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家 | 相信北京,乐看香港直选


相信北京,乐看香港直选


最近,香港问题热浪袭人。不断有人在网上问:中国大陆政府的香港政策是否变卦了,香港
2017
年直选是否要变了?


这纯属误解,低估了大陆政府的政治智慧。


这些年,大陆民众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不信任官媒的报道,但又看不到外媒的报道,所以就相信网上的各种传言。


方滨兴先生的防火墙固然是个问题,但墙内的信息其实依然足够丰富。我平时并没有时间整天翻墙,感觉墙内信息也基本够用。比如,此次香港问题,大家若认真分析墙内信息,就会知道大概走势。两个热点,一是香港正在进行的投票,二是大陆的白皮书。后者是公开报道的。一些人没有仔细分析白皮书,就得出政策要变得结论,是很不慎重的。


香港问题的核心议题是:一国两制会否改变?香港
2017
直选会否改变。


一国两制是邓小平先生的智慧。邓小平的思想核心是实用主义,是猫论。猫论落实到香港问题,就是一国两制。香港问题在
1980
年代陷入僵局的时候,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一下子打开了各方的空间。后任的中共领导人,不可能改变一国两制,因为这牵涉到承继大统;也没有必要改变,因为目前还没有更好的办法,或者说其他途径的条件还不成熟。


香港
2017
直选(也有人称之为普选),不可能变化。直选有两个:特首直选,立法委员直选。中英谈判对直选是有承诺的,并且以《香港基本法》的形式形成了硬约束,不可能有人以身犯法。


《香港基本法》一个未确定因素是直选的时间,没有明确规定。香港市民要求尽快直选,他们
2007
年的时候提出要求
2012
年直选。对此,中国全国人大在20071229日做了明确答复:“2012年不直选,2017年特首直选,然后立法委员直选。”这是第一次由最高权力机构以决议的形式,第一次明确宣布:2017特首直选。当时,香港部分医院表示“严重失望“,但调查表明,60%民众能接受2017年实现普选。2017是普遍的共识,怎么可能改变呢?


此次,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6
10日发表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引起关注。很多人把目光盯在了关于中央政府与香港政府的权力分配那部分——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权,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务管理权。高度自治权的限度在于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特别行政区就享有多少权力,不存在“剩余权力”。


这确实是一次新的描述,但没有违反一国两制和《香港基本法》。任何公民、任何一级政府都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行事。中央政府拥有在法律框架内进行解释的权力。所以大家不应做出政策变卦的结论。


白皮书有两个重点。上述权力分配的解释是务虚的,另一个重点则是务实的:再次重申了
2017
年香港特首实行直选,以及随后没有明确时间表的立法委员直选。


所以,现在各方博弈的,不是
2017
直选要否进行,而是选举中的候选人推举规则,以及立法委员的直选时间。以前并无具体约定,所以各方必然进行激烈的博弈,这是好事,应该乐看博弈,而不是一见博弈就悲观。承认社会各阶层、各团体的利益不同,并鼓励各个团体进行议会博弈,这正是当代民主政治的核心内容。


习近平新一届政府在反腐败方面的行动正在赢得百姓支持。我们可以期待,下一步就是政治制度变革,这也是邓小平当年确定的基调。谁都不要低估中国共产党因势而变的政治智慧。


20
年来,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荡荡,势不可挡,几十个专制国家走向民主,几个仅剩的专制国家已成孤家寡人,受到全世界的谴责、嘲笑和同情。中国也已经走在民主大路上。香港2017直选后,大陆的直选也终将到来。


未来的中国,必将走向一国一制,共同享受民主的阳光。那是一国两制的归宿,也是无数中国人的梦想。这是习近平先生所提的“中国梦“的核心。

链接: 《没有我,祖国什么都不是!》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6月24日, 7:5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