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 | “加薪争议”再起:“公务员”拿什么吸引年轻人

近日,人社部新一轮公务员薪酬改革的基本方向浮出水面。限高提低四个字,却引发了全民热议,甚至招致不公平的新一轮反对之声。

据人社部专家解读,限高主要是限制灰色收入,更确切地说,是限制公务员工资中名目繁多的津贴补贴;提低主要是薪酬向基层公务员倾斜,向职务偏低,但业务能力强、承担任务多的公务员倾斜。最终目的是,缩小公务员上下级之间、地区之间的收入差距。

作为这一热点改革的主力对象,青年公务员到底怎样看待它?中国青年报记者访问了从中央到地方、处在漩涡中心的他们。

生活压力大于高强度工作压力

中央部委工作的普通科员林晨(化名),正可能是提低的覆盖对象。

在北京三环,一片建于1970年代的老楼里,这名85后四川女青年和丈夫租房而居。他们的私人空间,是三室一厅中的一间主卧,租金一年比一年贵。

面对远高出工资的房价,林晨已无法考虑在京购买商品房。我的同龄同事里,约有七成都没有解决买房的问题。

对她而言,生活压力大于高强度、高要求的工作压力。

在部委机关,上上下下都有不小的压力。但我们80后的生活压力比60后、70后的领导层大多了。林晨对中国青年报记者坦言,在他们那个年代,有福利分房、津贴也较多。到我们这一代,拿这么点工资,又正是养家糊口的时候。

201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发布了一份《中国基层公务员心理状况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在各年龄段中,80后公务员群体的心理健康得分最低,显着低于总体平均分.

社科院报告认为,其原因在于:青年基层公务员群体中多数人,从事现职工作年限不长,且刚刚毕业不久,正在面临来自工作(例如定岗、调岗、升迁等)和生活(例如择偶、购房、养老、育小等)等多个方面的现实压力,这都成为影响其心理健康状态和程度的消极因素。

林晨初入部委时,有一种高大上的满足感.过年回家时,亲友问起,她也有衣锦还乡的自豪.但这种满足感,抵挡不住时间流逝、生活现实带来的窘迫感。她坦言。

无论我出差到地方政府部门去多风光、多受尊重,上班时每天还有武警站岗,但我一下班,还是回到几十平方米的出租小屋里。我发现,原来自己还是一个普通上班族。

这也是她的大学室友选择离开公务员队伍的原因。这名室友留下一句感慨:自我满足,换不来孩子的奶粉钱。

青年公务员中寒门贵子在减少?

陕西西安的公务员王路(化名)虽然在国家机关驻省单位工作,但工资仍参照省级公务员标准,基本工资只有2500元,也没多少福利.

他发现,在这一收入水平的公务员队伍中,家庭经济水平是小康的占主流.因为家境小康的年轻人,后顾之忧比较少。

与此相对,公务员队伍里寒门贵子的情况在减少。因为,如果是家境贫寒的青年人,他求职的第一条衡量标准就是薪酬。而现在基层公务员1000~5000元的薪酬水平,已经很难满足在京上广深等大城市的立足诉求,更无法支援家庭生计.

但在王路自己看来,公务员依然有最大的吸引力荣誉感。做公务员,我感觉很光荣。

说白了,就是一种社会地位。他说,我并不是看不起别的行业。就好比一个法官内心向往荣誉,他就不会为了一些钱出卖自己的权力。

但工作两年了,他承认多少有了一些倦怠。

就我们单位来说,人际关系还是比较融洽的,要说烦恼,其实就是工作之外,有时不知道怎样合理安排学习时间,以提升自己,这代表了我身边很大一部分青年公务员的想法。

中国社科院前述调研报告发现,高达79.89%的基层公务员存在轻度工作倦怠的现象,而6.40%的基层公务员表现出重度工作倦怠。

作为一个正在准备迈入婚姻殿堂的男青年,王路也同样有买房养家的压力。

考虑到收入和发展前景,如果有机会或条件充足,我想离开体制内进企业,甚至去创业,但目前我没有想到要转行,因为我还在学习怎么去当一个好公务员。我不认为一个做不好当前工作的人,能成为一个好老板。

王路的表弟正在备考公务员,他支持在八项规定之下,对公务员工资限高提低的设想:公务员工资本身就不高,福利也降了。怎么能让公务员不被迫去拿灰色收入?这需要同步提高基层公务员的工资待遇。

公务员比其他人担负更多社会责任,对我们的道德期许也比很多职业高,我们自己也有认同。但只提期许,没有物质保证,最终也很难实现。林晨坦言。

她说自己的偶像是身边的一位老领导,甘于清贫、两袖清风、从来不考虑个人得失.

我也有纯粹的浪漫主义精神、默默奉献的精神,向往成为他,但很难成为他。比如,我也想扶起摔倒的老人,也想见义勇为,但这就需要社会诚信制度的建立和保障。我们现在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想为大家多奉献,也得保障我的小家。

公务员薪酬改革不能只动工资

在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中,限高提低得到多数青年公务员的认同。

以往一说加工资就说难,是因为给一个年轻人加1元工资,就得给所有人都加1元。在国家机关里,没有绩效工资这个概念。上海某税务机关的公务员吴昕(化名)说。

林晨认为,讨论者们只盯着公务员涨工资,是有误区的。

如果仅仅是改革薪酬,我怀疑最终效果会有多少。改革可能会成本很高、阻力很大,可能挨了骂,但到每个公务员手中,实际只有几十~几百元。

正如她所说,目前正逐步露头的公务员薪酬改革方案,并非单纯的加薪。调整工资结构,扩展晋升空间,建立比较机制,实施配套改革这24个字的方案,再度成为各界焦点。

采访中,多名青年公务员把焦点聚集在配套改革上,而非工资结构.

在吴昕看来,编制人员少是结构性的矛盾。现在很多人说公务员队伍庞大,编制超员,我认为,很多部门里年轻人压力比较大,承担攻坚型的工作,但没有发挥作用的冗员也很多。

公务员队伍能进不能出,能上不能下的体制,也受到一些青年公务员诟病。

年轻人忙得要命,升不上去的老人闲得要命。而且后者当年也可能是我们这样很有激情的年轻人。王路说,因为为官就是不为的逻辑,干得多还可能出错,今天忙的年轻人,明天就可能成为闲得要命的老干部。

另一方面,政府部门的行政职能转型,则被青年公务员看好。政府承担了大量不该政府承担的职能,真正把职能分给社会,才能给公务员队伍瘦身、减负。林晨说。

对林晨而言,目前她留在公务员队伍中打拼的希望,一是晋升,二是福利购房.

虽然后者对她来说,可能是画饼充饥.据她所知,单位中有从2006年开始排队等福利购房的科级干部,至今仍未买到房。但有一个饼画在那里,大家就还等着。

河北80后公务员:工资不到兼职收入一半

近日“公务员薪酬改革”引发专家、网民热议。基层公务员到底是吃香喝辣,还是水深火热?本报记者专访一位工作了七年的“80后”基层公务员,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生活在河北沧州,今年28岁,是独生子。每月工资2300多元,生活水平是每月消费1000多元。在外企工作的同龄人的每月工资,是我的两倍。

我的父母是普通工人。我所在的县,考公务员多半还需要“托关系”,所以我通过省考后,在邻县当了公务员。开车一个多小时往返,周末回家。

我刚进入公务员行列的时候,工作是打扫4个厕所和6个领导的办公室。当时是夏天,我的背心基本都湿透了。但我也没有抱怨太多,很快就被磨练得沉稳下来了。

现在我是包村干部,我一直坚持、热爱,并且通过了中级职称的考试。领导特别喜欢我。

基层工作是很充实且有成就感的。

我虽然改变不了整个世界,但我可以尽力服务负责片区的人。比如,有的村干部可能会把危房改造补助给亲戚朋友。但我努力再加几个指标,给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其实每月想多赚个2000元,也不难“钻空子”。比如我负责把村里的低保名单录到系统里,有的人就会借此跟村干部要钱:“不给钱,我就不给你录。”

但我不这么做。他们给钱我都不要。有的人说我傻,但我其他工作开展起来就非常顺利。村里的老百姓还是比较注重情感交流的:他们觉得你“够意思”,就支持你工作——这就是“傻”的好处。

但有一次,我们晚上碰见领导和老板吃饭,有女同事说看到同桌的一个女孩,说感觉自己大学白上了:“人家穿得多漂亮,吃香的喝辣的,我天天工作这么辛苦,我哪点不如她?”

虽然领导不以身作则让我失望,我还是劝解:“那种人生选择不对,靠山山会走,靠水水会流,自己有能力可以去挣钱,为什么要靠别人?”

很多人不知道,上班和下班的我,是两个人。业余时间,我兼职做企业会计,还当英语辅导老师。每月收入4000~6000元。我有很多同学在北京,每月8000多元收入,却很羡慕我的生活。

我现在正在读在职研究生,要坚持读完。现在,我算是周围亲友的“励志男神”。他们觉得我学习好、考上公务员、业余还做很多事,有“正能量”。所以他们的孩子有什么问题,都会来找我。

我不会辞掉公务员工作。因为我对钱的要求不多,还是很喜欢我的本职工作的。我很高兴遇见一些好的领导,即使他们有缺点,但仍然有他们的过人之处。我觉得有句话特别好,“水至清则无鱼”。

我觉得焦裕禄、孔繁森很伟大,但我现在只能做力所能及的事。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有七情六欲的80后青年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6月25日, 9:12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