是原始的和中古的即传统的,这个判断没有错,问题在于后面的问题。李约瑟看到中国的许多发明很重要,对世界贡献很大,但他进而把传统阶段经验领域的技术发明推至科学技术整体,认为中国科学技术整体水平在公元3到13世纪长达一千年的时间里领先于西方乃至世界,这个判断就有些简单与片面了,缺少充足的论据与分析。但这个说法还不算过于离谱,有些人更进一步把科技领先推至文明整体发展水平长期领先,那就更缺少说服力,与实际情况情况愈来愈远。下面试分析之

   科技长期领先说失之片面

   中国古代科技曾长期领先,这个命题在某种意义上可以成立,但需加以限定,并作具体分析。领先是在所有领域或主要方面还是某个方面?长期有多长?李约瑟说3世纪到13世纪一千年,还有许多人包括一些知名学者认为是16、17世纪科学革命前的整个人类文明史。窃以为李教授说的有些道理,但也只是部分成立,部分不成立,因此谓失之片面;若认为领先时间涵盖了16、17世纪以前所有文明史那就离实际情况相距很远了。

   为何说部分成立?理由有二:一是中国的科学技术确实在许多重要方面长期走在世界前列,为世界文明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这里说的主要是一些技术上的成果,如四大发明、圆周率、一些农业方面的技术如行种植法和集约锄地法、冶炼术、铁犁与马具的使用,还有都江堰、赵州桥的建造技术,张衡的地震仪等。主要是经验的和技术上的,且有些零散,缺少整体的和深层的理论支撑与突破。其实对于现代科学说来,经验固然不可缺少,但理论的创新与突破更为重要,因为科学革命不是单纯经验成果的累积,而是伴随着理论上的巨大创新。这里说的创新不是个人主观的思辨推论,那是独断和臆断,而是提出可以量化可以数学计算因而可以通过实验验证的理论,并以之指导人们的实践与认知,所以是科学。从历史角度看,西方的科学革命以哥白尼日心说为开端,以牛顿万有引力学说为高峰与标志,从此以可量化的普遍的和动力学的可经过数学计算和通过实验证明的世界代替以往亚里士多德与托勒密的地心说、等级制与静力学的世界,因而是思想史的巨大变革。这样一种理论上的创新与突破、变革固然有哥白尼、牛顿个人的贡献,但他们理论思维能力的形成无疑受到古代理论传统的滋养。我们在理论方面有特色和建树,但总体不足,更谈不上领先。对此下面再谈。

其二,李约瑟所说的一千年大致与西方常说的中世纪千年黑暗时间吻合。这一千年正值西罗马帝国崩溃、日耳曼蛮族入侵,旧的秩序土崩瓦解,新的秩序还要经受几百年的阵痛才能逐渐诞生。当此时期,战火遍地,灾难频仍,盗贼丛生,民不聊生。对普通民众说来,生活充满了痛苦和不幸,而且不给人以希望,这一代无望,下一代也无望,所以否定现世肯定来世的基督教才得以流行,直至压倒罗马国教,执西方精神界牛耳。这一过程在西方持续了好几百年,在此时期人活着已经不易,没人读书,也没几个人识字,更没多少人会对科学技术研究感兴趣。就象我们五胡十六国和五代十国时期,都是百年以上的杀戮和混乱,大多数人熬不过战火而死于非命。在此情况下,很难想象有学术理论的突破与科学技术的发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83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