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xijin【多维新闻】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一则《“”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引发香港反对派偏激解读并组织“6·22公投”。《人民日报》旗下《》主编胡锡进不甘寂寞主动跳入漩涡,以一篇题为《香港非法公投人再多,也没13亿人多》的社论让舆论界再次炸锅,甚至引发香港特首梁振英的批评,认为其社评标题把香港人和全国人民对立起来。透过该社论,很明显可以看出胡锡进是要为中共中央说话,然而,这一通篇缺乏理性与包容、充满斗争思维的社论,也很明显地赞歌没有唱成,反而抹黑了中共的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胡锡进因屡次口无遮拦而饱受诟病:不仅是这次“13亿人对决港民”论调引发梁振英首次公开批评大陆媒体,还曾因“适度腐败论”而被嘲讽让中共丢脸。至于称新疆皮山县为“恐怖主义老家”以及“雾霾有助于国防论”、“舆论应多挺普京”等,被外界斥为脑残的论调更是多到数不胜数。有评论认为,作为负责意识形态工作的中共体制内人物,胡锡进代表了因理论匮乏却又盲目迎合上意,导致言行生硬僵化的中共官员们。

中共十八大报告首次提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台后亦多次强调这一论述。官媒也称要实现“中国梦”,就必须坚持“”。但是众所周知,自信不能凭空而来,政党的自信需要有扎实的理论基础以及现实支撑的说服力,而非争一时的口舌之快,更不是“老子天下第一”式的自吹自擂。

2012年11月,习近平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后强调,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中国的复兴之路,随后在中国引发了一股意识形态的大辩论。《人民日报》宣称:“西方那套理论……既不符国情,也不反映中华民族根本利益。”对此多维新闻曾评论认为,中共喉舌似乎陷入新的“两个凡是”魔咒,即凡是资本主义的、凡属西方政治的都要否定。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是当今世界最具代表性的两种社会制度。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社会主义作为人类社会的一种思想体系、价值观念、社会制度、发展道路,必须是也只能是以继承包括资本主义在内的人类社会一切文明共同成果为基础,然后发展壮大。虽然社会主义被认为是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但是并不能否认,在一定的条件和阶段下,资本主义优于社会主义的可能性也应当存在。

邓小平当年的“一国两制”,让香港的资本主义和大陆的社会主义两种政治制度在一个国家同时存在,也就默认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并非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而是可以相互包容共存并最终和平过渡的关系。尤其是当中国内地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而香港的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程度时,香港的发达会对内地的发展产生积极作用。但无论是香港的激进派还是大陆的左派,热衷于口舌之争,罔顾现实地全盘否定对方,只能暴露其政治思想的狭隘和偏执。此番环时主编胡锡进将香港人和大陆人对立,其实也暴露了自身的理论浅薄,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完全割裂,人为地制造了两种制度的箭拔弩张的对立局势。

“三个自信”作为习近平高举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的组成部分,需要中共官场的官员们与时俱进,跟上习的思维步伐。但是显然,政治理论的匮乏以及体制中仍然存在的诸多不足,让中共的某些官员们一边不求甚解盲目自信,一边在缺乏拿来主义精神中拒绝发展而固步自封。

比如,“境外敌对势力”就成为许多官员理屈词穷的挡箭牌。从2012年6月底的四川什邡事件,到2013年7月的中美人权对话,甚至2014年元旦的南周新年献词……相关部门都能找到“敌对势力”作乱的影子。以至有评论嘲讽称“‘敌对势力’是个宝,内政外交离不了”。

不过最有意思的当属2013年8月曝光的上海法官集体嫖娼事件,在随后的上海高院整顿大会上,代理院长崔亚东发言称,“该事件给境内外敌对势力藉机攻击党和政府、攻击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攻击上海党政干部队伍提供了可乘之机”,引发四座哗然。网民“赫然”表示:“小伙伴们惊呆了,这个还能嫖出敌对势力!”《都市快报》官方微博推出这条新闻的同时,最后给了一句短评:“管好自己的裤裆,再来管敌对势力。”

死板教条地高唱“自信”,却没有“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的气度——类似于胡锡进这样的中共体制内人物,理论匮乏却不求改进,遇到质疑和挑战时,没有能力解惑释疑,反而只能通过高喊口号来掩饰自己的心虚,甚至用打群架、扣帽子的“文革”野蛮方式,不但无助于中共的理论发展,反而抹黑了中共的形象、抹黑了中共的三个自信。这就好比力求教化万民的鸿儒孔子,身后追随着一帮胸无点墨还满脸凶横的弟子,遇到质疑只会一个拳头打出去。这对于立志有一番作为、要施展自己政治抱负的习近平以及其屡屡提及的“三个自信”来说,有这样的官僚队伍岂不悲哉?

(张亦 撰稿)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