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识网 | 资深访民辞职记:我感觉被耍了

本文由“纸牌屋”授权转载,更多文章请关注纸牌屋(微信号:zhipaiwu)

6月24日上午,李华成在青羊区信访局接待大厅登记后等待接访。但他等到12点半,也没见到领导。

“资深”访民竟成信访主任?

2013年10月,成都青羊区信访局推出新举措,聘用访民李华成担任“信访调解室主任”,调解、抚慰访民情绪。

从2009年到2013年5年间,李华成时常出现在信访大厅。这段经历为他赢来了这个“职位”——因为青羊区信访局认为他“了解访民心态”,以每月800元的“工资”聘用他。

而据李华成回忆,当初信访局聘用他,是希望他在工作中做到三点:给访民普法、讲道理;劝说访民尽量走司法程序;向访民传达信访局工作难做的苦衷。

然而,这样的创新却只持续了4个月就夭折了。工作的无力感、访民朋友的疏离、意识到自己也是维稳对象以及无法解决自身问题后,李华成辞去了这一职务,“觉得自己被耍了”。

为何创新举措维持的时间这么短?李华成又是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为此,记者采访了访民李华成。言谈间,李华成对一些具体的法律条款熟练到信手拈来,俨然一副“法学专家”模样。而每次提到法律名称,前面一定会加上“中华人民共和国”7个字,以强调权威性。

李华成上访背景资料:

2007年,成都青羊区征用李华成7亩多承包地及附着物。由于拆迁方与李华成就土地上树木的数量未达成一致,因此未达成赔偿协议。

2009年6月,李华成承包地上的建筑物及附着物被强征。他开始上访。

2009年李华成从北京上访回来后被拘留9日。走出拘留所后,他花了数百元钱买了法律书籍,自学法律。李华成几乎每年都“进京上访”一次。

最初的矛盾只是因为征地款谈不拢,但在信访过程中矛盾的雪球越滚越大。李华成从北京上访归来,青羊区公安分局以“非法携带证据”对其行政拘留,李华成认为此举违法;2011年,李华成的儿子报考军校,因为李华成的上访行为导致儿子政审无法通过;他甚至将路上遭遇的车祸视为相关部门的报复。李华成曾向青羊区政府开出了数百万元的赔偿价格,但被拒绝。

李华成等村民被征用的土地,已建成一个占地千亩的高尔夫球场。通过申请信息公开,李华成发现球场没有获得成都国土部门批文。他帮助媒体完成了调查。

对话:

纸牌屋:当初为何选择上访维权?

李华成:当时政府强制拆迁,在征地这一块没有给一分钱补贴。

在2007年,没有出一分钱,要(我)签相关土地流转协议。可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平等协商、自愿、有偿,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强迫或者阻碍承包方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建高尔夫球场是违法的,那么我作为遵纪守法的公民,坚决不流转。

而之前,我和他们讲道理,他们讲不赢,到现在讲法,依法就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只能上访维权,造成现在这个现状。到现在都没有解决。

纸牌屋:你现在成了“资深”访民,为何这么执着?

李华成:在这个社会,我们一定要呼吁法治精神,树立法治观念,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首先要和谐。可是他们没有和谐啊,讲理都没有地方讲,怎么和谐,更别说讲法了。

而且这导致了我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家里父母已经去世,虽然不是征地直接导致的,但也有很大关系。小孩考大学,报考的军校也因此无法通过政审。

纸牌屋:当初请你做信访办主任时,是怎么想的?

李华成:当时我是想,不能让下一个人受到我这样的伤害,要让政府领导更正确、清楚地看清社会各方面的心态和事实,包括相关政策,等等。有些领导真的水平太差了,不学法,不讲道理,乱用行政职权。这些话,我都是有依据、根据地在说。

我曾要求政府领导依法解决我李华成的问题,他告诉我,依法请找法院吧,难道政府就不依法行政、不依法办事吗?这个对概念的认识,实在是令人不能理解。

纸牌屋:做信访办主任时,主要负责哪些方面的工作?

李华成:主要和大家讲政策,关于农村征地这一块的。要求他们依法依理、守秩序。

其实,我们访民都是受冤、受伤害的一方,我们当然要守法,这个观念在工作中虽然得到转变了。但我自己的问题依然在拖。而且有些相关情况,我在了解了之后,也出了点状况,我就愤怒辞职了。我还是编外人员嘛,情况和别人不一样。

纸牌屋:你觉得一方面工作没有得到其他访民支持,另一方面也没有起到实际的调节作用?

李华成:当时是这样的,为什么我对访民情况这么熟悉,因为我首先是访民,其次我一直认为我们要端正规范执法,如果做不到,就会有冤案出现。那么,我让效果有所转变,让访民该走司法的走司法,该讲理的讲理。但是,这段时间里,我也从中了解到,(信访局)有玩我、我被耍了的意思。我就辞职了。

纸牌屋:觉得自己被耍了?

李华成:对。(有这种感觉)还有一点是因为我自身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当时,他们和我说,还要工作一年,相关问题才能适当地解决。用我们四川话说就是,我屁股在流血,还给别人医痔疮。自己的问题都没法解决,怎么解决别人的问题呢。

我们为社会做贡献,我们自身的生活应该要有保障才行,这是最基本的。可是,我现在连这个最基本的保障都没有解决,还出现很多状况。

纸牌屋:出现了什么状况?

李华成:一路走来,我的问题都没有得到实际解决,能看出很多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个道理大家都懂,那么如果他们(领导)超越了这个框架,谁来约束?我们老百姓是弱势,我们没有约束权力。虽然,我对我们党和人民政府还是充满了信任,相信他们。但是,从我个人感受上来看,我们全国各地的信访局,在不少政策上的理解不全面、不完整,断章取义,因此造成了部分极端的行为。

我呼吁政府能严格执法,公正公平公开。如果达不到,老百姓也就无法申诉冤情。

纸牌屋:从刚当信访主任到现在辞职,你的想法有了哪些转变?

李华成:开始我的信念是,能够让人民政府和人民更加和谐,多沟通,少隔阂。不能让下一个李华成受到如此伤害,因为他们挨不起了,家破人亡的悲剧不能再发生。钱能买到一切吗?我们的生命很短暂,但我们必须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

而现在,我真的感觉到,人间正道是沧桑。我现在的生活状况是,孩子读大学每个月要一千多块钱,我的土地被强占了之后,只能在别的地方开荒种菜,维持生计。

但我始终认为,我们先上访维权,上访不行了,走司法途径,司法走不通,还得靠媒体。三步并进,来解决问题。我也思考,地方行政官员该如何监管他们的职权,怎么将他们的权力关进笼子里,要好好思考。

纸牌屋:除此之外,你最近还在思考什么问题?

李华成:今天,法院不立案、裁定,这个问题和现象必须要重视。人民法院里的“人民”、“法院”两字要怎么来解释,到底是什么概念、定义?都不知道了吗?经历了这些事情以后,我都懵了。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7日内立案;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7日内裁定不予受理。

到现在,有的案件已经过去一个月、一年多了,也不说,就扣着。这是法院这边的状况。

还有信访,冤假错案该怎么走?没有具体的措施,有案例在前的都没有具体措施,更别说没有的了。信访局不是权力部门,我也知道,也会和访民说,信访只是为访民搭建了一个向政府传递信息的平台。

但是我也说,信访有很多“无奈(赖)”,这里面有两种nai(lai)字,无可奈何的奈和耍赖的赖。先有无可奈何,才变成了赖皮。因为上访无果,求助无门。

老百姓为什么相信信访而不相信司法?因为很多时候老百姓去打官司,法院都不受理,这怎么让人相信?而现在还有一种情况是,大家相信网络而不相信信访,觉得把问题闹大了才能解决,这也是不对的。

其实,我自己的问题已经九年了,我过多地宽容、包容了他们。而现在出现的很多问题,让我更加看不明白。

纸牌屋:那你接下来还会继续走信访这条路吗?

李华成:要走,我还是会继续走信访这条路。我曾和相关领导说,我会将冤案斗争到底。

纸牌屋:最希望政府解决你哪方面的问题?

李华成:土地,因为现在土地并没有赔偿我,其他老百姓都是或租或流转。我到现在都没有签字,我是依法不流转。第二,要给我赔偿,但这一切要在依法的框架内解决,哪怕是只赔一分钱,但也要严格依法执行。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 (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6月27日, 9:15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