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现被拘押的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的代理律师张思之,星期一到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虽然没有立即获准,但有迹象显示近期有望见到高瑜。此外,看守所方面还主动提出让张思之会见另一位当事人浦志强。而在江西新余市,就基层选举独立参选人刘萍等三人的案件,检方第四次变更控罪。

资深媒体人高瑜今年4月24日被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刑事拘留,其弟弟高卫一周前曾接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电话通知给高瑜送衣服之后,再无任何消息。

北京知情人士本周二告诉本台,前一天高瑜的代理律师张思之去看守所,提出要求见当事人,但所方却主动提出让他见羁押在同一地点的维权律师浦志强,还叫张思之写见高瑜的申请书。

“昨天下午张思之去了(看守所),他要见高瑜,他(看守所)说要请示领导。本来去是想见高瑜,等一会又说领导要来见张思之,再等了一会,又说领导今天没有时间,你可以见浦志强,而不能见高瑜。这样他就去见浦志强。跟浦志强大概聊了有一些时间,因为张老(张思之)晚上7点30分才离开(看守所)。”

记者:见面时间挺长的。

回答: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见的浦志强。

记者:让张老写什么?

回答:让张老写申请(见高瑜),然后请示领导后,才能见,要过两天,在等消息。

记者:写一份见高瑜的申请?

回答:对,对,对,所以再等多两天。

高瑜是以代号被关押在看守所,因此律师无法介入。5月30日,高瑜的弟弟高卫接到看守所通知,给姐姐送上衣服。

这一次看守所要求代理律师写会见申请,这位知情者称,情况随时都在变化,不能肯定张思之近期能见高瑜。

“高瑜的弟弟家里人都很着急,觉得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一个半月了,到现在还是连律师都不让见她。”

记者:那看守所意思是可以见了?

回答:就是一说,谁知道到时候又怎么说。现在就让他(张思之)写一个申请。

据美联社周二引述浦志强的律师张思之称,他预计浦志强近期不会被释放,很可能会加控刑事罪,但他拒绝细说可能的罪名。

记者周二致电张思之律师询问。

记者:您好张老,我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乔龙。

回答:你好。

记者:您昨天见了浦志强的。

回答:我现在正在睡午觉,昨天一夜没睡觉,请你原谅,我现在不想说话。

北京圈内人士告诉记者,张思之最近忙于代理高瑜和浦志强案,非常疲惫。

“张老昨天夜里回到家已经九点多了。”

记者:刚才我打电话去,他说昨天一宿未睡。

回答:对,他肯定是(很辛苦),咱就让他多休息。他也是快九十岁的人,还让他这么折腾,昨天下午就去,还让他这么等待。

目前,张思之尚未对外披露这次会见浦志强的具体信息。

周二上午,浦志强的外甥女屈振红的代理律师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被所方拒绝。

据称,目前各方律师尽量保持低调,避免被办案单位找到拒绝会见的口实。一般预料,张思之最近见到高瑜的机会增加。

另据维权网报道,江西省新余市基层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刘萍及维权人士魏忠平、李思华三人的辩护律师收到渝水区法院通知称,检察院指控刘萍、魏忠平、李思华非法集会罪名项下的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被告人、辩护人认为不构成非法集会的意见,合议庭评议认为可以采纳。但该罪名项下的行为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现听取被告人、辩护人的意见。

刘萍的女儿廖敏月告诉记者,检方的控罪已变更四次,法院要求律师在下周一之前,递交辩护意见书。

“截至到16日。”

记者:这是第几次更改控罪?

回答:第一次是煽动颠覆,第二次是非法集会,这是第三次,但不包括中途又加了两条罪名,如果包括又加的两条罪名,应该是第四次。

记者:中途加的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

回答:对,还有一个是扰乱社会秩序。他们说递交辩护意见书一个星期后,要么开庭,要么有结果。

去年4月21日,刘萍、魏忠平、李思华等十余人在新余市举牌声援被拘捕的丁家喜等公民,并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后被国保刑事拘留,一审开庭后,迟迟没有结果。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吴晶)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