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星期一的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要人们“警惕西式民主的陷阱”。文章说,“照搬西式民主极可能陷入灾难” ,“街头政治”往往导致内乱甚至内战。有评论界人士表示,人民对政府的信心是保证国家稳定的必要条件。

中国执政党拒绝排斥西式民主是它一贯的立场。如果还有人对中国执政党借鉴西方民主抱一线希望,不妨请他注意一下一年多来发生的两件事:一是中共十八大提出所谓“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一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四月访欧时在欧洲学院演讲所说:“中国人苦苦寻找适合中国国情的道路。君主立宪制、复辟帝制、议会制、多党制、总统制都想过了、试过了,结果都行不通。”习近平这两句话,就其对西方民主制度的态度而言,看似平和,实为决绝。

星期一的《人民日报》的文章并无新意,但却触及到一个基本问题: 国家稳定与实行民主的关系。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所执行长孙远钊教授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中国需要稳定—这是人们的共识,而稳定能否实现,要看人民对政府有没有信心; 而要做到这一点,政府的运作必须公开、透明、鼓励竞争。

“大家都希望中国不要生乱,能够稳定。维稳有个重要前提: 人民对政府有没有信心?”

孙教授进一步阐述道,首先要使人民能够在体制内寻求问题的解决之道。

“如果人民对体制没有信心,他就走体制外的路线,那就危险了,很容易失控。”

北京律师李和平表示,如果换一个角度看问题,中国和西方民主国家的区别不妨表述为法制不够完善的国家与法制相对完善国家的区别;“稳定”一词也不妨以“秩序”来替代。李律师说,社会要有秩序,但政府要让民众表达自己的诉求。

“在中国的历史上有一句话,叫作“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民意不能堵,只能疏导……不管怎么批判,(西方民主国家) 毕竟给民意、给舆论找到了很好的疏通渠道。”

孙远钊教授说,西方民主制度也许不是完美无缺,但仍是一个相对合理的制度。

“邱吉尔说,这一套制度(西方民主制度)也许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为止我们所见过的最不满意的制度之一,但是在我们还没有办法建立比它更好的制度之前, 我会用我的鲜血和生命来捍卫它。”

星期一《人民日报》的文章对美国和西方充满了不信任。孙远钊教授说,从鸦片战争以来,许多中国人对西方不信任。

“从1840年以来,我们不太愿意相信任何人……认为人人都在背后捉弄我们、欺负我们。”

路透社说,习近平主席上台以来,鉴于他的亲民作风,鉴于他父亲习仲勋的政治遗产,许多人一度对他推行政治改革抱有希望,但是执政党反复放出的信息却是:中国不会搞政治自由化。

(记者:杨家岱 责编:嘉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