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904104141_cn_pu_zhiqiang_512x288_afp_nocredit
(网络图片)

北京警方6月13日晚间通过其微博账号“平安北京”宣布正式逮捕因参与六四25周年座谈会而被刑事拘留的知名律师浦志强。北京警方称,“经检察机关批准,2014年6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对浦志强依法执行逮捕。对浦志强涉嫌的其他犯罪事实,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北京警方公布这一决定前不久,浦志强所在的北京华一所合伙人夏霖律师通过微博称,“浦被拘留后检方批捕期限已经届满,至目前家属未收到变更强制措施的通知。今天下午李瑾律师向办案人员提交《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要求变更对浦的强制措施。”

浦志强长期以来投身公共维权领域,在重庆系列劳教等案件中起了不小作用,在微博为主场的民间网络舆论中,颇受尊重,浦志强的被捕,曾引发了网络舆论的强烈反弹和质疑。

北京警方的批捕通知发出后,显然这份“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已经不可能获得批准。目前还不知道,浦志强涉嫌的所谓“寻衅滋事罪”具体所指,此前浦志强是因5月初在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家中,参与十多名学者、作家组织的小规模的闭门“六四二十五周年”研讨会。

当时,有浦志强、徐友渔、胡石根、郝建、刘荻五人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后四人在6月4日后分别办理“取保候审”后释放。

由于中国官方此前对“”做了扩大化的解释,网络发帖等行为也可能构成“”罪,因此目前还不知道浦志强此番被批准逮捕的“”行为是否与此前刑事拘留所涉及的纪念六四会议有关。

有分析认为,由于六四过于敏感,官方未必愿意在法庭上提及,而六四研讨会“寻衅滋事五君子”已经有四人被释放,因此,官方很可能会以浦志强的其他网络言论,而非此次会议将其起诉治罪。对此斯伟江律师的看法类似,“寻衅滋事罪可能是网络发言入罪;查工商登记,信息本身就每个律师都可以查;继续侦查,继续找茬,无非类似!你是清白的中国好人。”

至于浦志强所谓涉嫌的“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其实与北京过去一年反腐正在围捕的“大老虎”周永康有关。

前调查记者李建军的微博说,“浦志强因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批捕,很多人问他非法获取了哪个公民的个人信息,答:你懂的(周永康的代称)的儿子周斌,去年以来很多媒体报道周斌,作为这些媒体法律顾问或记者朋友的浦帮助调取了周家的许多工商资料。浦出事,被他帮助过的很多人噤若寒蝉。”

事实上,浦志强被抓捕之后,有浦志强的友人前媒体人吴薇、《日本经济新闻》新闻助理辛健分别从北京、重庆被北京警方抓捕,两人在上周均低调以“取保候审”获释,但已可见浦志强牵涉之广。

六月九日,原本希望斯伟江律师接手该案的浦志强家人在友人劝说下,仍然由原来的张思之、李谨组合继续承办此案。当天下午,张思之获得会见浦志强的机会,根据张思之的回忆,浦志强表示,曾被长期提审,提审内容宽泛,涉及许多方面。张思之感慨地说,“就案情”而言,目前的发展对当事人非常不利,侦方“下手之重”,尽管有预测,不料仍不到位,甚至张思之有“顶多判个三两年”也是幻想的悲观之语。

浦志强被抓后的律师之一,同为华一所执业律师的外甥女屈振红在与张思之会见浦志强之后不久也被抓捕,罪名同样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当时北京警方传唤了多名媒体人以协助调查屈振红案,他们的共同点都是曾在屈振红协助下,调阅过周永康长子周滨名下公司的注册信息。

北京警方办案人员传唤多位曾做过周永康家族资产调查报道的记者时,不仅仔细盘问消息源,甚至还有警员严厉呵斥记者,斥其“周家的个人信息,也是你们可以调查的?”浦志强和屈振红曾先后出任《财经》杂志的法律顾问,一般认为,协助包括记者在内的委托人调取本属于公共记录的企业注册信息,本是律师正常执业行为的一部分。

但由于浦志强2011年12月曾公开抨击周永康及维稳模式。2013年2月6日,他再透过新浪、腾讯和搜狐三大博客实名举报周永康祸国殃民、荼毒天下,“实民贼也”。而此后他和屈又疑似有协助媒体查阅周家财务数据的行为,浦志强可能有意无意中被卷入了高层政治搏杀。有分析者认为,浦志强既有可能被倒周者认为是抢了风头,也可能被周党羽作为泄愤报复的目标。

在前述文章中,张思之就担心,浦很可能被硬整个“数罪并罚”,“浦志强案子绝不是个平常的案子,似不宜以平常应对之”,他希望浦的友人有思想上的准备。 此番北京警方通报中,就留下了伏笔,“对浦志强涉嫌的其他犯罪事实,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在周案拖延至今的混沌局面中,浦志强的命运很可能与高层博弈的结果息息相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