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来,因在5月初在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家中聚会研讨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而被北京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刑拘的“五君子”陆续有四人被取保释放,因声援浦志强而被抓的前媒体人吴薇和《日本经济新闻》驻重庆新闻助理辛健也获低调取保释放。

目前仍在牢狱之中的只有知名律师浦志强,以及浦志强的前任律师、外甥女屈振红,对浦志强迟迟未获释放,外界颇感悲观及无奈。

此外,此前,浦志强案由八十多岁的张思之律师和屈振红负责,屈振红忽然以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抓后,由同为华一所律师的李瑾接替屈振红接手浦志强案。

北京警方为了调查屈振红,传唤了各地多名记者,屈所涉嫌的“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主要行为,居然是协助记者调阅周滨家族的企业注册资料,这在新闻圈中引起震撼,但由于案情敏感,目前中国媒体未见报道。

浦志强友人杨海鹏在微博上说,“对浦案之未来走向,我觉得尚无法乐观。此专案组警员百人,在华一所翻档案帐册者,即有二十五人,出外地调查浦当事人者,有的远距数千公里外,似志在必得。”

今天(6月8日)傍晚,上海律师斯伟江宣布,受浦志强妻子委托,将接手浦志强案,他准备于明天下午和另外一位辩护律师,一起去北京市公安局下属的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申请会见浦志强。

此前斯伟江曾分析说,“现在看来,开会抓人,最终只剩下你和你的亲戚朋友坐牢,目标是律师群体,死磕律师,维权律师,大V律师,你是代表!这是政府挑选,也是上天拣选,天降大任于斯人,虽然有点残酷。”

5月6日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到6月5日已是第30日。依照刑诉法规定,在刑拘第30日时,侦查(公安)机关要么向检察院报请批捕,要么变更强制措施(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

对浦志强的案情,北京律师刘晓原分析说,如果报了批捕,检察院审查批捕时间是七日以内。从时间上分析,侦查机关应向已经检察院报捕了。其他几个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的与会者都以取保候审方式释放,而浦志强却被报请检察院批捕,他涉嫌的罪名很可能已作改变。

斯伟江呼吁北京警方配合,依法安排浦志强会见。他说说,“据了解,浦的代理律师多次申请会见,均被看守所以警察正在提审为由,拒绝会见。刑事诉讼法及公安部的办案程序规定,均明确规定,律师三证齐全,看守所应当在48小时内安排会见。没有其他理由剥夺会见权。”

斯伟江对北京警方喊话说,“真诚希望北京作为首都,应该起到守法首善之区,严格遵守法定程序,也让每一个案件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话,不在首都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