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骁骥 | 有多少人在“逆向移民”?

现在,和人吃饭聊天,越来越无聊,很多话题,绕来绕去,最终落脚到两个字:

空气有霾,移!食物有毒,移!房价太高,移!教育太差,移!是谓中国人的“乾坤大挪移”。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3年,中国移民海外的人数总共达到了930万人。

我最感兴趣的,倒不是具体有多少人移民国外,而是这些已经移民的人当中,有多少是真正生活在国外,有多少又回来了的?

就我认识的朋友而言,大部分移民以后并不是和这边一刀两断,像几百年前五月花号的清教徒那样,要去新大陆开辟一个人间天堂。外国对于中国的新移民来说,未必是人间天堂,相反,不少人移民以后还常常惦记祖国的天上人间。在国内,自有一套独具特色的活法,为国外所无。而且,生意、关系、赚钱的手段都在国内,利益的链条斩也斩不断,叫人怎么可能完全丢开?

好些朋友拿了外国(例如美国)的身份,这几年又回国赚钱,衣食住行全在中国,和移民前几乎一样。有闲时,他们会和我这种土人聊聊天,了解下民间疾苦。我说,水深火热,雾霾蔽天,干嘛回来?旁边和他座一起的外国朋友马上反驳说,中国赚钱机会多,离开这里的人才是傻子。当然,这话我也理解,对于外国人来说,中国不仅意味着有大量的工作机会,而且在英国汇丰银行发布在外籍员工调查就曾显示,在亚洲工作的外籍人士薪水位居全球之冠。外企、民企、奢侈品行业、咨询服务业、教育行业,可说老外来到中国到哪里都不愁找不到工作。

转头问那位移了民又回国赚钱的朋友,对方就一句话:还是中国机会多。在美国,穷人是一块金字招牌,各种补贴福利让人享受不尽;在敝国,富人是块金字招牌,托人办事给力,有钱便能通天。说来,那位朋友也不过是经营小生意,比不了搞地产、金融的大老板,客观地说只能算个中产偏上。但他也深谙移民之后的生存之道,国内的生意断不能丢,所谓投资移民,无非是使钱给自己购买的一份人生保险。一旦出事有变故,至少有地儿可躲,有粮可藏,有金可储,不至于落得惶惶丧家之犬的下场,如此而已。但作为一个从小在敝国长大、生存的人,社会关系和生活习惯早已被故国故土打下深刻烙印,此生难改。

听听一位有钱人的说法或许更有代表性。万通董事长冯仑说过一段话:

“倘若一个人拼命干活、创业、创新,把企业做大做强,到头来工作成果(具体表现为个人财产或金钱)却与自己毫无关系,或关系含混不清,要么只有几十年使用和支配权,要么今天说是你的、明天有可能又被剥夺,那他立即会作出一个理性的决定:放下手头的活不干了,拔腿开溜。又比如充分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制度,如果没有充分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制度,不让市场在生产要素的配置方面决定作用;如果一个微观经济活动不是由企业和消费者决策,而是任由行政权力无限延伸,用闲不住的手代替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既发结婚证,又管做爱姿势,但就是不管有无高潮和生不生孩子,那企业就只能野合(违规)或自宫(退出市场)”。

这样的大环境下,纠结在所难免。不移,不安与挫败感时刻萦绕,令人窒息。移了,但也移不出社会习俗、人际关系网的大圈子。所以,冯仑所说的“拔腿开溜”的人,不少还会回来。我管这叫“逆向移民”,先把身份、子女、财富移出去,再把生意、人脉、关系移回来。这种被逼无奈的来回折腾,除了国人,怕是没人能懂。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6月12日, 11:08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