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当令政策的名字出现在中纪委的黑名单上时,媒体人罗昌平和经济学家克里斯托夫·金不约而同叹曰:好熟悉的名字。很多人也直觉地联想到了另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前者是山西省政协副主席,19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后者是曾长期担任前总书记胡锦涛“大管家”、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兼中央统战部长。,正是令计划的亲兄长。

正因为有这层关系存在,所以令政策被调查就不再仅仅是“又一部级官员落马”这么简单,与其时隔仅1分钟落马的山西副省长杜善学,也因此被冲刷得暗淡而无人问津。以山西官场来看,今年已有3位省部级官员先后落马;放大至全国,杜善学、令政策是今年落马的第12位和第13位省部级官员。人们一边掰着手指头数习王联手打掉的“老虎”、拍死的“苍蝇”,一边也通过大众媒体提供的有限讯息,梳理着盘根错节的晋系官场谱系。

令政策与令计划7

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资料图)

《明报》6月20日提供的讯息不可谓不劲爆。不仅有对令政策、杜善学祸起何处的爆料,有“公共情妇”这一夺人眼球的桥段,更有对整个“山西帮”以及令计划其人命运几何的盖棺。对于第一点,此前悉数落马的官员再次“被露面”,诸如金道铭、宋林,因令政策本身牵扯山西省委前副书记金道铭贪腐案,其子则卷入华润宋林案,而令政策、杜善学和金道铭三人相互捻熟。对于第二点,“公共情妇”所能引发的舆情震荡以及勾连起的超乎寻常的联想,已经足以在众声喧哗中取得压倒性胜利,何况这名来自山西晋中榆次区的女商人胡昕,与落马的三名晋官均有交集,其家族企业更是涉及地产、煤矿等领域。权、钱、色交易的背后,究竟隐藏了多少不为人所知的贪腐大案?至于令计划命运几何,多维新闻早已有过预判——与港媒不谋而合,即中共目前在处理此类敏感政治人物问题时,是在秉承“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的态度,不搞“法外开恩”与“连坐”。故而令政策的落马,料不会牵扯到令计划。

比港媒消息更劲爆的,当属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第一时间送上的犀利短评。不足400字的点评,如匕首,如刺刀,以至于令各路段子手和玩惯了文字游戏的大V无不击节点赞,并惊呼着“尺度好大”。新华社短评分为三个段落:首先是破“朝里有人好做官”的魔咒,所举实例亦是犹言在耳。“君不见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落马之前,其胞弟原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刘志祥志得意满,一路升迁。然而,如果这建立在贪腐和私利之上,无论官职有多高、势力有多大,迟早也会像刘家兄弟一样,走到身败名裂的境地。”其次是清洗“家族贪腐”沉疴。此一点,在包括周永康案等大案要案中均有过预热。最后则呈明反腐决心,措辞亦是任谁都能听得懂。“出来混早晚要还的,伸了不该伸的手,拿了不该拿的钱,党和人民一定会让他吐出来……大树底下好乘凉的道理行不通,拔出萝卜带出泥已成常态。”

在一轮接一轮的反腐风暴中,大树底下确实已经不好乘凉,抑或者正在乘凉却遭遇晴天霹雳。至少对令政策和杜善学而言,上榜中纪委黑名单确实可以用晴天霹雳来形容。《南风窗》、财新网以及《中国青年报》都捕捉到了个中要害。因为在落马前,令政策和杜善学最后一次出席公众活动是在6月17日,距离中纪委发布调查消息仅两天之隔。彼时,令政策带队的省政协改善农村人居环境调研组在交城和文水调研。同一天,杜善学也参加了会见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刘振亚的活动。更值得的一提的是,就在令政策落马的同一天稍早前,山西省政协网站还在报道其调研活动梗概。从中不难看出,中纪委查办贪官之雷厉风行,以及公开露面与否已经很难再作为推断官员安全软着陆的筹码,因为反腐的触角已经伸到了各个角落,且没有“预告片”可言。

直接进入“正片”,总免不了官方权威消息发布前各路小道消息卷土重来。在专栏作家吴稼祥看来,一切非议均脱不开派系相争,随着令政策和杜善学的落马,晋系已近乎崩盘。按照吴稼祥以个人微博为载体所作的剖析,晋系并非当代中国重要政系,但薄令两家联手,依附更大的两大政系,遂有问鼎天下之志。令氏兄弟家父曾是薄太尉部下,故薄令二公子领衔晋系,其成员更有高人在焉。前年,薄督被囚,令卿遭贬,重创该系,但不改卷土之心。今年来,山西政坛屡屡地震,震出令家又一案,大势去也。但这条微博很快便遭删除,存活周期在新浪不断降低的枪口扫射下不得不以秒计。

虽然6月20日出版的《环球时报》错过了以社评规格为当局反腐鼓与呼的契机,但是也有一篇来论弥补缺憾。这篇题为《反腐肃贪,坚决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署名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的文章,可谓有破有立。破的是一些“习惯性”生成且迅速被放大和流播的传言;立的是对反腐发自内心的最大功率的民意“输出”。完成一破一立后,作者如是作结:随着中纪委的肃贪风暴完全引领了舆论涡流,他们的决心比我们想象得大,进展也可能比想象得快。国人支持反腐,就要做到不信传言,不传谣言,拿出配得上中央打虎决心的信心和耐心,与无意义的猜测和怀疑说再见。

需要说再见的,又何止无意义的猜测和怀疑?比如令政策、杜善学以及更早前的金道铭。不过,在与省部级晋官说再见的同时,山西也迎来了一名“火线”调任而来的省委副书记楼阳生。此前,楼阳生供职于湖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据悉此人与习近平关系密切,故而一起一落之间释放的政治信号自不待言——山西官场恐难扬汤止沸,还将再有变动。

专栏作家徐达内和徐昕也有意将公共视角转移到山西官场的震荡上来,故而选择了将《南方都市报》推至前台担当哨兵。只不过,对南方系当家花旦而言,可能并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风头,因为同属一个阵营的《南方日报》刚刚成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儆效尤的负面教材。至于被“二徐”冠之以“意味深长”好评的南都头版——令政策被查的头条醒目标题,左边世界杯特刊所配文字是“王朝的结束”。所谓的意味深长,盖因此而起。因为“二徐”不约而同的政治解读是,令政策被查,或将意味着一个“王朝的结束”。这里的“王朝”,可以小到令氏家族,也可以大到被腐败问题缠身的整个中共执政层。区别在于,对前者而言,可能是切实的结束,昔日的辉煌与鼎盛彻底灰飞烟灭;但对于后者,结束或将意味着下一个全新的开始。问题在于,能否结束得彻底,开始得圆满,考验着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第五代领导集体。

(泉野 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