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章文 :「叛國」不總是錯的

最近,中紀委駐社科院紀檢組組長張英偉的一番講話在大陸網絡引發熱議,不少人驚呼「反右重來」。他在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的這篇講話中指出,社科院的意識形態存在「四大問題」:第一、穿上學術的隱身衣,製造煙幕;第二,利用互聯網炮製跨國界的歪理;第三,每逢敏感時期,進行不法的勾連活動;第四,接受境外勢力點對點的滲透。

這四點指控非常嚴重,幾乎等同「叛國罪」了!這樣的「背叛」會有什麼下場,幾乎也是可以預見的。

「背叛」一詞自古到今,基本上屬貶義詞,在道德層面備受非議。然而在我看來,這個詞在一些時候代表著正確、正義之舉,是應該被肯定的。

譬如妻子對丈夫的「背叛」,如果發生在家暴嚴重的情況下,則無可厚非且當鼓勵。婚姻在法律上只是一張紙,在道德上則意味著「忠誠於對方」。當丈夫性格粗暴、動輒打罵妻兒時,妻子最正確的作法不是遵守什麼婦德,而是與他離婚。

還有一種妻子對丈夫的「背叛」為世人所不容,那便是妻子的出軌。但如果是在丈夫性無能的前提下,妻子該怎麼做呢?是守活寡被樹貞節牌坊,還是尋找性伴侶滿足自己?顯然這兩種選擇都沒有完全的對與錯。

另外一種是兒子對父親的「背叛」,也往往被視為「大逆不道」。在兒子選擇大學專業以及畢業後就業等問題上,父子間經常會意見不一。父親希望的,兒子不喜歡。此時,誰對誰錯,又該如何斷定?

就個人而言,看待這些生活中常見的現象,我的出發點是理解和尊重人性,堅決反對各種打著道德旗幟反人性之舉,「父為子綱、夫為妻綱」的傳統道德觀早該摒棄了。

源於此,我非常反對並譴責反右、文革期間的朋友、家人相互揭發。為了「革命」的需要,人性被嚴重踐踏。連親人都得提防都不能吐真言的社會,必定謊言遍地,人性扭曲。可以這樣說,反右與文革最重大的罪惡不是搞亂了中國,而是敗壞了人性,降低了整個民族的道德水準。遺毒深重,禍害至今。

反之,為了捍衛正常的人性而對某種崇高的理想說「不」,則為我所欽佩。中國古語云「棄暗投明」,說的便是一個人「背叛」錯誤的道路或者邪惡的組織。這種行為之所以值得肯定,是因為其選擇符合人性,同時要冒巨大的風險。

當年在文化大革命中,面臨全社會轟轟烈烈的造神運動,張志新以一弱女子之身勇敢地站出來反對並批評對毛的個人崇拜,結果被逮捕並被執行死刑;這位「反革命」後來獲得平反,並被追認為「烈士」。

因此,在去年沸沸揚揚的「斯諾頓事件」上,我無法苟同美國政府將其定性為「叛國者」的說法。即便是「叛國者」,也是光榮的「叛國者」。斯諾頓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說過的一句話,讓我深為感動:「我願意犧牲一切的原因是,良心上無法允許美國政府侵犯全球民眾隱私、互聯網自由……」

任何體制下的政府都有作惡的本能和衝動,不過得逞程度不同罷了。對政府永遠要保持警惕之心,並從體制上予以監督和制約,也就是要把權力關進籠子中。美國固然是民主國家的典範,但不等於美國政府就不需要監督和制約。反過來講,正是要保護美國的民主,才更要對美國政府進行嚴厲的監督。

按照斯諾頓的說法,美國政府為了反恐的需要而對普通人進行監聽的過程中顯然涉嫌濫權,越過了法律的邊界,侵犯了民眾的隱私。更要指出來的是,不獨美國政府這樣幹,全世界的政府都有可能這樣幹,有些國家比美國還要過分。斯諾頓挺身而出的意義不僅僅是揭露了美國政府的濫權,更在於向全世界敲響警鐘:在互聯網時代如何保護民眾隱私?

因此我不認為這樣的行為是「叛國」,實質上他是「叛政府」而「愛國」。國家由人組成,捍衛人民的利益即是最高的「愛國」行為。 「背叛」一個濫權的政府是為了糾正它的濫權,「背叛」一個獨裁的政府,是為了推翻它的獨裁。結果都是為了人民,都是為了捍衞國家的主權,因為主權在民啊!

這又讓我想起近年流行於互聯網上「帶路黨」的說法來,意思等同於「叛國」,帶領外國勢力來侵略自己的國家。

其實早在兩千多年前的戰國時代,就有「帶路黨」的雛形。當齊國攻下燕國時,發現燕國百姓簞食壺漿迎接齊軍。孟子對齊宣王解釋說,燕國人這樣做不過是想擺脫他們那水深火熱的日子罷了。

還是在同一時期,周國與魯國交戰,百姓看著周國長官被殺而幸災樂禍,讓周穆公很生氣。但孟子說:「豐收時你巧立名目橫徵暴斂,災年你守著滿倉糧食,卻讓百姓餓殍遍地,還須唱歌讚美你,既然國家是你一個人的,它的生死存亡又與百姓何干?」

我非常贊同孟子的觀點,對於毫不關心百姓死活的王朝,且不說不為它打仗賣命,就是像燕國百姓那樣迎接侵略者又如何?

而在現代文明社會,一般情況下是不會發生一國侵略他國的事情了。更多的是因為某國政權被暴君竊取、魚肉其民而被國際社會干預。被干預的其實都不是國家,而是某個政權,準確地說是某個依靠私家軍隊的統治集團。當這個統治集團被摧垮,不再有能力危害人類社會的時候,干預也就停止了。

我們看曾經被干預的國家,塞爾維亞、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哪個國家目前沒有主權?失去權力,失去合法性的,是米洛舍維奇集團、薩達姆集團、塔利班集團、卡扎菲集團,以及即將到來的巴沙爾集團。

因此,在這樣的國家裏,叛國的是卡扎菲之流統治者,是他們背叛了對人民的承諾,背叛了對國家的責任,變人民共和國為一家一集團之私有。人民尋求國際幫助,將國家從獨裁者手中解救出來,根本就不是「叛國」,而是為了捍衛國家的主權和尊嚴。

2014年6月20日, 4:32 上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